精彩小说尽在壁纸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九流仙尊 > 第六章 夜行

第六章 夜行

问天书生 2020-02-15 00:43:57

回到屋中关上房门,江立开始在chuang上打坐修炼。对他来说,只要一有这种独处的时间就会在锻炼体术和修炼心法之间二选其一。修炼告一段落后,江立就会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在安全的房间里呼呼大睡一日,来修养生息。以前江湖上传说什么打坐二个时辰顶上睡一天,只要练功就不用睡觉,那纯粹是瞎扯。至少在凡人这个层面来说,必要的睡眠是无可或缺的。即使是功力深厚的高手,几天乃至数月不眠不休,也必须在某个时间把这笔债“还”回来,不管你是大睡几天或是静心恢复,否则就会大大影响今后的寿命。数十天保持警觉不眠不休,这是透支,不是高手就真的不用休息。但是上一世,他在破玉功有成后,无论修炼多久,都感觉不到那种寻常武者修炼到一定程度后从心底发出的警示,仿佛艰苦的修炼完全没有带来任何疲惫,可以这样一直修炼下去一般。运功时有一种源源不断的生机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补充着消逝的能量,这就是那种奇异真气的好处。破玉功,是他的手下追杀一个偷盗了重宝的大盗时,在尸体上翻到的;因此江立倒是练的心安理得。不得不说江立对手下很有一套,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忠心耿耿,无论什么都不会对他隐瞒。不然这本秘籍也到不了江立的手里,恐怕早被那个发现的手下私吞了。这也和江立喜欢收正人君子的手下有关,不论暗地里如何算计,外面都不时的做一些冠冕堂皇的事情来掩人耳目,这种手段当初不知道拐骗了多少热血的江湖人士为他卖命。这几个月江立的破玉功已经练到了第三层,甚至隐隐还有突破的迹象。要知道当年的江立也不过练到了第七层而已,虽然如今境界仍在,三层突破到四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是一个凶险的坎。破玉功,创造此功法者名讳不详,出处不详,只知道这人在最后的卷末处写了两个字:问天也许是这个人的绰号,也许这个人就叫问天?这些根本已经无从可考。破玉功共分十层,前三层是基础中的基础:第一层,温玉。温养自身丹田,直至养出温润之气,以盈满整个丹田为标志,第一层圆满。第二层,养玉。修炼出源源不断的独特真气,滋养丹田内的温润内力,直至所有雾气一般的内力化为液状,则第二层大成。第三层,固玉。坚固丹田,化**的液态内力为稳固形态,将整个气海炼至一个坚不可摧的固态圆球,第三层圆满。虽然只是基础,但练至这个境界,已经可以修出暗劲,将一部分内力透出体外,算是江湖中一般的成名高手了。可比起这循序渐进的三层,第四层就凶险的多了。第四层,攻玉!在固态的气海之外,再度辟开空间,修炼出第一层的温润之气!然后从第一层再次从头修炼,一直修到第三层的前期,创出密度相同的凝实真气。至此运功时两团真气相撞就会产生冲击,争夺彼此的生存空间,从而使武者不断获得巨大的能量!这一层功法在寻常江湖中人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谁会傻乎乎的在自己的丹田内养两颗炸弹,然后没事碰着玩?梦中江立也曾因此经迷惑了很久,最后因为某件事导致他提高实力的心思异常迫切,才咬牙练了下去。但是现在江立却察觉到了破玉决这部功法的奇特之处。在大夏的修炼界,有这么一句流传很广的话:“破而后立,突破后天而得大成,凡人从此遁入仙道!”破而后立。凡人能否藉此成仙已不可考,不过这一点是否和破玉功中的“破”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梦中江立在第七层就卡在这一个破字上,因为破玉功的第八层,正是叫做“破玉”!他当初就是没敢迈出这个门槛,才一直卡在第七层上迟迟没有突破。有时他甚至觉得,这些甲等的修炼法诀是不是和传说中飘渺虚幻的仙道,有着什么隐约的联系?三进四,七进八,九进十,是这部功法的三个巨大难关,在梦中,江立不知道在暗地里搜刮了多少天材地宝,但第一次突破四层还是花了足足五年的光景,而突破五六两层的全部时间加起来也不过四年零八个月。体会着那股隐隐约约,呼之欲出的感觉,江立叹了一口气。虽然他有那种冲关的经验,但是这一关实在太过艰难,而且现在这具身体太过年轻,底子并不深厚,恐怕还需要一个契机才能顺利突破。一直修炼至夜深,江立还是选择了修炼后假寐一会,这是保证精力的关键。但是就在他刚刚进入假寐状态不久,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他立刻睁开了双眼,凝神向房门处看去。