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0-04-03 11:21:02

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

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 玉锦绫罗 著

连载中 宇文流渊,兰芷清 重生言情爽文

由玉锦绫罗创作的穿越小说《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主角是宇文流渊兰芷清小说讲述了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她兰芷清骄纵跋扈,是远近闻名的混世魔王。前世,她遭亲姐背叛毁容,被心爱之人凌迟剜心。重来一世,她扮猪吃虎、毒医双绝,定要手刃仇人,让渣男贱女付出代价!说她任性妄为?那她便嚣张到底!说她水性杨花?那她便……“爱妃腿抖什么?来,说完给本王听听。”某女被逼至墙角,“别过来!信不信我红杏出墙!”男人一声冷笑,将人打包扛走,“爱妃出墙一寸,本王挪墙一丈;爱妃把天戳个窟窿,本王……补天。”

精彩章节试读:

有火辣辣的疼痛从脸上蔓延开来。

“疼……”

兰芷清意识模糊,只隐隐感觉到似乎有猩红的血液流进了她的眼瞳,将整个视野都染红了鲜红色。

她的容貌,被毁了!

兰芷清的眼里含着滚.烫的泪水:

“为什么?!”

她不顾脸上的剧痛,死死的瞪着狂笑不已的兰淑儿:

“我待你那么好!兰淑儿,你到底为什么要和宇文元棋合起伙来背叛我?!”

她流泪寒心的样子,兰淑儿看都未看。

兰淑儿只是在一心一意、认认真真的用匕首豁开她脸上的皮肉,完成这幅极尽残忍而又血淋淋的作品。

直到那清晰的“臭虫”两个大字被方方正正的刻印在了女子秀丽的脸蛋上,兰淑儿方才满意一笑,挥手丢掉了匕首。

“为什么?芷清妹妹,你居然还敢问我为什么!?”

兰淑儿癫狂大笑,将长长的指甲扣进了兰芷清脸蛋上翻起的皮肉里,让刺眼的鲜血流淌在冰chuang之上。

“当然是因为你太多余了!太碍眼了!”

“明明我和殿下才是真正的情投意合,真正的郎情妾意!凭什么你就得横插一脚,不仅活生生拆散了我们,还要逼着殿下娶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

“你说什么?”

兰芷清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眸,“你说你们……”

“是!”

兰淑儿面色倨傲,一手轻抚腹部。

“其实早在你们大婚之前,我和殿下就已经在一起了!他之前说爱你,只不过是哄骗你玩玩的罢了!”

“现在我腹中怀有他的骨肉,等我今日杀了你,我便会立即嫁给他,坐上那个你梦寐以求的太子妃之位!”

“不,这不可能……”

兰芷清看着她隆起的腹部,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昔日里那个温柔可亲的大姐,居然会变成这样一个恶魔。

“芷清妹妹,你该不会以为殿下是真的爱你吧?”

兰淑儿缓缓俯身,满脸嗤笑:

“要不是你和你那个娘亲太霸道,皇命难违,你真当他会愿意娶你?!”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都在忌惮你母亲背后的梅家势力,否则就凭你区区一个侯府之女,你觉得你凭什么被所有人宠着,凭什么有资格嫁给当朝太子?!”

“芷清妹妹,你可长点心吧!”

兰淑儿笑得张狂而又得意。

……

“哦,对了。芷清妹妹,你该不会现在还指望着有人会来救你吧?别做梦了!”

“陛下其实早就想除掉你和你娘了!就在你的大婚之夜,陛下让我在喜酒里下了毒。你娘的母族、还有你舅舅,他们本来是高高兴兴来参加你的婚礼的,可却全死得一个都不剩了!啧啧啧,那晚的场面,可真叫一个惨不忍睹啊!”

“不过呢……”

兰淑儿话锋一转:

“还是姐姐对你好!好歹姐姐还帮你弟弟留了一个全尸。至于其他人的尸体,我早就拿去剁碎喂狗了。”

兰淑儿突然转过身来,对着宇文元棋温柔一笑:

“殿下,来,帮个忙!帮忙把兰墨亭的尸体扔过来,让他们姐弟俩做最后一个告别吧!”

宇文元棋点点头,随后伸手从冰室外面拖进来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小男孩。

他把小男孩丢了过来,动作粗鲁的就像在扔一只死狗。

在看见男孩尸体的那一刻,兰芷清的脸色惨白,瞳孔缩成一线,就连心里仅存的最后那么一点希望也全都破灭了。

“墨儿!”

