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更新时间:2020-04-03 12:17:56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聿玄 著

已完结 花泪,叶绫雪 重生穿越

主角花泪,叶绫雪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精彩的故事内容主要讲述了:相府庶女,被弃十五年变作卑微童养媳,替嫁七皇子,一朝为后,凤临天下世事难料,夫君竟与嫡姐乱,杀她义兄,当众凌辱,嫡姐亲手杀死她和腹中孩子!对天发誓,若有来生,绝不让害她之人好过,前生之仇,今世来报!宰相府里,庶女重生,毒女归来。嫡母一家想要杀她?早有防备!出手将她一军!嫡姐伪善要设计她?不怕不怕!巧计逼入绝境!既不想让我有好日子过,谁也别想好好活!今生她誓要回到那个恶毒的男人身边将他百般折磨,谁知她从华凌辉身边抢回来的侍卫却为她执剑纷争,化为修

精彩章节试读:

澜霜国十一月,大雪漫天,彻骨寒。

皇宫祁云殿歌舞升平,粉黛胭脂极尽妖媚,一名龙袍男子饮酒寻欢,浸在几乎褪尽衣裳的妃嫔舞姬之中乐不可收,面露**之色,左拥右抱。

这个人长相俊美,邪魅之中有几分凛然霸气,笑起来仿佛有种摄人心魂的魅力。

这个人就是当朝皇帝,她的夫君,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叶绫雪跪在冰凉的地上,看着他与妃嫔嬉戏,脸色愈加难看,“皇上……求您放过臣妾义兄吧。”

她的话招致对方冰冷的白眼,华凌辉邪魅的面容上浮起冷淡的不屑,感觉兴致被打断,一把将她从地上揪了起来,“朕还以为是哪个jian婢胆子这么大,竟敢来打扰朕的好事,原来是皇后啊。”

她抬头看着华凌辉,目光楚楚,“还请皇上念在我们夫妻情谊份上,放过他好吗?”

站在华凌辉身边的女人生得美若天仙,见到叶绫雪跪在地上,不禁笑靥如花,她娇媚地走上来挽着华凌辉的手臂道,“皇上,她真扫兴呢。”

叶绫雪从惶恐之中定神一看,说话之人不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好姐妹叶红烟么!

“红烟,你也帮我求求情好么,帮帮我……”

“呵。”女子勾起笑意,无尽蔑视。

华凌辉顿时目露凶光,猛然将叶绫雪拉起来推到琉璃桌上,凶狠地道:“放过他?怎么,你是心疼他了?”

叶绫雪捂着肚子,料不到华凌辉突然对自己用这么大力气,连忙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皇上……”

“闭嘴!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那点下jian事情,”华凌辉恶狠狠地将她按住,丝毫不懂怜香惜玉,“你不是要替他求情嘛,就让朕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替你的心上人求情!”

叶绫雪心中一寒,他怎么可以说这样恶毒的话,她和大将军容谦之间清清白白,哪有什么下jian的事情?

还不待叶绫雪反驳,“哧喇”一声清脆的裂帛声早已传入耳朵,他竟然当着妃嫔歌姬的面撕破了她的衣裳!她贵为皇后,他竟让她在别人面前如此羞耻?“皇、皇上别……!”

华凌辉捏着她的下巴,却不停下手中动作,“叶绫雪,别在朕面前故作矫情,你有多浪,朕可清楚着呢。说你跟容谦之间清白,说出来连下人都不信的事,还敢用来欺瞒朕?”

两名妃嫔将她双手钳住,死死按在冰凉的桌面上,若不是见到皇上对她久跪殿中无动于衷,她们也断不敢这般造次!

叶红烟抓着她的双手,尖锐的指甲几乎要扣进她的肉里,那力道之大,哪有昔日姐妹情分存在?她冷笑道:“皇后娘娘,您脸皮也真够厚的呀,跟别人通奸,还敢跑到大殿向皇上求情?真看出不来您是这么恬不知耻的女人。”

“红烟,我没有那样做!我没有!你不是也知道的吗?我跟将军亲如兄妹,怎么可能有丝毫逾越!”叶绫雪拼命摇头,可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人无情扯烂,吹弹可破的肌肤暴露在外,同样也露出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皇后就别惺惺作态了,您怀的孽种分明就是容将军的,连臣妾都知道了,您何必自欺欺人呢。”叶红烟笑容诡异。

污蔑!她怎么可以在皇上面前说这样的谎话?!

可比别人语言攻击更要命的是华凌辉的侮**,他的力道,他的疯狂,让她耻得无地自容。

她**身体,求道:“皇上不要这样!臣妾真的没有做那样的事情,您忘了吗?当初您得到王位,容将军是如何助您的,他对皇上一心一意,您怎可以狠心杀他?姑且,姑且看在臣妾怀有龙种的份上饶过他吧,他毕竟是臣妾的兄长。”

华凌辉的视线在她的小腹上顿了一顿,一股邪火窜上心肺,双眸犹若火焰燎燎,他用力地拉着叶绫雪的手臂,“你怀的东西也配叫龙种?嗯?”

