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望春风:双面宰相

更新时间:2020-01-12 01:48:40

望春风:双面宰相

望春风:双面宰相 狄青阳 著

连载中 陆望,小青 穿越腹黑爽文热血

《望春风:双面宰相》主要是讲述了主角陆望小青之间的精彩故事,剧情发展行云流水般,绝对适合大家阅读。特工少将陆望穿越到异时空,失去记忆后重生于有着重重秘密的望族,意外卷入了漩涡的中心。在波涛诡谲的朝堂和江湖上步步为营,周旋于美人与杀机中,一步步走上权力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陆望穿过长长的回廊,在迷蒙的天光中,向父亲陆显所住的西跨院走去。母亲亡故后,父亲并未再娶,独居在这西跨院中。卯时的西跨院,下人们早已起身各就职司,有打扫庭院的,有浇花除草的,有烧火烹煮的。众人忙碌,而亦鸦雀无声,一派肃穆景象,这也正是陆府多年家风,拘管下人有法度,连那淘气爱来事的下人也只好甘受约束,随着大流了。

??快到西跨院的正堂前,陆望便屏息凝气,不由自主挺直了身形。此时,一贯严厉的父亲正襟危坐在正堂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等着上朝。陆望由三娘与金雀领着,敛容走到父亲跟前,恭恭敬敬地作了一个长揖,清了清嗓子,朗声说,“儿子拜见父亲大人,向父亲大人请安。”陆显此时仍旧闭着眼,捋了捋自己丝丝分明的胡子,点点头,缓声说,“今日来的有点晚了。”陆望低头说,“儿子昨夜未曾休息好,有些倦乏,因此起的晚了些。请父亲责罚。”陆显睁开眼,说道,“罢了。以后注意些。”陆望答应着,三娘也应声称是。

陆望便再拜了一拜,退走到正堂外,刚要转身向书房走去,陆显突然叫住了他。“慢着!”陆望立即停住脚步,迟疑了一下,又回到正堂。

陆显说,“今日下朝后,一些世交与朝中勋贵约好了要到府中一聚,为父已吩咐府中备宴。你今日功课完了,到时也前来赴宴吧。”陆望说,“孩儿知道了。段夫子也去吗?”陆显说,“段夫子何尝愿意去这种场合呢。当年沧州之约,段夫子也早已表明心迹,不愿人情应酬的,何况陛下也。。。”说到此,陆显也住了口。

陆望心下会意,段夫子与当今皇帝陛下不大对付。父亲曾经嘱咐他,在外不可贸然提起拜段夫子为业师之事。段夫子授业之余,亦对皇帝陛下绝口不提,与外面所见那些言及皇帝必定口称圣明的学究们不同。自己曾听得府中的家人私下议论,段夫子曾经冲撞过皇帝,惹得皇帝不喜,被赶出京去,关了书院,回了家乡。因此父亲才带着自己去沧州请他。只是,既然段夫子不合圣意,皇帝怎么又会答应父亲,让段夫子来教自己读书呢?

陆望甩甩头,不再理会这些大人之间的事,心想,段夫子看似严苛,却与父亲的严厉不同。父亲的严带着一丝刻意的疏离。从沧州回来后,他似乎就刻意疏远自己,让陆望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初到沧州时看似冷漠的段夫子,在府中教授时虽然严格,下了课可是连陆望摸他的胡须都乐呵呵的,更别提自己时常撒娇的段夫人了。

正在想着自己捋段夫子胡须的情景,陆望不禁扑哧一笑。陆显咳了声,陆望忙回过神来。陆显说道“好了,你快去段夫子那儿吧。别让段夫子等你。”陆望答应着,恭敬地退了出去。

出了西跨院,穿过回廊,陆望的脚步轻快起来。西跨院旁有一进安静的小院落,平时人迹罕至,只有林二嫂夫妇等五六个下人在院中伺候。院中主人也很少踏出院门,竟似隐居一般。京中公卿高门,若不是与陆府常有往来,或在京中耳目众多,竟不知陆府中住了这样一位人物。即使有知情者上门欲求一见,也极难如愿。有陆府的世交托陆尚书代为引荐,陆显也只能抱歉回绝。

陆望走到院门口,抬头望向拱门上苍遒有力的三个字,“退思园”。这正是段博彦的真迹拓摹而成。又赞叹了一番这份笔力,要赶着上早课,陆望便匆匆走进了院子。

早秋的清晨空气仍有些冷冽,院中的银杏树在清冷的晨风中中兀自站立,无言地守护着这安宁的静谧。金黄的树冠似一把大伞,望去像一朵黄云停驻在这院中。

陆望走过树下,几片金色的银杏叶在空中旋舞,缓缓地落在他的肩上。他拂去肩上的落叶,顾不得驻足欣赏这秋日的园景,走向了西侧的书房。在门口停下脚步,陆望恭敬地说道,“师公,学生陆望请安。”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门内传来,“进来吧。”

陆望推门而进,只见段夫子正坐在书案后,手拿戒尺望着他。他暗叫一声不妙,连忙束手站在门边,低头解释说,“学生昨夜疲乏,今早睡迟了些,父亲已经教训过了,并命我向师公赔罪。”

