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之吻

糖果之吻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09:59:21

两个小时过去了,午休的下课铃终于铃叮响起。蓝舞葵收起桌子上的书,正准备松一口气,倏然,身侧传来宫以葎动听的磁性男声:“舞葵,你要不要去吃饭?”  “啊?吃饭?”  蓝舞葵懵懂地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全班大部分女生都已经离开了,蓝舞葵刚要点头答应,门口却忽然响起另一道霸气而低沉的男声——  “不用了,她中午有人约了。”  随着不容置喙的男音望去,只见银发少年正倚在门上,挑眉凝视着他们两个人,蓝舞葵再次倒吸了一口气。  嘶!!!神啊!请告诉她,她没有看错……她没有看错!!  竟然是——千羽傲!  她本以为这家伙不会一下子找到她的,谁知道,他果然是神通广大。  “你们两个,认识?”  宫以葎不解的目光在千羽傲跟蓝舞葵之间来回扫视着,见状,蓝舞葵赶忙摇头:“不!不认识。”  她的话刚一出口,便换来了千羽傲的一阵嗤笑声:“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闻声,蓝舞葵的脸色再一次变得铁青……  这个家伙他是故意的是吧?  谁晓得,千羽傲连看都不看她脸上的尴尬之色,耸着肩,单手插兜,拽拽地走过来:“怎么,我又没有说错?说我们不认识,不是说谎是什么?”  他说着,一只手拉起她用力一提,蓝舞葵就像是上次被少年拎小鸡一样的姿势拎了起来……更可恶的是,这次千羽傲的“破爪子”抓的是她的领口!  这岂不是意味着,他什么都看到了……  “好了,宫以葎,我先借她试试,你放心,我不会把她弄——坏——的。”少年暧昧地眨了眨眼睛,说。  那不会弄坏几个字,使得蓝舞葵的脸骤然绯红起来。  嗬!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什么不会弄坏啊……啊啊!听着好暧昧的!  宫以葎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千羽傲轻哼一声,将蓝舞葵径直“拎”着走出了教室……  然而,云淡风轻的两个人,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背后的那双眼睛变得逐渐炽热起来……     “啊啊啊啊!!!千羽傲!痛死了!”  这一路上,蓝舞葵被千羽傲拉着不知道走过了多少走廊,直到来到一个早已无人的音乐教室,他将她一把推进去,门“咚”地一声随即被关上,音乐室内变得有些昏暗。  蓝舞葵垂下头,望了一眼被拉肿的手腕,满脸愤恨。  这家伙有必要每次都“搞谋杀”嘛?不是拎着她就是拉着她?!  不理会蓝舞葵脸上的愤懑,少年一步步地朝着她逼近。蓝舞葵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直到他的身子离她愈来愈近,透过门缝传来的阳光拉长了他的影子,蓝舞葵这才霍然缓过神来,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可是手却在下一秒被少年迅速扯住:“我的东西呢?”他眉毛一挑,幽幽地问。那银色的碎发遮住他一边的眼眸,她看不清眼眸里的目光,只得支支吾吾  “我……我……那个……”  咳咳!她要说什么?  唔,她昨天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那玩意?  嗬!那这家伙还不真的杀了她啊!  见蓝舞葵期期艾艾的模样,少年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一点点地逼近她的脸,直到两个人只距离零点五公分的时候,少年停下动作。此刻,似乎只要他一眨眼,那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就会顺势在她脸上扫过。蓝舞葵心一怔,一时间就这样近距离凝视着眼前的千羽傲,眼眸不禁变得迷离起来。  他……这样看好像还是挺帅的。  “我说过,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只有不到两天了。”  