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女总裁的贴身兵皇

更新时间:2020-02-14 12:37:13

女总裁的贴身兵皇

女总裁的贴身兵皇 边关牧马 著

已完结 龙致远,柳青青 婚恋短篇总裁都市

主角龙致远,柳青青小说《女总裁的贴身兵皇》是边关牧马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五年军旅生涯的特种兵龙致远退伍回到家乡,却发现自己的家正在遭遇地痞流氓的强拆,年迈的父母亲正在奋力保卫他们家唯一的小平房,面对流氓的暴力,开发商的无良,恶势力的压迫,龙致远用一双铁拳,告诉他们什么是正义。

精彩章节试读:

昏黄的夕阳下,江州市的老火车站,龙致远背着个脏兮兮的双肩包,黝黑的脸庞上满是汗水,身上穿着一件脏的不成样子的军旅服,头上戴着个没有帽徽的军帽,脚上踩的是最朴实的路边摊卖的那种五十块一双的山寨运动鞋。 浑身上下给人透露出的就是一个刚刚从工地上打工回来的民工。 “五年了,我终于回来了!”龙致远悠悠的说了一句。 时隔五年,他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老家的火车站还是那副模样,走的时候那口还在慢慢悠悠,却有精准的山寨伦敦大钟,现在却已经停掉了。 不知道现在几时几分,只有火车站上那四个沾满了灰尘的红字——江州西站,表明这是这座城市的非常重要的一个交通枢纽点。 从兜里拿出一个硬币,来到火车站公交站台,龙致远坐上回家的4路公交车。 一路上,公交车所行驶过的地方,很多地方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老城区还是那个模样。 可是老城区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很多墙上都写了个大大的拆字,在拆字的旁边,又标着一些标语。 “坚决抵制暴、力拆迁,还我家园,保卫我们居民的利益。” “兄弟姐妹们团结起来,一起抵制暴、力拆迁!”等等的标语,无不在昭示着这里正在面临拆迁的问题。 “老城区终于要拆迁了,不知道自己家那个小小的房子有没有被有幸给划入到拆迁的里面。”龙致远心里想到。 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很快,4路车就来到了家门口,龙致远扛着包走下了车,果然,在村口的位置,他也看到了一些鲜红的拆字。 村头的小卖部上也写着拆字,只不过,小卖部这个时候却关了门,在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和机器轰鸣的声音。 听声音的来源方向,龙致远心里顿时有种不安,因为那是自己家的方向,他脚下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 “姓邓的,你今天要是敢拆我们家房子,我跟你没完!” “老龙头,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你们家今天我是拆定了,我邓老三从村西口一路拆过来的,到你们家已经耽搁多少天了,你老头子狮子大开口,才五十平方的房子你居然喊要补偿款四十万,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 “不能拆了,志远以后娶媳妇可全指望这点拆迁款呢,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才给我们十万块的补偿,你们这些挨千刀的,现在市里哪个地方的房子不是卖到八千以上了,最便宜的郊区都七千了,你们才给我们每个平方两千块的补偿,你们这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一个花白头发的妇女说着说着,就倒在了老龙头的身边,晕死了过去。 “老婆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可要挺住啊,你还没见到儿子回来呢!” “哈哈,还儿子,你们家小子走了有五年了吧,五年都没有音信回家,鬼知道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还是死在外面的,你儿子啊,我看是回不来了,你们两口子也不容易,十万块不少了,赶紧签了字就领钱吧!” “老龙头,不能签啊,你签了就完了,你放心,今天有我们全体村民给你撑腰,他邓老三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对,我们都给你撑腰!” 