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落相思引

梨落相思引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8-15 19:55:50

霜露凝重,园内的花草都染上了白霜,就连那屋檐上也是,湖水上雾气萦绕,那湖中的亭子也看不清楚隐约只能看见飞翘的檐角。

丫头们看见那爱睡懒觉不理府中事务的王妃,天还没亮出现在厨房时不由的相互看了一眼,没有回过神反映过来,一时竟忘了行礼。梨落也不在意,反正自己也是个没有规矩的人。“愣着干嘛?给我准备些食材。”梨落呵了口气搓了搓手,翻开一下眼下可以看到的食材又吩咐丫头们准备了些。令人生火,自己卷起了衣袖,Cao着锅铲动作熟练,那架势丝毫不比府里的厨子差。

“王妃这可如何使得。”一肥头大耳的男子上前欲阻止梨落。身份高贵的王妃出现在厨房里,本就是一件稀奇的事,更奇的是她还挥着锅铲在那炒菜,一刻空闲都不留给自己,趁着焖锅的时间,还做了几个糕点。

“如何不使得。你忙你的。别在我眼前晃,你体积大显得这里空间小。”她沾着面粉的手摆了摆,厨房内的丫头小厮乖乖的让到了一边,梨落完全没有给她们帮忙的机会。等一切准备好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你们王爷几时起chuang?”梨落整理好点心,几样清淡的小菜后问道,“这个时辰王爷应该起了。”一丫头回答。“哦!那里还剩了些没有装盘的,你们要不嫌弃就吃吧!”人家王妃话都这样说了,还很客气,几个厨房里的丫头小厮感动的连连道谢,这王妃估计是开窍了,起了大早还做了早饭分明是想去讨好王爷。可这样事做的人多了只怕王爷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梨落端着托盘站在希泽门口好一会儿,也不见动静。这门外也没有个等着伺候的人,莫不是这王爷昨晚喝多了忘了时辰?她在心里做了好几种猜想,又不敢推门进去,怕撞见不该看到的。就像那日他跟那美人准备亲热时一样。

觉得有些冷,这手好像也冻得僵住了,自己实在不该一时头脑发热做了这样的事。越想越觉得没有必要。刚准备挪步,就听见些动静,抬头一看,她那夫君希泽,穿着件玄色长袍,披着个大氅,揽着个美人,美人的手被紧紧的包裹在他的手中。走近时见他发上有些雾水,带着点霜气。看来这王爷昨晚是外面逍遥快活,一个高兴便把这美人给领了回来。

梨落只是扫了一眼知道是个美人,至于长的什么样,她没有注意,目光都落到他们相握的手中。“你怎么在这里。”希泽一进门就看见了梨落,她还不断踮着脚的往里看,“哦!那个我路过这里。”她呵呵一笑,脸冻得通红,那美人道了声王妃吉祥俯了俯身子,后又缠着希泽。“丫头仆人不够用的话,吱一声让宁晚给你安排。不用亲自来厨房一趟”希泽浅笑把美人往怀里带了带,还低头问她冷不冷。

梨落一听这男人分明是在让她快点走,在这说话冻着了怀中的美人,他们聪明人说话都不喜欢直说,拐着弯的说让你去猜。元朗从前也老这样。害得自己吃了不少的亏,到头来他两手一摊说提醒过她,只是自己太笨没有领会。

“够用,不用你Cao心,你忙。”梨落想着自己肯定是鬼打了头,做了这样的傻事。“小姐!原来你在这儿,一大早就不见你,听府里的丫头说,你老早就起来到厨房给王爷做早饭去了?没想到是真的。”梨落只想昨天应该让那离国的太子割了这丫头的舌头才好,也不看看有没有人在场,自己是该庆幸自己有个眼中只有自己的丫头呢,还应该感叹自己命苦连丫头都比别人的笨呢?