他突然开口,磁性的声音自他邪恶的绯红色薄唇中吐出,蓝舞葵身子一僵,脸上扯出一个有些难看的微笑:“如果,我找不到怎么办?再说……那个东西是你胡乱塞给我的诶!凭什么我……”  她的话还未说完,忽地,少年的眼眸一眯,那其中涌出的阴森令蓝舞葵霎时间噤了声。  嗬!这家伙干嘛露出这样一副吓死人的表情!  “精灵石的价值你知道是多少吗?”  他轻轻开口问,蓝舞葵摇了摇头。  呃,那个东西叫做精灵石?  “它是无价的,曾经有一美国富商出三个亿的美金都未曾买下来,你说……你找不到的结果是什么?”  他的声音里面掺杂了些些的戏谑,可是尽管如此,听到那三个亿美金的时候,蓝舞葵的嘴巴还是不由得张大了——甚至可以放进去一个鸡蛋。  “嘎!我没有听错吧?”她好不容易咽下一口口水,问。  少年摇头:“你觉得我会骗你吗?而且,我从来不喜欢赝品。”  他的表情极其认真,貌似一点也没有在说谎,蓝舞葵这下子彻底呆住了。  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她找不到那个玩意,这家伙说不定就……真的会‘杀’掉她?  “我……我会再去认真找的。”她很没底气地说。  少年咧唇一笑,那唇角悬挂的笑容极其帅气。  比起宫以葎的笑容来说,他的笑容更加单纯,但多了一丝丝痞子独属的味道。  “很好,认真找。”  他说着,慢慢起身,但是与此同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年再次俯下身,魅惑地伸出食指。蓝舞葵还以为他要做什么,立即地闭住眸子,谁知道,下一秒,唇上却传来淡淡的暖意。蓝舞葵倏地一下睁开眼睛,却看到少年的食指正好暧昧的放在她的唇上。  蓝舞葵一惊,连忙推开身上的少年,脸颊,却莫名地飘来两团红晕。  “流氓!无赖!”她低吼着,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少年哈哈大笑起来,突然,脸色又一变,显得极其认真:“记住,两天之后必须找到。”  “嗬!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她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催命的嘛?!  哼!  蓝舞葵想着,抓起适才掉落在地板上的包包,转身便朝着外面走去。少年没再说话,只是凝视着她推开门泱泱离去的背影,再次忍不住地笑开了。  呵呵,刚刚那小丫头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好玩呢……    “啊啊!死千羽傲!混蛋!就是一个大混蛋啊!”  蓝舞葵一边捂住自己的唇往前走,一边不断地咒骂起来。  一想到刚刚那暧昧到有些过分的画面,她的脸便“唰”地一下毫无自制力地红了。  唔,她自己都不晓得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午后,阳光透过绿叶扑撒在柏油马路上,四周传来阵阵花香,一切都变得极其唯美。蓝舞葵走在学院的小道上,左右望去,看到的却是跟别的学院不太一样的画面……  譬如:女A正在拿着枕头去追女B,男A正在拿着一把仿真枪走在走廊里,把自己幻想成警察……  总之,一切都乱到极点。  蓝舞葵嘴角一抽,这里果然是Dazzle学院,乱成这样,学校也都无动于衷?!  蓝舞葵托着下巴走到一个喷水池旁。虽然Dazzle学院比较乱,但是学院的建设还是不错的,到处都可以看到树啊、喷泉啊之类的。  蓝舞葵站在喷泉旁边,伸出双手,闭起眸子仔细感受着这午后好不容易得来的暖意。但是正在放松的蓝舞葵,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一双血红色的凛冽眸子正悄悄地锁定着她的身影,无形朝着她逼近。蓝舞葵没有任何警惕性,兀自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就在一瞬间,蓝舞葵只感到一双无形大手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口鼻,紧跟着就欲把她往后拖,蓝舞葵惊恐地瞪大了眸子,想要叫出声,反而被那双大手捂的更紧!  蓝舞葵双手求救似得舞动起来,可是四周的那些人像是看不到她一样,蓝舞葵心里诧异万分。  奇怪!她为什么摸不到身后抓住她的人是谁?!  