段博彦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当日答应你父来此授业,非为些少束脩。隐居乡间,闲云野鹤,何等自在。我为什么要到这高门深院做这笼中之鸟呢?这原由,你知道吗?”陆望低下头,表示洗耳恭听。

段博彦缓缓说,“望儿,你不是普通的孩儿。你读书,若只是为求取富贵,那甚无用处,更辜负为师一番苦心了。这天下,有多少不学无术之徒,可妨碍他们富贵了吗?更不用说你们这些世家子弟了。真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陆望动容说,“学生心里明白。夫子至诚,我也绝不辜负这份心。”

段博彦喝了口茶,说道,“你天资聪颖,切不可自沾自喜。为师私下里虽然偶尔也称赞你两句,但你不可以少为足。若是满足于几本开蒙书,作几首小诗,那为师可是错看你了。”

陆望看着段夫子,深深作了一揖,一字一句地说,“师公,学生只说三个字,您放心。若是我有辱师门,愿生生世世受无母之苦。”说罢,不由红了眼眶。

段博彦点点头,说道,“知道就好!不过这责罚是免不了的。学堂有学堂的规矩。”陆望乖巧地走到书案前,伸出左手,小声说,“师公轻饶些。”

段博彦眼里有一些笑意,拿起戒尺,高高举起,往手中落下。**啪,铁戒尺打在手上可不是玩的。陆望的掌心传来一阵疼痛,手掌嫩肉立即红了一片。

戒尺收起,他连忙收回手,龇牙咧嘴,苦着脸,五官挤成一团,对段博彦说,“师公,待会儿师奶奶该心疼我了。”段博彦愉快地笑起来,胡须也微微抖动,骂道,“小鬼头,再饶舌还赏你几戒尺。”

陆望吐了吐舌头,连忙逃到自己的书桌旁,拿出随身的书本与纸墨文具。他知道这戒尺是陆府家传之物,爷爷与父亲都吃过这戒尺的苦头。甚至传下祖训,族中若有顽劣子孙,不思上进,塾师打残勿论。段夫子今天也算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他这手都抬不起来。

见他摊开课本,段博彦便说道,“今天讲的是为学之道。”接着便先诵一遍先贤的经典《为学篇》,开始讲解微言大义。陆望一边凝神听讲,一边伏案疾书,把段夫子所讲的要点都记在纸上。

时光便在这一老一少的伏案相对中悄悄流逝。不知不觉间,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正是林二嫂在门外问道,“段夫子,少爷,早饭已备好了。段夫人请二位去花厅用膳。”陆望一听,方觉得肚子咕咕叫。段博彦呵呵一笑,收起书卷,说道,“就来。”林二嫂听了便告退,自去花厅安排。

陆望如听仙乐纶音,连忙收起文房什物。段博彦起身迈步走向房门,陆望也拿起随身之物跟在后头。出得门来,金雀早已在门前等候,笑吟吟地接过陆望手中的家什,屈膝向段博彦行了个万福,便跟在后头,向花厅行去。

还没走到花厅,陆望便闻到一阵桂花糕的香气,心中暗自欣喜。果然,走进一看,桌上摆着一盘桂花糕,几个油果子,一盆鸡丝雪菜面,上面洒了鲜红的椒丝与油黑的豆豉,旁边还有一罐热腾腾的乳鸽粥,几碟精致点心。段夫人坐在桌旁,向他招手,说道,“来,小望儿,快吃点早饭。老头子没欺负你吧?”

早已饿得叫苦连天的陆望欢天喜地得在段夫人身旁坐下,瞧着一桌子点心咽口水。段夫人瞟了段博彦一眼,段博彦连忙分辩道,“你看他这不是好好的嘛!夫人仔细检查,要是少块肉,我这顿早饭就不吃了。”

段夫人用手戳着他的额头说,“要是少块肉还得了!油嘴滑舌的老头子!”段博彦问道,“这下可以开饭了吧?”段夫人说,“还少一位呢。”站在身后伺候的下人们闻言都偷偷捂嘴笑。陆望不解地问林二嫂,“猴媚娘也和我一样睡过头了吗?”

林二嫂笑着说,“那猴头昨天溜到厨房里,不知怎的竟被它找出了段夫子珍藏的好酒,喝了个痛快,晕晕乎乎地出了厨房,还打醉拳呢。亏得段夫人看见,让下人们把它抬进耳房里,现在还没醒呢。”

段博彦一拍**,惊道,“哎呀,那是老夫珍藏三十年的曲江春啊!竟然便宜了这厮。还剩多少?”段夫人亲手给他盛了一碗面,笑说,“放心吧老头子。媚娘没什么酒力,它也喝不惯你那烧刀子,还剩了一大半呢。”

陆望也往嘴里塞了块桂花糕,含糊不清地说,“师公,我以后给你买,要多少有多少。再不然,今天爹下了朝还要办宴会呢。爹让我也去,我到时候给你弄点好酒。”

段夫人一边喝粥,一边说道,“小孩子家家去什么劳什子的宴会。”在一旁侍立的金雀闻言说道,“听说要来的是大人的一些世交,还有现在朝里的几个大红人,好像,崔贵妃的兄弟,叫什么锦侯崔如意的也要来呢。”

段博彦听着冷哼了一声,又皱起了眉头,问道,“崔如意?那个泼皮破落户?他还是锦侯?”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穿越
  2. 腹黑
  3. 爽文
  4.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