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新锐天师

更新时间:2020-02-14 22:14:52

新锐天师

新锐天师 闲人(木土) 著

已完结 王飞,宁紫鸢 异能灵异都市

主角王飞,宁紫鸢小说《新锐天师》是闲人(木土)创作的一本灵异小说。一次远足,一个古怪的邮筒,使平凡的大四学生王飞竟然与黑白无常建立起了神奇的笔友关系,顺便跟这两位百无聊赖的阴司芝麻官打听点阴间私密,替人看看命理,了解一下他们的余生还有多少年的奔头。不料,惹得美女校花蜂拥而至,组建起了后援团,言明只收女生,结果美女老师偷偷混了进来,顺便还带着一个小萝莉。于是,新锐天师的生活开始偏离轨道,这种日子,就这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建军的脸色掠过一抹不自然,只是对于柳夕月,他似乎有几分的敬畏,并没有表现出那种不屑一顾的样子,所以眼神自然而然就落在了王飞的身上。“那真是遗憾,不过我觉得王飞先生似乎有些窘迫,不知道需不需要*介绍一份工作?正巧我公司里还缺少一个保洁工,要是你感兴趣,就过来上班吧,你应当是毕业了吧?”李建军带着笑眯眯的神情,就那样看着王飞,只不这说话的语气却有些怪,摆明了是不拿王飞当回事。“噢,那就多谢李先生了,其实我这个人要求也不算高,做什么并不重要,只要收入能和李先生一样,我也就满足了,那我什么时候去上班呢?”王飞正儿八经的点了点头,一脸的认真,其实他也是看柳夕月似乎对这个人很有些厌恶,这才出言讽刺。她在和李建军说话时眼角总是带着一股子冷意,这和她平日里的风格完全不相符合。李建军的脸一抽,随后摇了摇头,对着王飞冷冷的嗤了一声:“现今这世道,就是有些人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你有听说过一个洗马桶的一个月收入好几万吗?”“真没听说过,不过我也十分认同李先生的话,有些人就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癞蛤蟆吃到过天鹅肉的呢?”王飞依然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只不过眼角却是在柳夕月的脸上打了个转,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眼角泛起一抹压抑不住的灿烂,生动至极,那红艳艳的嘴唇微微翘起,xing1感灼烈。同时,柳夕月穿着凉鞋的小脚在桌子底下轻轻擦了王飞的小腿一下,这纯粹是无意识的举动,但那种小小的艾1魅却是让王飞心下一荡,毕竟刚才他可是看了她的小脚好几眼,涂着红色豆蔻的脚趾甲让人浮想联翩。所以,王飞没来由的把脚往前一伸,小腿触在了一个极是柔软的部位,感觉中那绝对是柳夕月修长的小腿,这个动作让柳夕月的脸皮一红,眼波横流,红唇欲滴,勾人之气更加的浓烈了。就在两人身处这种小小的艾1魅时,身边的李建军的眼角又抽动了几次,随后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希望你的实力和你的胆子一样大,也希望你以后走路时小心点,别一不小心摔一跤把脸给摔走形了,那就再也勾不上女人了。”柳夕月的**声响起,随后对着李建军的背影也丢下一句话:“李建军,我们认识那么久,我到现在才发现,你也真是没有风度,对着我的学生刁钻挖苦的,就能让你看起来帅一点吗?”李建军一声不吭,径直进了一侧的包房之中,随后关门声重重传来。“老师,给你添麻烦了,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王飞看着柳夕月气鼓鼓的脸色,心下掠过一抹忐忑。柳夕月摇了摇头,伸手取过菜单,脸上又恢复了那种xing1感的笑容:“说什么呢?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试探我,我和这种人怎么可能成为朋友?说真的,我被他也快烦死了,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每次还不能对着他河东狮吼,真是让人火大,今天你这一出整得好,相信下一次他再也不会来烦我了。好了,点菜,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到另一边的会所里转转,给你介绍几个人认识,当然,人家卖不卖我的脸面我可就没把握了,所以你得争口气,要是把这些人都比下去了,那样一来我这脸上也有光。”