而且……她感觉贴着自己身后的人很凉……  蓝舞葵一阵惊慌失措,这时,只看到千羽傲的身影自音乐教室里走出来,蓝舞葵的身子再度活动起来。千羽傲的眼神,真的是很好,第一时间便看到了正在那里求救的蓝舞葵。只见少年眼眸一暗,尔后朝着这边飞速赶来。那身后无形的身影也像是看到了千羽傲,他如有些忌惮那痞型少年一样,蓦然将蓝舞葵往喷泉里狠狠一推,然后便快速地消失不见了。  蓝舞葵猝不及防地被推进水里,由于是秋天的关系,喷泉里的水有些冰凉。  蓝舞葵傻傻地坐在那里,望着那身影消失的地方,目光呆滞住了。  少年很快赶来,本来是要去追那个家伙的,可是一扭头,看到蓝舞葵正坐在喷泉池里,少年无奈地叹息一声,走过去,伸出手,欲拉起她:“把手给我!”  “啊?!”  “小笨蛋,把手给我!难道你还想让我进去抱你?你都走光啦,赶紧出来!”  他又重复一次,话语极其嚣张。蓝舞葵垂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发现因为水的关系,此刻衣服正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身子……  蓝舞葵脸一红,连忙伸出手,放在少年的手掌之中。  少年用力地一拉,她便跟着站了出来。  “唔……阿嚏!”蓝舞葵鼻子痒痒地打了个喷嚏。  见状,少年摇了摇头,骤然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一股暖意,没来由的在蓝舞葵的身上跟心里流淌……  “走!我带你去换衣服!”  说着,少年抓起她的手就朝着学校的地下车库走去,蓝舞葵甚至连一声道谢还来不及说出口,便被少年急促地拉走了……  好像,他很着急的要离开那个地方似得?  等等!  她有一个问题让她疑惑不解的,就是……  刚刚那个无形的东东是什么?鬼?!妖?还是什么啊……    “哎!!千羽傲!你先放开我!阿嚏!”  千羽傲拉着蓝舞葵走了好一阵,这才抵达车库。冰凉的空气渗入她的肌肤,使得蓝舞葵忍不住地又打了个喷嚏。少年停下脚步,拧眉看着她:“你又怎么了?”  “唔……我问你啊,刚刚那个是怎么回事?莫非,这学院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蓝舞葵好奇地问。  她刚刚被那个家伙突然袭击,本身头就晕的要死,如今千羽傲又这样焦急地要拉着她离开,直觉告诉她,肯定是有什么事,不然他不会这样紧张兮兮的。  “你知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他转过身,睥睨着蓝舞葵,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蓝舞葵闷闷地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奇,刚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血魔。”  他淡淡地吐出这两个字,然而,这两个字却在蓝舞葵的心湖里仿若投下了一颗小石子,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血魔?那是什么东东?”蓝舞葵不解地问。  对于少年所说的这个词,她觉得很是陌生,可是同时的,竟然也还觉得有些耳熟,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一样,但是她也不确定。  “你打听这么多干吗?”少年飞过去一记白眼,但还是微启薄唇,解释起来:“它是精灵石的宿敌,血魔,并非是魔,它只是一个积攒怨念很久的灵魂。它的怨念,是因为精灵石,它要不惜一切的得到精灵石,并且毁掉它,但是,毁掉精灵石,我绝不允许。”  少年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眼眸里的凛冽,十分显明,那一字字里的冷气,逼人的很。  蓝舞葵再度打个寒颤,不知道是因为他眼眸里骇人的冰冷还是这地下车库阴气太重。见状,少年的思绪被牵引回来,拉起她的胳臂往旁边的车子里一推,随之他便坐到了主驾驶位置。  不等她再说出一句话,少年迅速地发动车子,朝着目的地驶去。    千羽傲的车子并不是什么顶级的跑车,所以,速度自然也不是很快,但是,一百迈的速度已是远远超过了普通的车子。  不出十分钟,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车子戛然而止。  