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惑世妖妃

更新时间:2020-02-14 05:28:38

惑世妖妃

惑世妖妃 蓝彩月 著

已完结 轩辕飞,夏溪瑶 重生

主角轩辕飞,夏溪瑶小说《惑世妖妃》是蓝彩月创作的一本重生小说。美女花嫁!谁规定的丑女就不能有枯木逢春,嫁花美男的机会。她!南朝第一丑女,就要嫁给南朝第一美男轩辕飞。死心踏地爱了十年,换来的却是鄙视冷漠。好吧!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洞房花烛夜,谁不盼,她夏溪瑶就盼来一根依雕,破了身。什么?当众沐浴,我忍。什么?侍寐?求之不得,却换来一夜折磨。什么?闺房之乐这也有人看,还是俩个如花美娇娘。这回叔忍,婶也不忍了。劫后重生,平淡女变成了惑世妖姬。什么?王爷爱上我?太子来求婚。什么?那个对自己休弃的前夫也找上门?

精彩章节试读:

行至白莲池边,天色阴沉下起了大雨。雨水打在夏溪瑶的脸上,分不清雨水和泪水。

咣的声,天际划过一道闪电,像要将天生生的撕个口子。

“为什么?为什么?”夏溪瑶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她没有答案,她只是左家一个丑女儿,一个皇后用来羞辱他的一颗棋子。%中一团气怎么就是吐不出来,憋闷的难受,就连呼吸都有问题。

一拳一拳的捶在%.口上,怎么招就是舒不出来。

脚下一绊,人就坐到了地上,额头磕到了石头上,渗出了血丝,弯延在脸上。

雨水打在她的脸上,身上她都不觉得冷,只觉得周身都有火在烧,就快要把她烤干了。

远远的一道复杂的目光看着她,轩辕侧双拳紧握,始终驻足在原地直到夏溪瑶回到溪瑶园。

夏溪瑶回到溪瑶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一路上不少丫环仆人都用怪异,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更多的是嘲笑。

憔急的不断徘徊的笑笑,一看见夏溪瑶的身影,人就冲了上去。

“王妃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笑笑一边唠叨着,一边拉着夏溪瑶往殿内走去。

这是辰郡王妃的住处,但是却只有她的主仆二人,可见这是多么的不受宠,笑笑心中替主子不平。

夏溪瑶只觉全身都没有力气,好不容易才勉强走到了塌边,腿下一软,人就坐到了地上。

在灯火下笑笑才看清了夏溪瑶脸上的血迹,和额头上的伤。

“怎么弄成了这样?我扶你起来。”

好不容易坐到了chuang上,夏溪瑶看着为自己一脸捏忧的笑笑,心头一酸,现在也只有她才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吧!

笑笑强忍着泪水,在转身的一瞬间落了下来,以前小姐再不济也没有过的这么糟,她太可怜了。

夏溪瑶坐在浴桶中,脑海不停闪现轩辕飞的话,生生的挖着她的心,她知道自己貌丑,爱了他十年,总算是老天怜一回,做了他的妻,也是个不受待见的女人。

虽然隔着荷荷屏风,但她还是听到了哭夏溪瑶嘤嘤的哭声,心跟着狠狠的痛着。

背后一双温柔的手环在夏溪瑶肩上,龙延香,是他。

夏溪瑶下意识的想挣脱,但却被拥抱的更紧。

轩辕飞下巴伏在夏溪瑶圆润的香肩上,深深的吸了口气,“本王的妃,果然是国色天香。”

夏溪瑶下意识的侧了下脸,她不想脸上的伤疤暴露在他的面前,她只会觉得更加的难堪。

轩辕飞查觉了夏溪瑶的目地,猛然转到夏溪瑶对面,在她自认丑陋的伤疤上深深地看了一眼。

夏溪瑶愣在了当场,有些不知所措,心下隐隐的泛酸。

“王爷,侧妃娘娘她头痛的不行,想请王爷过去看看。”