有一行血泪顺着她的脸颊落了下来,她拼命想要挣脱锁链,去将那小小的人儿抱入怀中。

可她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兰淑儿把肮脏的脚,踩在了男孩粉雕玉琢的小脸上。

“墨儿!墨儿……”

兰芷清恨得咬牙切齿。

“兰淑儿,把你的脏脚拿开!”

那是她一母同胞的弟弟兰墨亭,也是文远侯府里唯一的小少爷。

到了此刻,兰芷清终于相信了一切,她的一双眼睛里闪烁着蚀骨恨意。

“兰淑儿,你这个泯灭人性的恶毒女人!我真的看错你了!你看不顺眼我,可以!想跟我抢未婚夫,也可以!”

“可墨儿他是你的亲弟弟,你的身体里流着和他相同的一半血脉,他只不过是一个九岁的孩子,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连他也要斩尽杀绝!?”

兰淑儿闻言,缓缓将脚从男孩的脸上抬了起来。

然后,一脚踏在了冰chuang上的兰芷清脸上。

她一边扭曲狂笑,一边用力碾压践踏,将兰芷清的脸踩得愈发血肉模糊。

“当然是因为……他是你珍爱的弟弟!这个世界上,凡是你所爱的东西,我通通都要夺走!”

“兰芷清,你这个臭虫!你和你娘骑在我和我母亲的头上整整二十年,夺走了本该属于我和母亲的一切,压得我们不得翻身!”

“现在,你所依仗的人已经全死了。但你知道为什么我杀了所有人,却独独还留你一个人活着,把你锁在这冰室里的原因吗?”

兰芷清口鼻流血,声音十分虚弱。

“为、什、么?”

“因为我要让你亲眼看见我和殿下大婚的那一刻!我要让你亲眼看见你最心爱的元棋哥哥……和别的女人洞房花烛、娶妻生子!”

“但是现在呢,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兰淑儿语气凶狠:

“我突然不想让你这个臭虫多活一天了,我现在只想让你……赶、紧、去、死!”

兰芷清听完之后,心若死灰。

她垂下了头颅,就像是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有无声的眼泪打落蒸腾而下:

“原来——是这样——”

原来在她从小敬爱的大姐心中,她一直只是一个多余的人!

原来无论她如何隐忍让步;如何把最心爱的裙子、甜点、首饰全都让给大姐,只要她兰芷清一日过得好,一日受着众人的宠爱,大姐便一日恨她、嫉妒她!永远只会觉得她是一个碍眼的臭虫!

何其可悲。

何其可叹。

何其可笑!

兰芷清撇唇苦笑道:

“兰淑儿,如果你能够早点告诉我,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宇文元棋,我说不定会……”

“不!你不会把他让给我的!”

兰淑儿用脚全力碾着她的脸,恨不得将这张秀丽的脸蛋碾压成一滩肉泥。

“兰芷清,这个世界上能让的东西很多,可只有一样东西是不能让的!从你穿上嫁衣,决定嫁给太子殿下的那一刻起,一切就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她看了一眼脚下奄奄一息的兰芷清,将手中的匕首递给了身后的宇文元棋,突然叹气道:

“我累了。”

“太子殿下,接下来的收尾工作……就交给你了。”

杀了她。

杀了这个臭虫!

你是她此生最爱的男人,只有让你亲自动手,才能让这个臭虫彻底的绝望!

去吧。

去把这个女人的肉一片片割下来,让她生不如死,直到把她的内脏和心全都给剖出来,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了!

“淑儿,你就放心交给本宫。”

宇文元棋挽了挽衣袖,看着兰淑儿的眼神无尽温柔。

“记得站远点,淑儿,别让这个女人恶臭黏稠的血液,弄脏了你娇嫩的手。”

宇文元棋举着匕首的那一瞬间,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手下留情。

兰芷清缓缓闭上双眼,已经流干了泪水。

宇文元棋,原来这十多年来……你全是骗我的!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喜欢过我!

兰芷清记忆里的最后一个停留,是她被凌迟之后千疮百孔,已经痛到麻木的残破身躯,以及冰室里漫天翻涌的浓郁血腥气。

而随着她的生命一起流逝掉的,是不甘、悔恨、遗憾,还有诸多复杂而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她得感谢她大姐兰淑儿用她这可笑的一生,教会了她一个道理:

——这世上有些东西,是不能让的!

猜你喜欢

  1. 重生
  2. 言情
  3. 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