王飞没吱声,看着她巧笑若兮的脸容,心下不由一荡,脚再轻轻的挪动了一下,小腿又接触到了她软软的小腿上。柳夕月的眼波却是动了动,就那样瞄了王飞一眼,随后便把小腿收走了。菜很快就上齐了,王飞也终于在此时知道了柳夕月的真正魅力,凡是进来的男人,基本上都会主动和她打个招呼,就算是不认识的,也会对着她多看几眼,这就是美女的力量。这些男人中的确有一部分带着一些相当威势,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李建军那样穷追不舍,大多数人还是挺有风度的。对于王飞而言,这顿饭是他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人生,代表了真正的享受生活,毕竟以前他更多的是为了生计而奔波,就算是吃饭,也只不过是在路边摊吃个面而已,但他却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拘束感,生活总是一步步向前迈进的,没有接触过,并不意味着没有资格去接触,只不过是因为他还没有走到那一步而已,现在这个机会,恰恰摆在了眼前。吃到一半的时候,王飞感觉到小腹涨涨的,便起身去卫生间。放水之后,他在洗手台前洗了把脸,正要离开的当下,外面恰恰走进来六名男子,领头的正是李建军,他看了王飞一眼,嘴角不由一扬,摇头道:“真是冤家路窄啊,不过这儿水多地滑,你要是摔一跤一定会变个模样,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说完,他身后的五名男子酒气冲天的大笑起来,慢慢围向王飞,一个个看着就是面目狰狞,其中领头的那人还口齿不清的说道:“李哥,你就放心吧,这小子交给我们,既然你是彪哥的朋友,这次又这么招待我们,那我们总是得帮你。”只是话音刚落,领头那人身后的一人却发出一声惊呼,那人瞪大眼睛看着王飞,随后俯在当前一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耳语。听着听着,领头之人便猛然间挟紧**,一脸警惕的看着王飞,片刻之后,他好像真正明白了一些什么事似的,这才猛然对着王飞弯腰鞠躬道:“王哥,对不住了,不知道您才是真正的自己人,刚才我那些话都是屁话,您别在意,您是彪哥的兄弟,那就是我们的老大,您看这事……”另一边李建军还在靠墙的小便池边放着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变化,王飞嘴角一牵,轻轻道:“放心吧,我走路向来小心,不会摔跤,倒是某些人,不知道摔一下之后,会不会躺在chuang上半个月起不来,那张小白脸会不会变得黑一点,胖一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回头我和彪子见面时,也好顺便见见你。”“呦,王哥痛快,我叫曾明知,那一切都拜托王哥了。”男人一脸灿烂的笑着,对王飞愈发的恭敬了,随后他压低了声音,话锋随之一转:“明白,王哥,这件事我们知道该怎么处理了,您走好,要不我们把您扶过去吧。”王飞摆了摆手,径直出了卫生间,随后就那样靠在卫生间的外墙处,轻轻吁了口气。隔了两分钟之后,卫生间里传来扑通的一声震响,随后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伴随而来的是有如被捏着嗓子的公鸭发出的那种垂死挣扎的声音似的,在嗓子眼里徘徊不断,凄惨至极,并间杂着李建军不甘的声音:“你们为什么打人?我是彪哥的朋友,你们弄错了吧?”仔细听去,曾明知的声音低沉传来:“李哥,对不住了,不是我们要惩罚你,而是你得罪了我们彪哥的兄弟,毕竟兄弟如手足,朋友遍天下,这里外我们还是要分清楚的。所以这次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以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不过我们打也打了,但要让你明白,王哥不是你这种小白脸能得罪的人,他可是真正的异人,人家都懒得和你动手,你以后见到王哥,一定要绕着道走……嘿嘿,老三,把李哥的脸抬起来,对,再抬高一点,嗯,好,就保持这个姿势,对着前面那马桶撞过去吧,这一次相信李哥一定会满面开花……”听到这里,王飞不再听下去了,拐了一个弯,再次进入大堂之中。

猜你喜欢

  1. 异能
  2. 灵异
  3. 都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