蓝舞葵伸出脑袋,看向眼前的这栋小房子:“它是你的?”  “怎么,不可以吗?”少年冷哼一声,下车挑着眉问。  蓝舞葵连忙摇头:“没……没!”  她哪敢说什么不可以?  这栋小房子看起来像是一栋复式别墅,虽然外表不是多么的流光溢彩,但是蓝舞葵更觉得这里像一个家。  比起那些大房子来说,足矣。  “走吧,进去吧。”  “咳咳……你要带我去你家换衣服吗?”  “废话。”少年双手插兜,站在她旁边拽拽的说:“当然,如果你不乐意的话,我也不强求。”  他说着,便开始往自己房子方向走去。蓝舞葵一怔,随之又望了望自己全身湿润润的衣服,蓝舞葵急忙用手护住前胸,悻悻地走过去。  她宁愿去这家伙的家里换衣服,也不愿意走光……    “哇!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啊?”  蓝舞葵瞪大眸子望着四周的装潢。自她走进来的第一秒,她就觉得这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且不说四壁都是温暖的金黄玉米色壁纸,光是家具的摆设以及房间里的气息,就给人一种很随意的感觉,向厨房望去,发现那里还有一个吧台。蓝舞葵赞叹地望着,可是打量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他的父亲跟母亲。  “他们都死了。”  少年说着,坐到沙发上,随意的打开茶几上的一瓶啤酒,咚咚地喝下去。蓝舞葵听到这话,身子浑然一僵,尔后慢慢转过身,看向沙发上痞气的少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还不去换衣服吗?”他眉毛一挑,问。  “啊?哦!”闻声,蓝舞葵骤然缓过神,讪讪地一笑,“那我去哪?”  “喏,我的房间。”  他伸出手,指了指二楼的一个房间,示意。  蓝舞葵颔首,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朝着二楼房间走去,一边努力的又不让自己走光。还没迈上几步,蓝舞葵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的嗤笑:“嗬!你放心,我对你的身材可真的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你!”  蓝舞葵愤愤地转过身,满脸怒气地凝视着眼前的少年。  什么啊!对她身材没兴趣?呸!她不觉得她身材不咋样啊!虽然比不过那什么亚洲环球小姐,但是也不算“飞机场”吧!  见状,少年无谓地耸了耸肩,站起来,对她脸上的那些愤慨似乎视而不见,潇洒地走向卫生间,蓝舞葵脸色涨红,半晌才吐出两个字——  “混蛋!”  啊啊啊!!!  她果然不该对这家伙抱有同情心!  难怪他是个小痞子,原来父母早已离世,所以根本没有人教养他!!!  蓝舞葵心里越想,越憋屈。  这真是活该啊!  蓝舞葵咒骂着,走进少年的房间,咚地一声关上门,从而泄愤。  但,等到蓝舞葵转过身来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却是极其整洁的房间……  她原以为,男生的房间都会很乱很乱,可是今天看起来……非但不乱,反而比她的房间,还要干净的多。  不算大的房间里只是一张床、一个小单人沙发、一个书桌、一把椅子外加一个卫生间、一个衣橱,一切的一切,都那样的井井有条。蓝舞葵倒吸一口气,他这儿究竟是有阿姨来打扫,还是他自己做家务啊……  蓝舞葵想着,不禁又甩了甩头:“唉!他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操心他干嘛!”  蓝舞葵在心里说着,便开始朝着衣橱走去。  打开衣橱,全都是清一色的男生服装。蓝舞葵嘴角一抽,最终选了一件比较宽大的黑色T恤。蓝舞葵褪去自己的衣服,换上去,发现这件衣服正好可以盖住她的下半身,直到膝盖。  蓝舞葵拿着那衣服的一角,又仔细嗅了嗅……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上次在医院,她闻到的那股极其好闻的味道就是这种……  甚至,令她的心经受不住地沉沦,犹如掉进了一片沼泽之中。  蓝舞葵羞赧地咬住唇:咳!蓝舞葵,你花痴了吗?  “喂!你到底换好了没有啊!”  正想着,下面突地传来少年不耐烦的吼声,蓝舞葵缓过神,悻悻地答了一句:“催什么催!