过了片刻,外面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正是沅老管家:“五少爷,家主让你准备一下,晚上随着老仆出去一趟。”已经这么晚了,韩熙豪竟然让自己外出?江立眉头大皱。他原本计划一会继续冲关,试试能不能在今晚冲破第三层,看来现在这个打算无法实现了。不过沅老管家既然来了,自然不可能把他赶回去,他只得翻身下chuang,穿起了鞋。今晚没有月亮,外面一片漆黑,只有灯笼的光隐隐透出。到了门外后,沅老管家不再是那副貌不惊人的管家打扮,而是穿了一身深色的大褂,看到江立出来后冲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五少爷,老仆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今晚的事实在干系重大,咱们现下先走,到了地方自然会解开心内的疑惑。”说完他仰首望天,向空中打了一个古怪的手势。江立只觉得漆黑的夜空中突然划过了一道黑影,从二人的头顶掠过。这纯粹是一种武者的感觉,因为仅凭肉眼,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根本什么也看不到。韩朝风的那只血鹰?他心中一动。这可是韩朝风的宝贝,也不知道今天是因为什么事,老管家竟然把这家伙都带来了。所谓的血鹰,已经不再是寻常的飞禽,而是介乎于妖禽和飞禽之间的存在,韩朝风的师傅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但当初为了送给徒弟这种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珍惜鹰卵,也是费了不少心血。鹰的视力极好,更何况是这种变异过的血鹰,因此在地上的沅老管家和江立无论去哪里,天上飞翔的血鹰都可以提前发现周围的状况。既然有事,自然不会走正门,二人的身法都是极快,沅老管家似乎有心相试,在前面不断的加速,甚至专门挑一些难行之处落脚,后面的江立却始终不声不响的跟着,一点也没有落下。虽然略微知道了江立的实力,此时沅老管家心中还是震惊不已,看来此子表现出的实力还不止表面上的这一点,原先他还对家主和二位长老的惊喜有些不以为然,现在那种不屑的看法却是少了几分。不过,同时心中的警戒也多了几分,因为在他看来江立毕竟是外人,虽然救过主母和小姐,但为人如何还不得而知,武功进境也太过诡异,如果不是还修炼的韩家祖传功法,恐怕老管家早就将他擒拿下拷问一番了。对沅老管家的想法,江立的心中跟明镜一样。他晓得这位老仆对韩家忠心无比,倒也并不介意对方对自己的猜疑,有过了梦中那种驰骋江湖,笑傲天下的境界后,他那原本睚眦必报的狭隘性格无形中改了很多,更何况这人后来还救过自己。没多时二人已经在夜色中奔行了很远,江立按照记忆中的方位打量着两人前行的方向,似乎是韩家的后山。奇怪,那里不是韩家祭祖的地方么?印象中除了数间祠堂外就是一些树木山石,怎么老管家会在这种深夜带自己到那种地方去?带着疑惑,江立跟着老管家上了山。两人走的是栈道,漳州城南边就是亿万年不化的皑皑雪山,韩家后山虽然离雪山地域尚远,但受到了雪山寒气影响,气候同样寒冷,山上亦是存储着许多冰雪,每年春夏之季都会有一道飞瀑从山顶沿着此处飞泻而下,栈道就修建在这道瀑布之侧,路人在行走到惊险处时甚至可以溅到飞散的水珠。至于飞瀑之下则是一处深潭,那里是韩家禁地之一,江立从来也没有去过,因此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模样。此时尚属寒秋,栈道旁自然不会有什么瀑布,两人又是艺高胆大,不断的从险要之处掠过,若是有寻常人看到,必然会大呼小叫惊叹一番。江立越走越是心惊,随着山势越来越高,脚下开始云雾缭绕,深夜下方那令人胆寒的深渊模糊一片,韩家祭祖他自然也去过,但绝不是走的这条艰险之极的路。这一路足足行了两个时辰,一直到了一处看上去十分常见的林木旁,前面的沅老管家才停下了脚步。这时两人的衣衫都已被山雾湿了大半,江立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一片树林,这地方他从来没来过,如果不是老管家带路,他根本找不到这里。沅老管家脸色肃穆,伸手向空中一招,给血鹰下了返回的指令,然后从怀中拿出一物,运用内力射向了一旁的山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韩府的异姓少年 第二章 家主韩熙豪 第三章 意外的冲突 第四章 轻松取胜 第五章 天才归来 第六章 夜行 第七章 韩家的秘密 第八章 小楼古籍 第九章 木心精华 第十章 神秘石块 第十一章 惊人变化 第十二章 神念外放 第十三章 江立的修为 第十四章 对质 第十五章 真相 第十六章 交换 第十七章 僵尸傀儡 第十八章 韩巧巧的病 第十九章 潭底水怪 第二十章 地底洞窟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