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此生不复

爱你此生不复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2-14 15:41:20

慕时御缓步走进了小楼,随着手下走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没有窗子的房间,此时里面一片昏暗。里面除了一架妇科检查台,再没有任何的摆设了。白安安此时正跪在检查台的一侧,此时手脚全都被绑住了,嘴也被封住了。才几天不见而已,人已经瘦了一大圈。慕时御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便坐到了门边上的一把椅子上,“开始吧。”“是。”手下点头,便走向了白安安。三两下就扯开了她身上的绳子,手脚自由了,白安安第一时间就扯下了嘴里塞着的破布,转头看向慕时御,还以为他是要放过自己了,“时御,你来接我回家的,是不是?我想小睿了。”慕时御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你真想小睿了吗?你应该是想去折磨小睿吧。”“时御,你误会我了,小睿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折磨小睿呢,我不会的。”慕时御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关于白安安检查的报告单,“医生已经彻底的检查过了,你根本没生过孩子,说吧,小睿到底是谁生的?”“医生胡说,小睿是我生的,就是我生的。”白安安死不承认,在她没有怀上慕时御的孩子前,小睿就是她的护身符,怎么也不能承认小睿不是她生的。“既然你真的生过孩子,那就再体验一次吧。”慕时御说着,便一挥手。两个女子就走到了白安安的面前,拖着她就到了妇科检查台前,然后就要扯下白安安的**。“你们干什么?你们不准脱我的衣服。”“除非你说实话,否则,就让你生一次孩子,体验一下生孩子的感觉。”慕时御冷冷的,如果不是看在白兮兮的份上,他真想直接弄死白安安了。毕竟是双胞胎的姐妹,他不想白荣彩回来后知道又失去了这个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很痛苦了,还是一下子失去两个女儿,白安安的错,不能加诸在白荣彩的身上。可是,死罪免了,活罪不能免。“生……生孩子?什么意思?”白安安懵了懵,慕时御碰都没有碰过她,她又没有怀孕,怎么生。“把她绑上去。”不是他要残忍,就是因为他太纵容了,白安安才敢那么无耻的逼着自己的亲姐姐去撞车,一想到白兮兮倒在血泊中的画面,他就忍不住的心疼。两个女人立刻把白安安摁到了妇科检查台上,三两下就扯下了白安安的**,慕时御一挥手,面前的一个帘子就拉上了,他可不想看白安安的身体,他对白安安一点兴趣都没有。“时御,我明明和兮兮姐长得一模一样,你为什么只爱她,不爱我?”慕时御冷笑了,“因为她温婉,懂事,而你呢,就是一个骗子,所以,哪怕你顶着一张与兮兮一样的脸,我也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此时的他很庆幸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白安安,否则,只觉得更对不起白兮兮了。“不,不可能的,我比她会打扮,比她更时尚。”“你或者忘记了一件事情,在这个世上,美丽并不是一切,心灵才是最美好的的归宿。”“不要,不要绑我,不要呀。”白安安嘶喊着,两腿被分的很开很开,同时,为了防止她挣扎,也被固定在了检查台的两边。那真的是生孩子的标准姿势。慕时御理都不理,继续道:“开始。”一个女人拿过了一个橡胶管,橡胶管的一头是圆的,然后就开始往白安安的身体里捅。“啊,好疼,你们不要碰我,不要。”白安安吓坏了,**里面被塞了东西的感觉很不好。况且,又是这样的场合。哪怕她和慕时御中间隔了一个帘子,她也不想在他面前被这样的羞辱,那她与他哪里还能有以后有未来呢。“慕少,已经不是**了。”橡胶管圆的那头已经塞了进去,女人向慕时御汇报道。“好,开始充气。”慕时御点燃了一根烟,狠吸了一口,他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又怎么可能会原谅白安安呢。“啊……啊,你们干什么,干什么?”白安安只觉得**里的橡胶管开始变大,再变大,很快就撑开了她的**,仿佛她的**里就有了一个胎儿一样,她吓坏了。她虽然早就不是**了,可她真的没有生过孩子,完全不懂这是要怎么惩罚她,折磨她。“白安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小睿到底是谁生的?”慕时御又问了一次。“是我,就是我。”白安安还是死不承认。“好吧,既然是你生的,那就真的让你尝一次生孩子的感觉,可以了吗?”“已经充到最大了。”刚刚操作的一个女人回应道。“好,现在开始拉出来。”“是。”慕时御默默的吸着烟,这是白安安应该受到的惩罚,就凭白安安逼着兮兮把手伸到火锅的锅底里,就凭白安安逼着兮兮自己撞车身亡,他对白安安现在做的这些,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况且也是她自作自受,没生过小睿,还偏要说小睿是她亲生的。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就得用非寻常手段对待。白安安活该。充了气的橡胶管就象是胎儿一样的开始从**里往外拉。是的,拉动橡脱管的过程,就是孩子下生的过程。只是,女人生孩子骨缝是要开的,骨缝开了,才能生孩子。但此时,这个模拟胎儿的橡胶管是不可能自然而然的让白安安的骨缝开了的。所以,要想拿出来,就只能靠拉的。“啊……啊……”白安安很快就疼的如同一头正被杀的猪似的,她要疼死了。就觉得**里的橡胶管被拉下去的时候,她的身体都要被撑裂开了。好痛,好痛。那撕心裂肺般的喊声,让慕时御有一瞬间的迟疑,可很快就淡定了。白安安不止是逼死了白兮兮,甚至于还派人劫走了小睿,还折磨小睿,想到他找到小睿时,孩子的淹淹一息,他是不会放过白安安的。因为兮兮而不能放过,因为小睿也不能放过。橡胶管不停的往外拉,里面的圆头圆滚滚的特别大,就如一个胎儿的头一样大。白安安全身都是冷汗,她真的要疼死了。可不管她怎么叫,慕时御都充耳不闻,都不理会她。她要死了,真的要死了。“慕时御,你放过我,你放过我吧,我招,我全都招,小睿不是我生的,不是我生的。”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