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生个儿子是阎王

更新时间:2020-08-13 20:30:10

生个儿子是阎王

生个儿子是阎王 藏密阿弥陀 著

已完结 项幽,莫可 婚恋悬疑灵异言情

由藏密阿弥陀创作的灵异小说《生个儿子是阎王》,主角是项幽莫可小说讲述了五年前,我生了一个孩子。五年后,我遇到一个男人,男人说他是我孩子的父亲。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明白方便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就挺方便的。

  裹着被子跳下chuang,反锁上门,给我妈打了电话。

  “妈,对不起!”虽然昨晚我有不能留下来的原因,但是我妈不知道,我还是觉得挺对不起我妈的。

  “你这孩子……”我妈习惯性的说了我一句,“昨晚你们走后,我想了一夜。我问你,你跟他在一起,是你自愿的,还是被逼的?”

  “……”没想到我妈会这样问,我一时愣了。

  不过仔细想想,我妈这样问也是有道理的。昨晚项幽那强硬的态度,我连反抗都不敢反抗,我妈肯定看出不对劲了。

  “可可你别怕,大胆的说。要是他逼你,我立刻带人上去。”

  “妈,你,你不会已经在楼下了吧?”我心中吃惊,连忙道:“我跟他在一起,是自愿的。”

  就算不是自愿的,我妈也不能带人上来,他们哪里是项幽的对手。

  尽管我不知道项幽真正的实力,但仅凭他随便就能控制我的身体,还有能令我妈他们消失记忆,我就知道他很厉害,不是常人能应对的。

  “真的是自愿的吗?刚刚你不回答我,现在又回答了,是不是他在你身边逼你了?”

  “没有,他不在。”

  然而,我妈不相信我的话了,她放下话道:“可可你别怕,我们已经上来了。”

  怎么办,我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门铃声已经响起来了,项幽已经到门口,要去开门了。

  “不要!”我伸着手,惊慌的大叫一声。

  项幽不解的看着我,“怎么了?”他一边问我,还一边开了门。

  敢情我的话,他没听到是吧?

  我郁闷至极,但也改变不了事实,门已经开了。

  我妈和两个警察站在外面,我妈看到项幽,指着项幽道:“就是他,是他控制了我的女儿。”

  项幽的脸黑了黑,我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抱住项幽的胳膊,祈求的看着他:“别,别伤害我妈。”

  他答应过我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伤害我的父母……应该还记得吧。

  项幽听到我这话,脸黑的更厉害了,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听到没,我女儿说别伤害我妈,是怕他伤害我,我女儿肯定是被他控制住了。”我妈逻辑性很强的对警察说道。

  警察对项幽道:“这位先生,请随我们走一趟。”

  项幽的脸黑的很,他没有看外面的人,黑漆漆的眼眸盯着我,薄唇轻启:“你就那么不相信我的话?”

  “我,我相信,我很相信!”他记得就好。

  可是眼下怎么办,我没办法的快哭了,心里想着项幽应该有办法,我拿眼睛看着他,希望他做点什么。

  可他却无动于衷,好像警察不是来找他的。

  见警察要进来抓他了,我急了,一个踏步,冲到项幽前面,伸开胳膊拦着道:“警察同志,这是个误会,他没有控制我,他……”

  项幽突然一把将我拽到身后,对着外面的人挥了一下手。

  不知他做了什么,我妈和两个警察都不停的揉眼睛,一边揉一边转身走了。

  “这……”我惊奇的望着这一幕,想追出去看看,主要是担心我妈。

  项幽拽着我,“砰”一下,大门在我面前关上。

  我才想起来,他还在生气呢,转过身,面对他,低着头,认错:“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我妈她,她也是担心我。”

  项幽抱着胳膊,站在我面前,许久都不说话。

  我心慌慌的,小心翼翼的抬头,头刚抬起来,项幽猛然扑过来,我本能的后退,退到门上。

  项幽的手撑在我的耳边,给我来了个“门咚。”

  “老婆,你很不乖,我很不高兴。”

  “对、对不起。”我的下巴都快贴到锁骨了。

  项幽抬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问:“你知道错在哪儿吗?”

  “我……”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我错哪儿了?我错了吗?

  我在心里这样想,但绝对不敢说出来的,“对不起,怎样都是我的错。”

  “看来是不知道了。”项幽勾了一下嘴角,露出个浅浅的笑容,很好看,也很冷冽。

  我的心又是一沉,不敢跟他对视,但被他抬着下巴,又不得不看他,我只能拼命的眨眼睛。

  “你我昨晚已经结婚,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夫,你的天。不相信为夫的话,这就是大错。”

  我的夫,我的天……这太霸道了!

  我心里不满,可我有反抗的能力吗?

  没有!

