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冥婚阴妻

更新时间:2020-02-14 12:47:48

冥婚阴妻

冥婚阴妻 土蛋 著

已完结 陈风,李美唤 异能悬疑灵异腹黑

男女主是陈风李美唤的小说冥婚阴妻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灵异小说。一条小路直通半山腰,平时难见人影。山下数人挥鞭,过度劳累的水牛缓慢拖着铁犁;山上更显凄凉,那一座座分散的孤坟成了最好的标记。今天是中秋,也只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山上才会升起阵阵青烟

精彩章节试读:

陈家村人影攒动,一道道身影快速跑动,向着村中一户人家集中。哭声越来越大,哭的人也越来越多,好像是什么人去世了。 白衣女鬼飘然离去,陈风楞了又楞,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如此轻易放过他。唯一的可能就是背后坟中孤魂在帮他,可是……碗碎了,米洒了,香断了,六根筷子也掉落地面,对方明显是在驱赶他离开,又怎么会帮他呢?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陈风心中暗道,卷起铺盖往家走,继续留下来很可能会惹怒对方。 白米洒成一片,坟中孤魂的暴戾程度远超他的想象,谁也保不准后面会发生什么。 所以,陈风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家中,想找蓝大师商量一下后面该怎么办。 刚巧,韩忠披着外衣往外走,陈风急忙将其拉住,问道:“舅舅,村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二叔家的狗蛋死了,蓝大师已经去了,你也跟我一起过去。”韩忠回道。 听闻此消息,陈风就是一楞,说道:“这怎么可能?狗蛋哥不是前两天才结婚吗?怎么可能会死了。” 狗蛋是他二叔的儿子,也是他堂哥,今年才二十三岁,前几天刚办了喜事。在说了,狗蛋身强力壮,干起活来像牛一般,三九天都敢下河游泳,平常连一些小感冒都没有过,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 陈风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当他来到二叔家时,才看到狗蛋已经换好了衣服,全身僵硬躺在一张小竹chuang上。 “狗蛋哥,你怎么说走就走了……。”陈风哭出声来,小跑来到狗蛋身前,眼角已经流下泪来。 二叔独坐一边不语,脸上带着明显的泪痕;二婶早已哭晕了,被家人搀扶进里屋。陈家数人围在狗蛋身前,哭声阵阵甚是悲凉,家中几名长辈脸上同样带着悲意,聚在一起商谈安排狗蛋的后事。 陈风哭了数分钟才收起泪水,来到蓝大师身边,问道:“蓝叔,狗蛋这是怎么了?” “不要问,此事很可能与你有关。”蓝大师回道。 一瞬间,陈风想起那白衣女鬼的冷笑,心中确定无疑,狗蛋的死必定是那白衣女鬼所为。 “好一个女鬼,你这是在给我暗示什么吗?”陈风恶狠狠的说道,狗蛋刚结了婚,他与那红衣女子也才结婚不到三天,虽然不是他主动的,但他也没有拒绝。 那白衣女鬼明显是在拿狗蛋开刀,想要给陈风一个警示。 “躲是躲不掉了!还不如与对方摊牌。这几天你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在这里为你兄弟守灵,那白衣女鬼定然还会来找你。”蓝大师说道,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陈风轻轻点头,说道:“我也不打算在躲了,如果我继续躲下去,狗蛋的死的只是一个开端。” 白衣女鬼是铁了心要弄死他,在蓝大师的帮助他还能躲一躲,但他的亲人怎么办?总不可能与他一样天天躲到坟地时头吧! “不好。”就在这时,蓝大师老脸突然一怔,瞬间回头吼道:“大家快进屋里守在狗蛋身边。” 呼……! 就当蓝大师这话出口时,半掩的柴门突然被一阵狂风刮开,淡淡的轻烟飘过,一道模糊的身影显化在门外。 “是……他。他来了”陈风脊背发凉,心慌的说道。 静俏俏的夜晚极其可怕,刺股的寒意涌上心头,陈风第一时间就想到那坟中的孤魂,也只能那道孤魂才能带来这么可怕的寒意。柴门外,一层薄霜铺满地,在这样的初秋之夜,绝不可能有霜降下,这只能说明对方带来的寒意太过强大。 众乡亲打着哆嗦聚在一堆,他们虽然看不到什么,可心里都明白小院外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尤其是蓝大师那一嗓子,让他们知道此事恐怕与鬼物有关。 蓝大师小步快跑来到屋内,猛然揭下狗蛋脸上盖着火纸,手中同时多出一块罗盘来。只见蓝大师在狗蛋眉心轻轻一点,大拇指与食指轻轻一捏,狗蛋眉心就少了一层血皮。 如果狗蛋还活着,眉形定然会有血珠凝成血,而此时,狗蛋眉心一块淤紫,全无一点血迹。 蓝大师将狗蛋眉心碎皮放在罗盘中心,随后就看罗盘指针一阵乱抖,时而在上进而在下,忽左忽右完全找不准方向。 “好强大。”蓝大师心头大惊,冲着陈风说道:“小子,快过来躺下。” 陈风小跑来到近前,蓝大师又转头看向众人,说道:“你们都进到里屋去,背靠背坐成一圈,每个人都在身前点燃火纸,千万不要让火纸熄灭。” 众乡亲早已吓的发白,蓝大师此话一出,众人顿时转身挤向内屋,场面十分慌乱。 “你在狗蛋身边躺下,与他同睡一chuang。”蓝大师话急心也急,拿起原来盖在狗蛋脸上的火纸,猛然一撕分成一两份,说道:“盖在脸上,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说话……。” 陈风听话的躺在chuang上,先拿起一半火纸盖住狗蛋的脸,又将另一半火纸拿起。但是,就当他抬起手时,突然看到蓝大师身体一阵发抖,双眼翻白失神,轰然倒在地上。 寒意越来越浓,陈风本想起身看看蓝大师怎么了,当他下意识回头想要看看门外时,刚好看到一道虚幻的身影缓缓走来。 此情此景让陈风来不及多想,抬手就将另一半火纸盖在脸上。 昏暗的屋内只有一盏电灯在晃动,内屋众人瑟瑟发抖,陈风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细胞都在乱颤。 地上白霜缓缓蔓延,如同一条条触手前伸,很快就‘爬’上竹chuang,将狗蛋和陈风全身覆盖。 呼……! 陈风感觉到一股冷气吹在耳边,如同一枚冰块在脸上来回滑动,这种寒意刺心入骨,仿佛连人的灵魂都能冻结。陈风知道那坟中孤魂很可怕,却没想到对方身上的戾气会强大到如此程度。 蓝大师突然倒地不起,定然也是这道孤魂在作祟。 吱嘎—! 一声轻响传过,陈风同时感觉到竹chuang一颤,原本躺在他身边狗蛋竟然缓缓坐直了身体。 也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寒气吹在陈风脸上,瞬间就将盖在脸上的火纸吹掉。陈风猛然瞪大了双眼,心中虽然害怕,却死死咬住双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狗蛋失神的坐在竹chuang上,轻轻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门外,当他站起身来时,一层层冰渣随之掉落。 陈风刚要转头去看,一张恐怖的大脸瞬间出现在他眼前。 “我艹!”陈风受此惊吓,脱口骂道。

猜你喜欢

  1. 异能
  2. 悬疑
  3. 灵异
  4.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