门外的话才落,辰郡王人已经消失在房内了。

夏溪瑶轻抚着脸颊上的疤痕,自嘲的笑了,笑着,笑着流下了泪水。

夏溪瑶只觉身上一凉,侧身的眸光一变,尖锐的指甲在脸上留下一道血痕,连同额上的伤口,夏溪瑶笑了,仰天长笑,笑的心都在发颤。

夏溪瑶躺在chuang上很快入睡,自从进了王府,这是她睡的最沉,最香的一次。

阳光初升,笑笑一早便过来伺候夏溪瑶。一进内殿,便见一身素衣的夏溪瑶已经坐在chuang边,看上去精神状态还很不错。

“王妃。”

“笑笑以后不要叫王妃,还是叫小姐吧!”夏溪瑶淡淡的说着。

“那怎么行,要是被外人听见了可怎么办?”笑笑着实是有些担心,王妃这是怎么了?夏溪瑶点了点笑笑的额头,“人前还称王妃,就咱们俩个人还是叫小姐吧!”她觉得这样可以心里舒坦一些,否则真的快憋死了。

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禀王妃,王爷送来的南朝织锦,说是给王妃进宫穿的。”

“给我吧!”笑笑,接进了内殿。

“小姐,这可是南朝的织锦,还有这么多的首饰?”笑笑只顾着惊叹,却没有看到夏溪瑶微变的脸色。

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他怎么会让她们姑侄见面呢!夏溪瑶心中疑团渐生。

夏溪瑶到郡王府门口,辰郡王一行人已经到了,今天辰郡王轩辕飞一席绯色锦袍合体飘逸,冠玉束发,桃花脸上永远是一抹妖孽似的浅笑,看上去是那么的温润如玉。

正满脸娇笑着和辰郡王说话的郭侧妃,一看见夏溪瑶就变了脸。

轩辕飞看着一身合体织锦烟罗衫的夏溪瑶,眼中闪过些许惊艳。

马车之上,夏溪瑶尽量的离轩辕飞远一点。

轩辕飞剑眉微蹙,凤眸闪过一丝不悦,倚靠着闭目养神。

夏溪瑶望着轩辕飞天神共泣的妖孽脸,心头一酸,这一刻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害,那么的孩子气,那么的温润如玉。

可是许多的都是假设,对于自己他永远没有可能,夏溪瑶决定将自己的心持锁起来,不再爱。

马车停下的一瞬间,轩辕飞也睁开了眼睛,翻身下车。

夏溪瑶刚刚要起身,却刚巧看见轩辕飞伸着的手,她皱了皱眉,还是将手放于他手之上。

轩辕飞将满面羞红的夏溪瑶抱下了车厢,淡笑着,轻拥着她,看上去是那么的琴瑟和鸣。

“好巧,三哥三嫂何必在本王这显示你们的甜蜜呢!”说话的正是王爷轩辕侧,正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们。

夏溪瑶不去看轩辕侧,她不想给自己找什么麻烦,只想在他身边稳稳的过完自己的余生,就知足了。

轩辕飞俊眉一蹙既逝,淡淡的笑着,搂在夏溪瑶腰上的手不自主的收紧。

“四弟请。”

轩辕飞温润如玉的笑着,目光却是看着夏溪瑶微红的小脸。

“呵呵呵,老奴参见三王爷,四王爷,三王妃,皇后娘娘在长秋宫设宴。”身穿紫色宽袍的老总管笑迎迎的说着,在前面引路。

惠亲王轩辕侧手中慢摇着折扇,不紧不慢的走在夏溪瑶的身侧,一脸浅笑清冷狂邪。

灯火通明,香气薰染,高致清雅。

“辰郡王,辰郡王妃,惠亲王到。”

轩辕飞不留痕迹的将夏溪瑶从惠亲王轩辕侧的身侧隔开,眼角闪过一丝异光。

内殿,绯色华服的夏皇后端坐在软塌上,柳眉,丹凤美目,丰唇勾着抹微笑。

“皇儿都到了,今日只是个家宴,哀家是上了年岁了,你们几日不进宫,哀家就记挂着。”

