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神荒春秋

更新时间:2020-02-20 18:30:48

神荒春秋

神荒春秋 夜半歌行 著

已完结 狄靖,佚名 玄幻热血

神荒春秋主角是狄靖,佚名,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玄幻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掌乾坤,覆阴阳,一步一轮天,一式一春秋······狄靖因激发古墓阵法,被传送到名为神荒大陆的修行世界,凭借手段和机缘,搜罗了不少珍宝,九死一生,观遍太古石刻,修炼古荒一族秘法,九重神宫化鼎,引来混沌大劫,惊动神界,为神中之王。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说完,那道身影踏着天风顺着虹桥,刚好降临。

只见来者却是一个糟老头,身上道袍破烂,须发稀疏,不修边幅,腰上还挂着一个酒葫芦,走起路来颠颠倒倒,满身酒气。

“醉眼迷离看天地,颠颠倒倒饮迷离。小家伙,要不要来一口?”老者颠倒着上山,饮了一口酒,拿着葫芦问齐无迹。

齐无迹见他不凡,横剑在前,问道:“你是什么人?敢与我烈阳洞天作对?”

“哟哟哟,小家伙那么凶干什么?请你喝酒而已,又没说要把你拐卖了。不喝就不喝,也犯不着发那么大火,还搬出烈阳洞天来,都视烈阳洞天为庞然大物,我却独不放在眼里!”老者身上一股劲气透出,顿时将几人震翻在地上。

群情哗然,心想着老者太凶悍了,都在猜测是哪座山门的老怪物,竟然敢这样针对烈阳洞天?

“说不定是一介散修,神荒大陆上奇人异士无数,哪怕是烈阳洞天,也不会放在眼里!”

看到烈阳洞天吃瘪,大多数人都觉得痛快,嘘嘘之声不断。

齐无迹何曾吃过这样的亏,喝道:“老东西,你不想活了!”

一式剑诀便要出手,与对方拼个死活。旁边一人连忙将他拉住,说道:“齐师兄,此人修为高深,我们不是对手,等师长来了再处理,我们先退一步。”

齐无迹愤恨不已,瞪着老者,道:“敢不敢留下名号,来日必登门拜访。”

“宗灵洞天!”老者醉醺醺地吐出一个派门。

“什么?宗灵洞天?这糟老头是宗灵洞天的人?”不少人惊讶,觉得不可思议。

“胡说!你怎么可能是我们宗灵洞天的人?”在山脉之上,另外有几个青年怒目而视,“我在宗灵洞天这些年,可从没见过你。”

齐无迹一听对方说自己是宗灵洞天的人,起初也是一愣,随即冷笑一声,对宗灵洞天那几名弟子道:“原来是宗灵洞天的前辈人物,你们还不好好拜见?看你们这个样子,是要欺师灭祖咯?”

“齐无迹,少在一边说风凉话,别以为我宗灵洞天好欺负。若是随便一人跳出来说是你老子,你难道也要叫他一声‘爹’?”宗灵洞天这边一个年级稍轻的弟子毫无颜色,反唇相讥。

这两大洞天在尘州地界数一数二,宗灵洞天虽说在强势上不如烈阳洞天,但却也不惧对方,双方门徒众多,惊采绝艳的弟子不少。

齐无迹却是不愠不怒,笑道:“在场众人,谁敢出来说是我老子,我齐无迹就敢叫他一声‘爹’,不知谁愿意来呀?”

齐无迹微微抬眼,望着众人一扫,却是无人敢应。

他来历很神秘,据闻当初刚入烈阳洞天时,便被牧灵霄收为第三弟子,虽说是弟子,但是地位却相当高,门中一些执事甚至个别长老都不敢得罪他。因此有人推测齐无迹背后还有靠山,让烈阳洞天的一些人都忌惮。

“唉,世道真是变了,门徒不尊师长,见到长辈不施礼也就算了,连认都不敢认,宗灵洞天的门风,都堕落成这样了吗?痛惜呀!悲哀呀!”那糟老头却是在一边跌足叹息,感慨师门不幸,几乎都要痛哭了起来。

齐无迹在一边笑道:“宗灵洞天的几位道友,方才欲给无迹强加一个爹,不是在下不肯现场认爹,而是没人敢站出来说是我老子。但眼前这位前辈可是自认宗灵洞天的长辈,几位道友不认,恐怕传出去有损贵派名声。”

“齐无迹,你。。。。。。”

宗灵洞天的人怒不可遏,同时又恼怒眼前这疯老头胡搅蛮缠,若不是见对方修为高深,恐怕就要出手教训了。

“六大洞天共掌昆墟神山,其他门派雨露均沾。如今六大洞天的老辈只有宗灵洞天的前辈到了,按照前辈之前的意思,是要大家都进入神山,不知宗灵洞天的几位道友,是否和贵派前辈一个意思?”齐无迹笑着问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若是一个意思,就是承认这个疯老头是宗灵洞天的前辈人物;若不是一个意思,那就是在尘州众多修士面前不承认老者身份。

但几人却不敢做决断,老者若是派中前辈,自己先前的态度,势必会被众人诟病。若不是,那就更糟糕了,乱认师长,让门派蒙羞,甚至悲伤另投师门的叛徒罪名。

糟老头见宗灵洞天的几名弟子寡断难决,不由得摇了摇头,叹道:“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宗灵洞天何时变得这么猥琐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老者叹息摇头中,跨步登上神门,门内强光炽盛,将他吞了进去。

“这里面灵气充沛,再安全不过了,你们还不进来!”

