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已起,你还在吗

风已起,你还在吗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15:11:30

我知道我逃不了。我是为了安宁,我把自己卖给了张舰。我一直在利用他,他是在索要他保护我的报酬。我早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心里一定谋算着这件事。我这种苟且偷生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谈贞操?大冬天,被子里的两个人一上一下,头部的被子扎得紧紧的,一点缝都没有留,呼吸声全锁在被子里。我没敢哭,怕他觉得我不是自愿的,万一回到学校就说断绝和我的关系,我还有半年就可以上高中了,我忍到那时候就可以了。他一直抱着我的头,身体同样不敢大动,抽搐似的顶我。第二天一早,张舰整理被单的时候发现血迹,他和我抬了奶奶的身体,把被单拿去洗了。后来他一个人坐在堂屋外的台阶上发呆,一坐就是大半天,我让他喝稀饭都没听见。吃早饭的时候,张舰问我是不是想上大学?我没想过上大学,能上个高中,毕业满了十八岁去打工,挣钱了再去自考大学,这是我定的目标。因为高中还可以考免学费的,大学就算免学费,城里的生活费都和高中不同。我从来没有奢求过大学。我摇头。他让我一门心思读书,学费的事情,他会想办法,读完高中读大学。他说我学习好,肯定能考上大学。“你想什么办法?不行。”张舰瞪着我,“我叫你好好努力考就好好努力考,以后每天保证一个鸡蛋!”他说话,一如既往带着命令口吻,就像一个有家暴倾向的人。我怕他。他让我照顾奶奶,自己出门去了村里的集市买了些肉回来,让我做点好的给奶奶吃,自己也吃好点。那顿饭,是我在父母离开后吃得最丰盛的一顿。我觉得是我昨夜忍辱负重,换来的嫖资。丰盛,也屈辱。开学后,每天早上张舰都会给送来牛奶鸡蛋,以前他在学校从来不跟我说话,可这时每次他都会命令我:“必须吃光,要是敢剩下,看我不收拾你!”那语境,就像是我如果敢洒一口,他就会要了我的命。我是受着欺负长大的女孩,逆来顺受,我吃得好了,可我还是怕他。我胜券在握,想着如果我能考上免学费的重点高中,我就真的自由了。可老天不开眼。中考的时候我突发高烧,就算我加大剂量吃药抵抗着,最后还是没能考上重点高中免学费的分数线。张舰到我家找我,塞给我钱,让我放心去上高中,往大学考。我捏着钱,没有拒绝,那对我太重要了。他第一次冲我笑,还捏了我的脸:“你是我媳妇儿,我养你应该的,去了高中好好读书,别跟别人跑了,知道吗?”我的眼泪落下来。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我还怕他,但是我需要依靠他。无论是在暴力的世界,还是金钱的世界。也是这个夏天,奶奶在我怀里咽了气。是我和张舰一起安葬了奶奶,那时候他成了我唯一的依靠,他跑前跑后的奔走琐事。我们明明都是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却像成年的小夫妻一样默契的处理着这样的大事。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