换好了啊!”  说着,蓝舞葵打开门,走出去。不知道是否是因为穿着少年的衣服所以感到有些不太自在,蓝舞葵始终垂着头,竭力避开千羽傲的眼神,千羽傲也没说什么,只是目光淡淡的扫视她全身,然后从鼻子里发出一个简单的嗯……  “咳咳,谢谢你。”  她抱着湿掉的衣服,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出这句话。  少年戏谑一笑,从沙发上缓缓起身,一步步地走近她,直到两个人只距离零点一公分的时候,他停下脚步。  距离相近的,仿佛只要唇一张一合,便可划过她的脸颊,蓝舞葵的脸,再次无法遏制地红了起来。  “你想怎么谢?以身相许?”  他带有玩味的目光刺激着她的神经性,蓝舞葵吐出一个字:“呸!”  “哈哈!”  听到她的回答,少年哈哈大笑起来,眼眸轻轻一眯,撤开与她的距离:“我也不太喜欢你这类型的!哈哈,你只要把精灵石给我找到就好了。”说起精灵石,少年脸上所有的玩味骤然消失。然而,原本从来都不曾八卦的蓝舞葵却因为他对于精灵石如此的重视,而产生了强大好奇心。  他真的是因为钱的关系吗?  还是……另有原因?  他刚刚说什么血魔,那个什么血魔,是精灵石的宿敌?可是……一个小小的宝石,怎么能跟一个灵魂产生关系?  蓝舞葵越想,越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个精灵石,对于你来说,到底为什么那么重要?”  她踌躇了一小会,还是决定问出口。  她不太是那种可以藏住所有心事的人,因为她如是有疑问,不得到一个解答,她便会每夜每夜睡不着,所以……他必须要告诉她!  “你想知道?”  “嗯。”  她点了点头,眼睛认真的与他的眸子对视着,她不太确定这家伙会不会告诉她,因为,眼前的少年真的是太令人不可琢磨了。  身为一个小痞子而已,他竟然一个人住在这样干净的房子?身为怪盗,他从来不怕被人抓到,只是凭着自己的自信,甚至,连一个面具都不曾戴?这样的人,让她头一次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好奇心。  “嗬!其实,也很简单。”他耸了耸肩,“告诉你嘛,也无妨。”  说着,少年起身,走向旁边的一个小书房,蓝舞葵一愣,但很快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也跟着走了过去。随着少年的身影,她走进了那间小书房。其实说是书房,里面并没有多少书,但是桌子上,却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那所谓的精灵石的,另外一张,则是一个老爷爷的……  蓝舞葵蹙住眉,只见少年正凝视着那两张照片发呆,这一秒钟,蓝舞葵竟然觉得,眼前的少年仿若天神一般,完美的不可亵渎。  他眼眸里的那些目光,带着微微的悲怆,但又如此的庄严,他的心里,好像是在想着什么,想着一件对于他来说有些不能负荷的事。  蓝舞葵屏住呼吸,又仔细看了看那照片上的老爷爷,顿时,觉得他的眉眼有些熟悉,所以,她开始试探的提问:“这……是你的家人吗?”  “他是我爷爷。”  少年轻轻开口,蓝舞葵重复着:“爷爷?!”  “精灵石,是我们家当时最值钱的东西。那时候的我们,贫困潦倒,几乎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爷爷最终还是带着不舍,卖掉了它。其实,这块精灵石的由来,是因为爷爷偶然碰到的一个女生,是她送给他的。那个时候,爷爷因为太饥饿,在街道上不幸晕倒,幸好,那个女生救了他,把他带回家赠与了他许多的吃的。然后,爷爷无意间看到了那块精灵石。那人说,这块精灵石是她最爱最爱男人的灵魂所缔造的。它的样子,很唯美,像是一颗一半的心,又像是,一块漂浮不定的云,它完美的构造,以及具有的灵力,只要见过它的人,便就再也移不开眼。那个女孩子,跟她的男朋友感情很好,后来,却不知道怎么的,那个男人却莫名其妙的离开了她。几年之后,她再次遇到她,发现他被人杀害,早已去世。有人,受了那个男孩子的委托,交给她这块精灵石。她在那上面,好像看到了他的血泪、他的影子,所以,那个女孩子一直保存着精灵石,而且保存的很好。后来,见爷爷如此喜欢那块精灵石以及这个传说,她便把那精灵石赠送给了爷爷。原因很简单,因为,爷爷是懂得爱情的人。后来,爷爷临死之前,便托我一定要去寻找这块精灵石以及上一世它的恋人,为的,只是想亲耳听到当时的真相,以及他未来得及的解释……血魔,就是当时痛恨这块精灵石、痛恨那个男孩子跟女孩子的人。