“儿臣,给母后请安。”

辰郡王,惠亲王,夏溪瑶请了安,分别坐到了紫檀椅上。

皇后十分慈爱的看着夏溪瑶,“瑶儿来到哀家这来。”夏溪瑶人蹭蹉了一下,走了过去。

看着她所谓的皇后姑姑,夏溪瑶的心里有些怨兑,有些生份,从来家里人就没有把她这个丑八怪放在心上,要不是为了羞辱辰郡王,恐怕她要在不起眼的角落孤独终老了。

“母后。”夏溪瑶乖乖的站在皇后身侧,一脸的温顺。

“刚刚成亲一切都还习惯吗?”皇后一脸的慈祥,关切的拉着夏溪瑶的手,紧紧握着。

“回,母后儿臣一切都好,夫君对儿臣呵护有佳。”夏溪瑶说着,目光看着的是辰郡王的方向,终落到的地方却是辰郡王的厚底锦靴上。

“好好好,你们彼此夫妻伉俪情深,哀家就放心了。”说话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脸冰冷的辰郡王一眼,眼角闪过一丝阴霾。

“太子驾到。”话落,一抹高大,身材修长的身影进了大殿。

素衣锦袍的俊美男子,长相与辰郡王有八分相似,只是眼神中多了一抹戾气,让人不敢直视的正是太子轩辕炎。

“儿臣参见母后。”

“臣弟,拜见太子殿下。”辰郡王,惠亲王各怀心事。

“各位弟弟又何必如此客套,今日是母后设的家宴,也让我们一家人好好的聚一聚。”太子一脸的温顺,但在夏溪瑶看来,却是另有隐意。

夏溪瑶在左府中是可有可无,太子自然是没有见过,但他又怎会将一个丑女放在眼里?

席宴之上,夏溪瑶一直乖乖的坐在辰郡王身侧,食之无味的吃着,心中盼着快快结束。

“什么事如此的分心?”辰郡王对于夏溪瑶的走神很是不满,由其是太子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瞟过来,还有那睿王轩辕侧,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溪瑶,辰郡王只觉心中有东西开始发酵了。

夏溪瑶在左右不是的情况下选择了逃避,低下了头,小心的剔着鱼中刺。

今天这几个人都怎么了?这么的不正常?

“瑶儿,母后想和你去单独叙叙。”说着就拉起夏溪瑶的手,热络的走进了内室,完全没有顾及众人。

一进了内室,皇后绝美的脸就阴上一层寒霜,伸手就在夏溪瑶的胳膊上狠拧了一下。突来的疼痛让夏溪瑶身子一怔,抿唇没有发出声。

“跪下。”皇后高高在上,戾气十足的眸当真是与太子如出一辙。

“臣媳,不知作错了什么?”夏溪瑶一脸无辜的看着皇后,如果辰郡王真的倒了,那启不是要兔死狗烹吗?她还要靠他救出母亲,所以现无论给她什么,她都接着。

啪,一巴掌就打在夏溪瑶的脸上,“你干什么?难道就不怕辰郡王看出来?”皇后一脸怒气的训斥着,已经缩到一边的嬷嬷。

皇后脸上换上一抹阴狠,眉头紧紧蹙着,俯身在夏溪瑶耳边轻声道:“如果,你还想见到你的母亲,就乖乖的听话,否则就等着给你娘收尸吧!”

夏溪瑶混身一颤抖,抬头紧紧盯着皇后阴暗的脸,她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好丑,华丽的外表都掩盖不了她丑陋的灵魂。

“我知道。”

“好好。”圆润的手指抬起夏溪瑶的脸,手指划过她左脸的伤疤,冷笑道:“这个辰郡王妃的位置你可要坐稳了,否则你这个丑模样就要和你娘一起去死。”

猜你喜欢

  1. 重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