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快递师

更新时间:2020-01-12 09:20:11

阴阳快递师

阴阳快递师 尔尔 著

连载中 苏华,夏琳 恐怖悬疑灵异爽文

男女主是苏华夏琳的小说阴阳快递师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灵异小说。有人说阴阳相隔,生死永别,其实不然。你想为死去的朋友,点一份外卖吗?你想为逝世的亲人,捎一封家书吗?……没关系,阴阳快递师,随时为您服务,只求一个五星好评。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他们的荣华富贵,更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阴阳快递师,一份神秘而又充满挑战的工作,干这份工作,要么一夜暴富,要么,一夜暴毙。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因为调查一起案件,我被卷入了这个行业之中,并成为这个阴阳局中不可能全身而退的众多棋子之一。如此诡秘的一份职业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不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眼前的胡蓉蓉,我被吓的差点儿失声叫出来,可不等我出声,胡蓉蓉竟一把扑上来将我抱住,直接**我……

我本想一把将胡蓉蓉推开,却不想,却不想她力气出奇的大,这也不奇怪,毕竟她是鬼,我是人。

我感到一条湿润润的舌头强行想要撬开我的嘴唇,我用尽全力,不敢张口,不想胡蓉蓉竟猛的一踩,高跟鞋直接踩在我脚趾上,我忍不住一张嘴,胡蓉蓉的舌头立刻伸进了我的喉咙里……

我头皮都快炸起来了,这女鬼想干什么,该不会是想用舌头伸进我体内,吸**的精血吧?

不过说实话,这种感觉,倒是让我很舒服,甚至都有了反应。

就在我感到浑身都快酥软想要倒下的时候,胡蓉蓉却一下停了下来,笑眯眯言道:“差点儿忘了,这可是三清门脚下,老公,我先走了,这山参送你了,回去好好补补等我。”

此刻,我还情不自禁沉醉在刚才的那阵酥软之中,睁开眼时,已不见了胡蓉蓉的踪迹,只见一旁老夏朝我流露出鄙视的眼光。

“咦……苏华,你对着空气,发什么情啊?”夏琳一脸鄙夷的盯着我。

“没,没什么……”

刚才的事情,我自然不好意思说出来,更何况还当着夏琳的面儿。

“苏华,你脚下放的什么东西?”

我急忙低头一看,只见地上除了我的半袋药草外,还有一个小黑袋子,我急忙打开一看,竟是那半条山参。

老夏一愣,疑惑道:“苏华,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女鬼,怎么会把这么值钱的山参留给你呢?”

在老夏和夏琳的逼问下,我依旧没有说出刚才的事情,只是拿鬼遮眼搪塞过去,然后陪老夏回了三清门。

刚进到后厅书房,就看到厅内架了一口大锅,下面点着燃气,锅内清汤滚滚,满屋子都是刺鼻的酒精味儿。

“李叔,这,这是干嘛?”

“少废话,让你们找的百宝草药好了吗?”

我急忙将半袋药放李叔面前,李叔打开袋子,直接拿着药就往锅里扔,一边儿扔还一边儿念道什么。

扔完半袋儿草药,最后李叔拿起那山参的时候,却忽然愣住了。

“形体丰满,灵气逼人,罕见,罕见啊!”

李叔对手中山参赞不绝口,我急忙问道:“李叔,这山参,您看值多少钱啊?”

李叔回道:“这山参从形体来看,虽说只有一半儿,价格大跌,但他浑身散发的灵气,却咄咄逼人,绝非拿钱能衡量的。”

听李叔这么说,我有些沾沾自喜。

一旁夏琳开玩笑道:“苏华,你运气这么好,还不是认识本小姐才给你带来的好运,回头打算怎么谢我?”

夏琳话音刚落,李叔便神情大转,深深叹口气,言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是福是祸,还很那说呢。”

“李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叔盯着山参看了许久,才继续言道:“这种灵气逼人的山参,定是已开了窍,通了灵,若非无福之人,定然消受不起。”

李叔接连叹了几口气后,才一副恋恋不舍的将那山参扔进锅里。

这锅药酒熬制了约摸一个多时辰,李叔让老夏和夏琳先回避,却让我脱净了衣服,坐到一个沐桶内。

李叔将熬制的药酒连带药渣一起倒入木桶内,药酒直接没过了我的%.口,滚.烫的药酒,再加上酒精刺激,我感觉浑身火辣的厉害。

想起刚才那山参既然是宝,就这么被我当了洗澡水,也太可惜,便想着将那山参摸出来,也好留着以后泡酒。

可摸了一会儿却什么也没有,难道是刚才药酒熬制时间太长,那山参被煮碎了吗?

就在我狐疑之时,忽然,我感到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抓我,还是个活物。

难道是那双鱼鬼蛊吗?

不应该,那双鱼鬼蛊在我体内,但这种被抓的感觉,明显是沐桶底部有活物,而且这种感觉还越来越明显。

此时,这药酒经过百种草药熬制,已经乌黑一片,低头根本看不到药酒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索性伸手在下面一阵乱摸,忽然,我竟摸到一个类似于手掌胳膊的东西,我心中一惊,猛的将那东西拿出一看,竟是那半条山参。

奇怪,这山参长的虽说粗细都有,但怎么摸都不应该摸出手掌的感觉啊!

“小子,坐好了,我要下针了,不要乱动。”

回头一看,李叔坐我身后,轮椅旁还放了一个针袋儿。

这山参好不容易找到,待会儿要是被当成药渣扔了,也太可惜,反正也不大,我索性三两口吃了个干净,一想这种无价之宝被我当萝卜吃,心里虽说心疼,但也莫名感觉很爽。

“好了李叔,您老下针吧!”

我话音刚落,便感到后背几处穴位一阵小痛,我背对李叔,看不到李叔究竟如何下针,但我能感觉到,李叔下针速度极快,手法极其娴熟。

“我先封了你的六脉,省的那鬼鱼蛊待会儿进入你六脉之内,那样就麻烦了……”

伴随后背一阵阵疼痛,我能感觉到,自己后背少说也挨了几十针,这还不算完,李叔说人体穴位上百,经脉更是错综复杂,必须将那鬼蛊逼到无路可走,然后才能将其一针刺杀,其中只要稍有差池,那鬼鱼蛊便会苏醒狂躁,那时候,轻则残废,重则丧命。

此刻,我能感觉到,体内经脉中,确有什么东西游动,一会儿在胳膊处,一会儿又到腹部,几次甚至都快撞到了心脏处。

后背经脉被封完后,李叔开始取了银针袋,挪到了我面前,只见刚才满满一袋银针,此刻只剩下不到一半儿,而李叔额头也渗出了汗珠儿。

伴随李叔一针针刺下,我也感觉出体内那东西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小,最后那东西在我腹部停止了运动。

我慢慢站了起来,只见在我腹部此刻有一块儿凸起。

李叔眉头一皱,言道:“没想到这东西短短几日,已经长这么大了,小子,咬牙忍着点儿,这最后一针,可能会有些疼。”

我深吸几口气后,让李叔尽管放心,伴随这最后一针扎下,我感到腹部那东西开始剧烈挣扎,像是阑尾炎一般的疼痛。

这种疼痛,让我很快失去了知觉,就在我迷迷糊糊即将昏厥之际,我竟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赤**女人站在李叔身后,这女人正是那之前的血咒香尸,此刻,她正在眼光死死地盯着我,嘴角还挂着一丝诡笑。

猜你喜欢

  1. 恐怖
  2. 悬疑
  3. 灵异
  4. 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