虽然他已死,可是他却化成了永不磨灭的灵魂。”  听着少年说了这么长的故事,蓝舞葵也不知道怎么的,骤然,心觉得好痛,尤其是听到这个故事之后,她觉得,心如刀绞……  但是,她捂住胸口,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听着少年继续说,她对于他的这个故事,似乎很好奇。  “我当时不顾一切的想要拿到精灵石,为的就是完成爷爷的遗愿,同时,我自己也很好奇那个男孩子离开的原因。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血魔会找上你……难不成,是因为你碰过精灵石的关系?”  少年说着转过身,却蓦然身子怔住了,好半天,这才幽幽开口:“你……怎么哭了?”  “啊?!我哭了?”  闻声,蓝舞葵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眨了眨眼睛。  少年点了点头,犹豫地伸出手,在她的眼角轻轻一拭:“喏!红彤彤的!”  “嗬!”  蓝舞葵倒吸一口气,她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好像,眼眶真的有些微微的发热,其中,似乎是有什么液体在滚动一样?  蓝舞葵伸出手,随意地胡乱抹着,尔后对上少年疑惑不解的目光,迅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或许,是太感人了吧。只不过,那个男孩子为什么当时会贸然的离开呢?”  “是啊,我也是好奇这件事,才会想到找寻精灵石。”  千羽傲说着,收起桌子上的相片,轻叹了一口气。蓝舞葵抿住唇,犹如是在思索着什么,半晌,她开口:“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精灵石的。”  精灵石是她弄丢的,况且,这个传说如此的唯美,哪怕它只是虚幻的,她也想尽最大的能力去寻找尝试一下。  千羽傲淡淡一笑,身子却忽地凑近她:“不过你可要小心点血魔,他并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少年吐气如兰,蓝舞葵的脸颊再一次不争气地爬上两团红晕。可是千羽傲见状,非但没有与她拉开距离,反而更加凑近她,一只手,轻轻地揽住她的纤腰,蓝舞葵摒住了呼吸,她觉得,她的心此刻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她好害怕下一秒少年会做些什么,他身上的痞子气,令她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  倏地,就在她以为少年还会凑近之时,千羽傲却霍然放开了她,并且咯咯地笑了起来:“哈哈!!蓝舞葵,你真的好好玩!哈哈!好好玩!”  “什么啊……”  蓝舞葵脸色一黑,望着坐在椅子上笑的直不起腰来的千羽傲,飞去一个大大的卫生眼,正欲起身走人,霎时间,她惊鸿一瞥,目光放在了浴缸里的两条亲吻鱼上……  嘶!她没有看错吧?!她竟然看到了那两条亲吻鱼正在KISS!  蓝舞葵一时间就保持着欲起身的动作,呆呆地凝视着那两条极其漂亮的鱼KISS画面。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亲吻鱼KISS的画面,即使她们家之前也养过,可是那两条鱼就像是离了婚的夫妻一样,老死不相往来,就算遇到,也都彼此躲的八丈远……  然而……  蓝舞葵看的完全呆了,忽然,身侧传来少年的询问声:“你在看什么?”  “啊?!”  闻声,她顺势回过头,而她的唇却毫无预料地碰上一个似是果冻一样软绵绵的东东……又像是触电了一般,一股电流莫名地在身体内流动起来……可是下一秒,蓝舞葵便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大眸子,凝视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少年——  啊啊啊啊!!!他们两个也KISS了?!  他的唇,好软,就像是果冻一样……  蓝舞葵的脸,再一次的变得绯红无比,想也没想,少女迅速地推开了少年,朝着门口飞奔而去。  啊啊啊!她的清白啊!她的初吻啊!就这样白白的给了那个小痞子?!  