剧烈的疼痛让叶绫雪几近晕厥,他竟然对自己腹中的孩子毫不珍惜,力道大得几乎每一次都能将她贯穿。“皇上,不可以这样,不要,孩子,孩子会保不住的。”

旁观的妃嫔们“咯咯”笑着看她笑话,叶绫雪感到无比耻辱,却动弹不得,身体违心地迎合着他的动作,慢慢被刺激俘虏,喊叫连自己听着都羞愧。

然而很快,身体的痛苦盖过了羞耻心,身下钻心刺骨的疼痛提醒着她,或许这么忍受下去,等皇上心情好了就会饶过她的兄长,那可是帮助他度过难关登上王位的人啊,他怎么可以忘恩负义呢。

她虚弱地回过头,却听到华凌辉邪恶地说道:“来人,将炉中瑞炭取来。”

华凌辉一手狠狠按住她的肩膀,力道大得几乎能将她得身体撕碎,另一手接过妃嫔们从采暖炉子里钳来瑞炭的火钳,神色越变狂妄,“叫啊,皇后,叫出来!你叫得让我舒服了,我就考虑放了他。”

叶绫雪泪如涓流,绝望和痛苦变成一道鲜红的烙印,烫在她雪白如瓷的肌肤上,仿佛寒冬的红梅。

她已经忘记了什么是羞耻,不论她如何挣扎,只不过是徒增华凌辉的粗暴罢了。

她强忍痛楚,咬唇问道:“你,真的……会放……放他?”

华凌辉掐住她惨白的脸,见她薄唇早已布上血迹,心中不曾半点怜惜,“这可要看你的表现了。将她吊起来。"

“华凌辉你……”叶绫雪惨白的脸蛋上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

华凌辉却抬脚将地上碍事的衣裳踢到一旁,冷冷瞥了她一眼,俊俏高洁的脸上露出邪恶和狡黠,“你不是要救他吗?你替他挨了,我就放过他。”

“您想解气,可以冲着臣妾来,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您不可以这样伤害他。”叶绫雪鼓足一口气,大声喊了出来。

然而一块胭脂味浓重的帕子却猛然塞入她的嘴里,背后的女人耻笑着道,“跟别人交媾怀上的野种,也好意思求皇上开恩?皇后娘娘,臣妾还真不知道原来您这么下jian呀。”

叶绫雪还没看清是哪位嫔妃开的口,双手便兀地被绑起来,绳子往梁上一绕,猛将她拽得双脚离地,腹中沉重,下腹本就因为剧烈运动而充血胀大,如今悬挂起来,腹中胎儿仿佛就要脱离身体了一般。

“放开我!这样会伤害到我肚子里的孩子!疼!肚子好疼!”嘴被堵着,说出的话都是“呜呜”声响,在下面看好戏的人们,显然笑得越加欢乐。

一行清泪从两颊滑下,望着华凌辉恶毒的面容,她的心中异常痛苦。

他真的会解了气就放过义兄吗?连孩子都不肯放过的人,能放过她的义兄吗?

华凌辉嘴角扬起,眼看着被吊起的赤**女人,唇齿微动,漠然吐出一个字——“打。”

惨痛的叫声充斥着祁云殿,鲜红的血液沿着紧闭的殿门流出来,一点一点染红了殿外白雪,像绽开的彼岸花,惊艳而残忍。

叶绫雪的身上满是鲜红的鞭痕,腹上尤甚。

两条腿之间流着浓浓血液。

“孩子,我的孩子……”她头发凌乱,极度的痛苦使她意识渐渐模糊。

在失去意识之前,叶绫雪隐约听到了华凌辉冷笑:“真没趣,这jian人就送给你们玩了。对了,吩咐下去,明日凌晨便叫刑部将容谦腰斩,朕不想再看到他们。”

“恭送皇上。”女人们铃儿似的笑声简直刺破叶绫雪的耳*。

她真天真,居然相信那种笑话。

华凌辉,你竟可以这么绝情!

“这jian蹄子还真顽强,”叶红烟手持带刺长鞭,几番下来也是无趣,“不如,咱们来点有意思的,让她**?”

“唔唔唔!”叶绫雪用尽最后的力气抗议,但根本无济于事。

她不敢想象她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只记得是叶红烟最后束死了她的小腹,硬生生勒紧,一大滩血从胯间流出来,极致的痛苦超出了她的极限。

一声“呜——”的凄厉惨叫,她的孩子还未出世,就遭到了如此恶毒的残杀。

裙摆之下鲜血殷红,她瞳孔涣散,肝气郁结,黑血喷涌,红颜薄命就此丧于九泉。

至死不能明目,她恨!这世间竟有如此残忍恶毒之人!

如能重来,定要杀尽这天下负我之人,我要他们全都为我的孩子赔命!

猜你喜欢

  1. 重生
  2.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