  于是,我乖乖认了,“是,对不起,我不该不相信你的话。”

  “叫声老公,我就原谅你。”

  “老……公。”

  “不顺耳,再叫。”

  “老公。”

  “不够甜,再来。”

  “老公”

  “……”

  “老公。”

  那一早上,我都在叫老公中度过了。就是吃早饭时,项幽也没放过我。

  早饭后,项幽的心情总算是好了,我趁机问他:“你对我妈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怎么突然转身走了?”

  “不走,难道让他们把我抓起来吗?”项幽这是生气呢,还是生气呢,声音怎么这么冷。

  呼呼,我还是换个话题吧,“对了,小莫呢?”

  “做功课去了。”

  “什么功课?”

  “你不会想知道的。”项幽对我挑了挑眉,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

  我一下反应过来,小莫是鬼,可能需要做些鬼做的事情吧,就没有再问了。

  不知我妈到家没有,我准备打个电话问问。

  手机刚拿起来,项幽就道:“婚礼之前,都别打。”

  “为、为什么?”怎么连电话都不让打,是不是以后见面也不让见了?

  这样看来,我还真是被他控制了一样。

  “你想让你妈再带警察来抓我,你就打。”

  “什么意思?”我给我妈打电话,跟她带警察来有什么关系。

  项幽高冷的丢给我四个字:“自己领悟!”

  我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让我自己领悟,估计八百年,我也领悟不出来。

  “那办了婚礼之后,我能给我妈打电话,能跟他们见面吗?”

  “可以。”

  还好,他没说不可以。

  “可是我想知道桃子怎么样了。刚刚我妈打电话给我,我还没来得及问,就……”

  “她回精神病院了。”

  这个问题问完,我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了,一时间,我和项幽陷入了沉默,气氛有那么点小尴尬。

  忽然,我想到还有两天,我就要和项幽办婚礼了,可我们还没有拍婚纱照。

  两天时间,来得及吗?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项幽则一脸深思的看着我,问:“你想拍婚纱照?”

  “嗯嗯。”我点头,当然了,每个女人结婚都想拍婚纱照。

  “抱歉,我不是人,不能随便拍照。”

  呃,这人真是煞风景,好好的,干嘛提他不是人呢。不拍照,找个其他理由不行吗?

  晚上,小莫拖着一身疲惫回来,那时我和项幽已经吃过晚饭。

  其实我是跟项幽提过等小莫回来一起吃,但是项幽说不用等,碍于他的威慑,我就默默的吃饭了。

  此时看到小莫这么疲惫的回来,不知有没有吃晚饭,我的心就疼疼的。

  “小莫,你做功课,很辛苦吗?”我关心的问。

  “功课?”小莫一脸疑惑,在看到我身后的项幽时,瞬间就不疑惑了,“对,功课。不怎么辛苦。”

  我感觉小莫变化很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项幽,项幽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并没有朝我们这里看。

  “女人,我饿了。还有吃的吗?”

  “有,我去给你弄。”我刚要去厨房,小莫却拽住我的衣服,走到我前面道:“不用了,我自己来。”

  “小莫你累了,去休息休息,我来就好。”

  “老婆,过来!”项幽拍拍身边的沙发,示意我过去坐。

  我看了看项幽,又看了看小莫,最后很没骨气的选择了项幽。

  项幽见我过去了,嘴角勾着,心情不错。

  我坐到他身边,低头发表自己的意见:“项幽,你这样对小莫是不是太……”

  “叫我什么?”项幽冷不丁打断我的话,我后背一僵,立刻挺起身体,对他微微一笑,甜甜的叫了一声:“老公。”

  “鬼和人不一样,小莫两岁就会洗衣做饭、做家务了。以后我不在,就让他做,不用心疼他。”

  这,这是一个做爸爸说的话吗?要不是他们长得很像,我都怀疑,项幽不是小莫的亲爸爸。

  不过,我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些意思,项幽以后有可能会离开我们。

  我想问,但想了想,觉得项幽要离开,我也阻止不了,就没有问。

  而且我现在对他,没有爱到水深火热,离开一会儿就想的肝肠寸断的地步。

  他离开,我反而还会觉得很自在呢。

  婚礼之前,小莫每天早出晚归去做功课。婚礼那天,小莫才没有出去,穿着漂亮的小西装,跟个小大人似的,一张小脸粉嫩粉嫩的,别提多可爱了。

  婚礼是在酒店举行的,一切都是项幽安排,我什么都不知道,连自己的婚纱什么样都不知道。

  当造型师把“婚纱”捧出来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是婚纱吗?是有纱,但和我想的婚纱完全不一样,因为它是大红色的。

  很艳很艳的那种大红。

猜你喜欢

  1. 婚恋
  2. 悬疑
  3. 灵异
  4.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