片刻后,神门内便传来老者声音。这是运用大法力施展,将声音传出。昆墟神山久远前发生巨变,自封于结界,那神门可以说是唯一的出入口,一旦进出后,便感知不到另一边发生了什么。

一门之隔,两个世界。但老者却能将声音传出,其修为可见一斑。

宗灵洞天这边,一个年级稍长的弟子皱着眉头,喃喃道:“难道是那一位?”

“师兄,你说哪一位?”

“你可曾听师长们提起过,我们宗灵洞天,还有一位师叔祖,道号癫道人,为人癫狂滑稽,游戏风尘,以戏弄后辈弟子为乐。两百多年前离开洞天,至今未曾回去过。”

“我怎么没听说过?此话当真?”

又一名弟子大叫起来,道:“就是师叔祖,经师兄一说,我瞬间醒悟过来:他之前踏虹而来,所使的就是我宗灵洞天的‘踏天玄桥术’,只有修炼到化境,才有如此气象。掌门在此术上,都差些火候!”

“师叔祖,师叔祖,等等我们!”宗灵洞天的几名弟子,不顾一切,跟着踏入了神门。

而山脉上,人数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上千人,之前听老者传音出来,已经蠢蠢欲动,此刻见宗灵洞天道出癫道人身份,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山脉都沸腾了。

癫道人辈分,比六大洞天现任掌门还要老,他一句话出,谁还管烈阳洞天,一时蜂拥而起,冲入神门。

诸人来势汹汹,齐无迹几人哪里敢阻挡,被挤在一边,目瞪口呆。

——————————————

昆墟神山,大势峰地底山腹内,狄靖日夜吞食灵气,炼化精气神华,借着小兽的助力,灵果不断,体内灵气也不曾断歇。

而小兽找来的那部修炼经文,也相当玄妙,两天时间,狄靖的身体内已经有三分之一充斥了精气神华,剩余的全是精纯的灵气。

这天正在修炼,小兽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扯着狄靖的**往外拉,一蹦一跳,显得相当高兴。

“难道外界有大量的人进入这里了?”

虽然和小兽只相处了短短两天,但这只小兽灵智非同一般,从狄靖的只言片语或是神态表情,都能大致知道他在想什么。而狄靖与小兽也渐渐产生不小的默契。

来到洞口,就已经听到人声嘈杂,欢呼声、惊叹声,甚至打架斗殴喝骂声,乱七八糟夹杂在一起,就如闹市一般。

“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狄靖心里大喜,原本以为可能只有百余人,但听这阵仗,估计有上千了,“这样的话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钻出洞口,又用杂草树藤遮掩后,便朝人群而去,只要混入大部队中,随波逐流,不但能出山,还能探听不少信息。

远远便见人流涌动,分向各个地方,甚至有一些人驾驭法宝,朝着远处山峰和浮岛飞去。

“之前那宋陵说这些人还要四五日才会进来,这才过了两天,就涌入这么多,看来关注昆墟神山的人可不仅仅只有什么六大洞天。”

狄靖笑着对肩膀上的小兽说道,这算是他来到这里接触到得第一个生灵,彼此都相互帮助,有了情谊。

在洞穴里时,光线不明,地方又局促,不曾仔细观看这只小兽,现在细细观察,发现小兽双眼暗红,眸子深邃浩瀚,似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精光灼灼;而四肢长者细短的绒毛,光滑柔软,没有半点杂质;腿脚处,各有一络金黄色毛发,如祥云盘卷,伸手一摸,柔软细腻,似少女肌肤温润。

除了它腰背上的伤痕斑点外,无一处不是那般神奇与完美。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不如我就给你去一个名字。”狄靖沉思一会儿,微风徐来,吹着小兽四肢上的绒毛,如云卷动,乘风欲舞,于是说道,“就叫‘云猊’怎么样?”

小兽听了,顿时暴跳起来,嘴里吱吱乱叫,在地上翻滚打转,死活不干。

“只是名字而已,仅仅是一个称呼,又不会掩盖你本体。而且我觉得云猊这名字很不错呀,你看你脚下踏云,属于猊族,欢喜的时候尼尼尼地叫,不欢喜的时候吱吱吱地叫,如果你觉得‘云猊’不好听,那就叫‘云吱’吧!”

小兽更不干了,倒在地上打滚,死活不起来。

猜你喜欢

  1. 玄幻
  2.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