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弃妃当道

更新时间:2020-02-14 21:14:13

弃妃当道

弃妃当道 若白 著

已完结 聿修,蓝茹冰 古言宠文

主角聿修,蓝茹冰小说《弃妃当道》是若白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王爷,你没有碰我的权利!”某女板着脸呵斥道。“我不单止有碰你的权利,还有让你享受的义务。”某男步步紧逼,将她压倒。“不要不要不要!”“王妃,本王会让你舒服地不要不要不要的。”某王爷腹黑地一笑,准备对她攻城略地!

精彩章节试读:

季夫人眉笑颜开,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好,我和芜儿,还有芜儿的爹爹,我们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永不分开。”她那个爱撒娇的芜儿回来了,就躺在她的怀里撒娇着。夜深人静的时候,蓝茹冰只感觉一阵清寒,她坐在影儿铺整好的被褥里,她忽然大叫:“芜儿……芜儿,你出来。”她一脚踢开那厚重的被褥,跳下chuang榻,赤着脚丫头在冰凉的地上走着,脸色苍白,像是受了惊吓,“芜儿,你说我当真不可以回到属于我的世界了?”回应她的声音不再是从心里发出来了,而是飘荡在空荡的空气中:“嗯。正如我已经回不到自己的身体一样,芜儿,往后你就是芜儿,季相府的千金季清芜。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季清芜。”再也听不到一丝声音,只听到窗外伴随着风声的下雪声,蓝茹冰再也按耐不住情绪了,她哑然夺门而出,冲到庭院中心,双手伸张开来,脚踏进雪里,身上只穿着和睡衣,五陈杂味一股涌上脑门,她抬头望着冰冷的星空,雪花飘散在她的发丝上,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悲愤地嚎哭着,尖叫着,再亦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寒冷,心里的无助与害怕油然而生,泪水顺颊而下,她指着星空怒言道:“为什么要这般弄法?我作了什么孽,要来到一个陌生的封建王朝活受罪?凭什么让我无法见着我的爸妈?爸爸说过,在我满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可以打开他留给我联系妈妈的方法,就差这么一天,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机会给我?我蓝茹冰唯一的亲人,再也无法见着了吗?”她身子软坐在雪地里,无声地抽泣着,眉毛挑起,咬着**将手里握着的雪球扔向远方,眼眶里的泪水一直在打转,顿然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疯狂地大喊着,仿佛是把心里的憋屈给喊出来,尽情地喊着,尽情地嚎哭着:“爸……妈……你们在哪里?小冰需要你们!爸,妈!”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喉间一阵刺痛,她用力地咳嗽着,直到脸颊被咳得绯红也依然在咳着。迷糊间,听到前院前来的絮乱脚步声,是向着她这个方向跑来的,隐约间听到季相爷焦急的声音:“快,影儿,去小姐的厢房里拿芜儿的棉袄!”说着一把扯**身上的斗篷裹着季清芜冰冷的身子,抱起季清芜大步流星地往厢房走去。另一边是季夫人的忧心的声音:“珠儿,快去柴房生点火过来,多放几块木炭。心儿,你去端盘热水过来,为小姐擦拭污迹。”从她的声音里可以听出她的担心与着急,是多么温馨的一幕啊。如果她爸爸还在,妈妈也回到他们的身边的话,她亦会像季清芜一样躲在妈妈的怀里撒娇着,绝不会做一个强悍的女子,一家子小三口过着温温馨馨的小日子。她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醒来,只感觉全身无力,她挣扎起来,而脑袋一沉,又重重地摔回chuang,她呀一声,只感觉眼冒火星,眼睛红热红热的。珠儿一手拿着热毛巾一手掀开幔帘,掀开之际,看见季清芜一副痛苦的挣扎着欲要起chuang,她喜出望外地惊呼:“夫人,小姐醒了!”季夫人被珠儿的声音惊醒,她从贵妃榻上一下子坐起来,快步走到季清芜的chuang前,伸手去抚摸着季清芜的额际,眉头纠结在一起,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更是心疼不已:“芜儿,你好好躺着别乱动,你需要什么我吩咐珠儿给你办。我可怜的芜儿,明知道身子骨弱,还往雪地里去,落下病根可怎么好啊?芜儿,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在祈王府到底遭遇了什么,整个人都变化甚大,连影儿……”季夫人说到这里,暗垂眼帘,吐出一口气,“影儿这孩子,舌根被挑了去,怪可怜的……”一想到这个,季夫人心有余悸,这两个孩子,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故是如此之大,影儿哑了,连闺女的性子亦变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季清芜。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季清芜轻柔的声音,季清芜,季清芜,她们俩的命运将嵌在一起。好吧,认栽吧,做季清芜也好,蓝茹冰也好,反正她们是一体的,只有她才可以让季清芜活过来,自己才能活着回到二十一世纪。“影儿……”她嘴唇翕动着,一说话,只感觉喉间一阵刺痛,有股血腥味涌上喉间。季夫人连忙接过珠儿手上的毛巾,递了个眼色,说了句珠儿快把影儿叫来。季夫人一直给季清芜换洗着毛巾,希望能减缓她的痛苦,直至影儿焦急的扑到在chuang榻前,拉起季清芜的手儿放在手心里揉搓着,静静地看着季清芜。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幕:她们主仆俩跪在雪地里,影儿一直给她暖手。她的脑海里有着季清芜的回忆,一幕一幕地回放着,刺得她脑门生疼。额际间冒出了细细的细汗,她咬着**,紧紧抓着影儿的手。嘴里一直唤着:“影儿……影儿……痛……痛!”脑海里的每一幕,都钻着季清芜的心,蓝茹冰的神经中枢。她清晰地看到季清芜忍着剧痛被祈王府的丫鬟拉扯着手指,而王爷却在一旁冷眼观看,与其他的妃子嬉闹着。王爷居然让手受了伤的季清芜去洗涣府里妃子的衣裳,一双红肿而结了痂的手,在大大的木盘半空抖瑟着,拧紧眉头,咬紧牙关,强忍着泪水将手伸进冰冷的水里。我是芜儿,我是季清芜,我要活过来,现在我就是季清芜的主人了,她的思想与行为由我说了算,我一定要活得轰轰烈烈,活出精彩。蓝茹冰在心里呐喊着。一幕幕的片花映入眼前,她都觉得痛苦不堪,为什么要让她尝试这些痛苦?为何?我是芜儿,我是季清芜,我要活过来,现在我就是季清芜的主人了,她的思想与行为由我说了算,我一定要活得轰轰烈烈,活出精彩。蓝茹冰在心里呐喊着。季夫人焦虑地拧着眉头:“芜儿,芜儿。”她转向珠儿,“珠儿,你立马去通知门卫,让他拿着这个令牌进宫通知相爷回府,我怕芜儿有事。”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宠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