蓝舞葵越往前面跑,她却越能听到身后传来少年一阵阵的咯咯笑声,听的她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然而,当蓝舞葵不断往外面跑的那一刻,她却忘记了,她的身子根本不能急速奔跑,否则……  终于,蓝舞葵在奔出少年家门的那一瞬间,她的身子突然一软,便跌落在了柏油马路上……  她的呼吸,变得异常急促。阳光下,她的脸色也是苍白的难看。蓝舞葵捂住胸口,她觉得她现在的心好像即将要跳出来了一样,大脑似是缺氧,一点点的失去意识,一点点的失去了呼吸……  蓝舞葵紧紧地咬住唇,她的手在书包里快速的摸索着,想要找寻药,却发现,她的书包里除了书本就是书本,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救命的东西……  四周的行人来来回回的过往,但没有一个肯来帮助她,蓝舞葵试图拖着身子站起来,可是她现在脑袋好晕、好晕……  慢慢地闭起眸子,蓝舞葵觉得她正在一点点的生命衰竭,突地,在这一刻,她感觉到,一双手毫无预料地抱住了她,紧跟着急促的男声响起,那熟悉而低沉的男声,是如此的令她感到沉迷——  “蓝舞葵!你醒醒!蓝舞葵!”  耳边的声音,不断回旋,可是她却无力睁开眼睛。  那是谁……那个好听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呢……    蓝舞葵都不知道她是怎么醒来的,只是迷迷糊糊醒过来的那一刹那,映入她眼帘的,却是一间陌生的房间。  银白色的房间壁纸、简约的家具摆设……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极其的陌生,可是再仔细一看,却又顿时觉得有些熟悉……这似乎是……  啊啊啊!蓝舞葵瞬间清静过来。  这根本就是千羽傲的家嘛!  第一时间,蓝舞葵率先掀开被子,看向自己的衣服,发现一切都十分完好,并没有什么被动过的痕迹,蓝舞葵这才轻轻吐了一口气,随后,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蹙住眉,自言自语起来:“莫非……是他救了我?可是……”  嘶!这家伙怎么可能有那么好心呢?  蓝舞葵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心里正讶异着,倏地,只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蓝舞葵一怔,双腿却不由自主地踩着鞋子,走了出去。  蓝舞葵站在门口,垂头望着下面,只见千羽傲正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一脸不屑的瞅着团团围住他的十几个男生。  那十几个男生各个衣服都穿的乱七八糟,头发的颜色也是五颜六色,与少年银白色的炫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蓝舞葵嘴角一阵抽搐,正感到没趣,准备回房,只听得其中一个少年开口——  “千羽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一周的钱,你应该交了吧?”  “什么钱?”千羽傲轻轻问,脸上兀自云淡风轻。  “嗬!你还好意思问什么钱?”  那个小痞子朝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然后伸出手戳着千羽傲的胸膛,一边一字一句地说:“我兄弟的医药费,你是不是应该给交了?”  “我?”千羽傲冷哼一声,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慵懒气息,令人情不自禁地沉沦,或许只是一个挑眉的动作或者一个眼神,都高贵如猫。  “是他自己欺负女生,没本事,现在还找我要医药费?”  “你……混蛋!”那男生听到此话,脸上立刻挂不住了。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理亏,但毕竟那也是他的兄弟,被打成那个样子在医院,他怎么能不出来露下面,可是没有想到千羽傲非但不给他面子,反而语句如此之犀利。那男生跟身侧的几个少年使了个眼色,几个人正欲一拳扑上去,然,在上面看了许久的蓝舞葵,忍不住地开了口:“我觉得千羽傲说的没错啊!”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