身后传来了乡亲们义愤填膺的声音,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次拆迁给的补偿款太低了。 这里可是离市中心走路都只有十分钟的城区,家家户户都是自己建的房子,哪一家按照市价来补偿那都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德和地产开发商却只给到了每平方两千块的补偿,这简直就是想白买。 这还不算什么,没想到德和地产的人居然找来了地痞流氓头头来当拆迁办的经理,还取了个很时髦的名字,叫什么安居拆迁公司。 村西头有几户人家因为被邓老三给折磨的不行了,受不了才搬走了。 西头老张家的儿子因为地址拆迁,腿都被打断了,到现在凶手都没抓到。 可是其实到底是谁打断老张家儿子的腿,大家心里跟明镜似得,可是老张家报了案也没用啊,拆迁公司的人还是天天上门来逼他们,为了儿子,无奈之下他们领了钱,搬家了。 后面有几户胆子小的也怕家里的孩子遭殃,也咬着牙签了字,不甘心的搬走了。 拆迁工作进行到现在,正好到了龙致远家,可是龙致远父亲老龙头铁了心就是不搬,这房子是他们老两口一辈子攒下来的唯一的财产,本来就是盼着拆迁好买新房给龙致远结婚用的,结果现在邓老三想强拆,老龙头那是打死不同意。 邓老三看到这老龙头一把年纪了,也不敢胡来,毕竟是老人家,思想古板,万一闹出人命案子了,上面也不好交代。 可是上头老总眼看拆迁没有进展,立刻给邓老三下了死命令,一周之内,必须完成全部拆迁工作。 为了不被老总骂,邓老三也开始发狠了。 “你们一个个都活腻歪了是吧,谁要帮老龙头出头的,就给我站出来,我邓老三今天倒想看看,你们这火窑洞村有多少汉子,是汉子的站出来,咱们干一仗,打赢了我们,我从此不拆你们火窑洞,没打赢的话,那不好意思了,今天你们村,我是拆定了!” 邓老三话音刚落,他后面带来的几十号小混混就站了出来,个个手里都拿着棍子,这边的村民们一看,顿时心虚了。 对面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手里还有家伙,这边都是一帮老弱妇孺,有几个年轻人也是些戴眼镜的宅男,或者是一些上班族。 这帮人,哪里是对面那些经常打架的小混混们的对手,顿时,村民们都心虚了起来,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 “怎么,怕死啊?我看你们就是一帮孬种,今天大家都别耽误时间了,兄弟们,给我拆!” “咚咚咚!” 推土机的声音开始动了起来,挖掘机也开到了老龙头家面前,举起了那邪恶的臂爪,准备给老龙头家来上一下。 老龙头眼见自己的家都要被拆了,顿时把自己老伴给了身边的人,自己跑到了挖掘机铲子下面,张开双手,大声喊道:“不能拆啊!我求求你们了,不能拆啊!” 一边说,一边哭,可是挖掘机的铲子却丝毫都没有停顿的意思。 铲子离老龙头的脑袋是越来越近了,两米,一米,半米,一尺。 突然,挖掘机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就熄火了。 众人刚才都害怕的闭上了双眼,生怕那铲子落在了老龙头的脑袋上,可是挖掘机却突然熄火了。 再一看,只见一个穿着军绿色军装的男子正坐在挖掘机的驾驶室里,挖掘机下面有一个人正在痛苦的哀嚎着,仔细一看,正是刚才那个开挖机的小伙子。 只见这汉子娴熟的操控着挖掘机,前臂一摆,直接就给了另一边的一个推土机来了一下,推土机被这么用力一推,顿时侧翻在地上。 现场立刻炸窝了,邓老三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不怕死的人敢来捣乱,而村民们却是兴奋了起来,没想到真有汉子敢出手,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小伙子,这么有种。 “草,还真有不怕死的敢来的,小子,你他妈是谁,敢来砸我的厂子!” 龙致远脱下了头上军帽,露出了他那板寸的短头发,配上他此时凶悍的面孔,顿时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志远,这不是志远么,志远回来了!”一个认出了龙致远的村民喊了出来,顿时,村民们都认出了这个小伙就是离家五年的龙致远。 “志远?真的是你么?”老龙头听到乡亲们这么一喊,顿时也从刚才的绝望中醒了过来。 龙致远跳下挖机,走到了老龙头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