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二十岁:九爷请自重

重生二十岁:九爷请自重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5:53

“md!”钟亦初低声咒骂,烦躁的抓了抓领子,露出雪白的肌肤。她来到洗手间,再次用凉水冲了冲脸,出了房间。 此时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阵喧闹的女生,钟亦初仔细一听,心里一突,她记得这些声音,就是前世侮辱自己的那些爱慕者! 没有时间给钟亦初思考,钟亦初看了眼周围的房间,挨个打开,却都上了锁。眼看着她们越来越近,钟亦初跑到对面的房间,按下门把手,内心祈祷别上锁。 房门意外的开了。钟亦初关上门,心脏跳得极快。她调整呼吸,偷偷打开一条缝,看着这群爱慕者进了刚刚自己在的房间,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房间的内的浴缸里正躺着一个男人。他全身赤 裸,神色有些痛苦,仿佛在压抑着什么。肩部缠着的绷带上透出血迹,听见房门的动静,他警惕的睁开眼睛起身,藏在浴室门后。 钟亦初能忍到现在也是尽力了。身体的燥热越来越严重,急切的想寻找东西填满空虚。眼前的东西越发的模糊,她一路摸索着,看见浴室,推门而入。 可刚进门,钟亦初就被人掐住了脖子。她勉强的睁开眼睛,看清是一个男人后清醒了些,心里哀叹着倒霉!刚出龙潭,又入虎穴! 男人掐着她的脖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一句话,“说,谁派你来的!” “咳咳…什么谁派我来的…”钟亦初艰难的呼吸着,挣扎“你放开我,我好难受…” 可碰到男人的身体,钟亦初突然莫名的舒服。她不自控的继续触摸男人的肌肤,男人急促的呼吸着,手也不自觉的松开,眼中透露着意味不明的深邃。 “滚……”男人用最后理智,推开钟亦初。他来到浴缸前,拼命地用凉水冲着身体,试图清醒。 可钟亦初就没这么大毅力了,在感受到甜头后,她嘴唇中发出迷人的*@,摸索着靠近男人,抱着,语气很可怜,“求你,帮我…我好难受——” “嘭!”男人仅存的理智崩塌,他抱起钟亦初,把她抵在墙上。。。。。。。 “疼——” 钟亦初觉得自己全身都散架了,甚至连骨头都疼。她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棚顶的水晶灯。 她慢慢的起身,不断的抽气。突然想起了什么,尖叫出声:“啊——” “闭嘴!”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钟亦初不可置信的抬头,望着chuang边的男人,手指颤抖的指着他,“你…我…” 男人转身来到她的面前,脸色阴沉的可怕。钟亦初看清男人的脸,有些发怔,这世上怎有如此绝美的男人? 对,没有形容错,就是美。如雕塑一般的面孔棱角分明,褐色的星眸无比深邃,多看一眼仿佛就要被吸进去一般。高挺的鼻梁,剑眉横竖,还有微张的薄唇,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可自己从没见过他,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钟亦初歪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越看越觉得熟悉。 “看够了?”男人淡淡的望着发愣的钟亦初,语气冰冷,“谁派你来的?” 感受到男人的语气,钟亦初不禁打了个冷颤。她回过神,不解男人的意思,“什么谁派我来…我…” 话还没说完,男人瞬间掐住钟亦初的下巴,眼神狠戾,“别给我装傻,到底是谁让你来我房间的!” “好疼…”钟亦初吃痛的皱了皱眉,“你放开我!没人叫我来!是我自己倒霉,撞上你!” 男人松手,钟亦初全身无力的趴在chuang上,下..体传来的抽痛,和粘热感让钟亦初连连皱眉。看见自己身上青紫的艾1魅痕迹,她低声咒骂,“禽兽!” “禽兽?”男人听见钟亦初的声音回头,“刚刚,可是你求着我的。” “放屁!”钟亦初气的爆了粗口,“刚刚我要是不被下**,怎么能和你睡!你这种渣男,不安慰就算了,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哎呦,疼死我了,你这禽兽,怎么下手这么狠?” 见钟亦初的反应,男人皱了皱眉。他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过了一阵,看向钟亦初,吐出两个字,“名字。” “啊?”钟亦初此时还沉浸在失神的痛苦中,她连连哀叹自己倒霉,刚重生就失了身,这个自己的计划不一样啊!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再次重复,脸色不耐,周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钟…钟亦初。”男人的气场让她有些惧怕,她小声的回答。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可怕? 男人继续打着电话,钟亦初无意扫见房间垃圾桶里沾满血迹的绷带,她不由得一惊。缓缓地下了chuang,穿上了地上不遮体的衬衫,钟亦初才发现,在穿上也有大片的血迹。 虽然她20岁,没经历过男女之事,可基本常识还是有的。这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处子之血,反而更像… 他受伤了?钟亦初忍不住猜测,要不然这么可能有这么大片的血迹?想到这钟亦初有些害怕,她到吸了口冷气,抓起穿上的被单遮住身体,想悄悄的溜走。 “钟亦初,钟长海的外孙女?”身后男人的声音让她身体一僵,“你想逃?” 钟亦初僵硬的转身,勉强的笑了笑,“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那个,你认识我外公?” “打过交道。”男人来到钟亦初面前,仔细的打量她,“虽然知道了你的身份,可却洗不清你接近我的嫌疑。你还不能走。” “你以为你是谁啊!说不让我走就不让我走!”钟亦初的脾气也上来了,不由得发怒,“我就要回家,你管不着!” 钟亦初刚要打开门,就被男人一手提起扔回了chuang上。这一摔疼的差点让钟亦初哭出来,她攥紧拳头,“好疼…你就不知道轻点…” 男人没有说话,而是盯着她。钟亦初被男人盯着起了鸡皮疙瘩,侧过脸,心里思量着什么。 她没有在闹什么动静,因为她感觉到男人很不简单。无论是他的样貌,还有身上散发出可怕的气场,再加上奇怪的血迹,和一个电话就能查清自己身份的手段,都让钟亦初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说她也是两世为人,这点眼力还是有的。钟亦初小心的下chuang,移动着身体,抬头看了眼男人,指了指浴室,示意自己想去洗澡。 男人点了点头,钟亦初连忙进了浴室,开始清理自己。于此同事,房间的门响了。钟亦初听清声音,身体骤然僵住。 “封九爷,你可真让我好找啊。”

更多

类似:重生二十岁:九爷请自重应用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