希泽的眼中一瞬怔住了一下,握住美人的手更紧了,宁美人有些吃疼。“哦!你不要多想了,没有的事,他们肯定自己猜测的,觉得我应该是给你做的,其实我也给清书做的,昨个儿她吓得不轻,你也知我跟她情同姐妹,心疼!我做些糕点哄哄她给她压压惊。”她解释道,一只手拉着清书想赶紧的走,不然那没头脑的丫头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

冻僵的手没有端着托盘,啪得一声盘中的糕点小菜都倒到了地上。瓷碟碗碎了一地,场面对梨落来说有些尴尬。谁要是此刻来拍晕她真的会感谢她八辈祖宗。

“可惜了这么好的点心,小菜!别收拾了。搁着我会命人来清理。”希泽缓缓的道,“实在对不住,有劳了。”梨落拉住清书急忙离开,这回可真是丢人了。

“王爷,你这是干嘛?”希泽松开美人的手,弯腰去捡那干净的糕点。很可爱的兔子形状,“确实有些可惜。”他站起身来,“来人把这儿给收拾了。”希泽推门入了屋内,美人淡淡一笑也跟着进去了。大氅被美人取下挂好,屋内生起了炭火,桌上摆着个精致的炉子,煮着茶,希泽久久没说话,端详着手中的兔子形状的糕点。嘴角微扬,将那糕点一口一口吃了下去。

“王爷!她在撒谎你是知道的。”美人坐在桌前将煮好的茶倒了杯给希泽,“踏雪,做好本王交待的事就好。”希泽抿了口茶,对着被唤作踏雪的美人邪魅一笑。“踏雪,明白。奴婢能留下来吗?”踏雪试探着问希泽,“本王也想你可以留下,只是时候未到。本王得空会常去看你。”希泽勾起踏雪的下巴,落了个吻。女子娇羞红了脸。猜想着这个男人对她有几分情。

清书自知自己做错了事,害小姐在王爷面前丢了脸,内心愧疚。自告奋勇的出门给她寻几本新的闲书。王府了关于王妃大清早就到厨房给王爷做早饭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添油加醋的事自然是不会少。事情到后来就变成了这样,王妃见王爷新领进个美人,生了气打了美人,王爷护着美人打翻了王妃送来的早饭,王妃拉住自己的丫头掩面哭着跑回自己的院内。大致可以这样概括。

梨落听到后嘴角抽了抽,这样的故事自己倒很喜欢听,可故事的主角变成了自己就不一样了。于是想这几日她是不是该回娘家待上几天。

“小姐!你看谁来了。”清书手里拿着几本闲书,倒也贴心不忘给她买些零嘴解馋,梨落昨晚没有睡好加上今早的事一闹腾委实有些疲惫,“谁啊?”淡淡的启口,撑着额头眯着的眼睛懒懒的睁开。一身绛紫色衣衫的祁渊立在清书身后。本来清书对祁渊的态度并不多好,可一想眼下也只有这冷面王爷能让小姐开心一点,当然这王爷不是自己请来的,半道碰到实在是运气。

“你现在来干嘛?昨个儿去哪儿了。”梨落别过脸不看他,“伤了没有。”祁渊拧着眉走到她的面前,梨落不理他,自己跟自己生着闷气。“我问你伤了没有。”祁渊又问一边,扳过她的身子,眼中有寒冷的气息有生气有心疼。情绪复杂的让梨落看不清。

“没有,若受伤了还能在这儿同你说话。”梨落道,“落儿!一回府才听说你派人来找我的事。没事儿就好”那离国太子现在还住在宫里,晚上还准备了宴会表示迎接,梨落惹到的是离国太子。见她平安无事好好的在自己面前,祁渊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若不是希泽,我或许就有事了。”梨落的Xing子恩怨分明,这次是他救了她,这份恩情她自当记着,他日有机会待回报,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希泽这次是救命之恩不是滴水那么简单。祁渊不语,俊朗的脸上结了层冰,连一惯的冷笑都没有了。“落儿,答应我离他远点。不要觉得他救了你,你就该谢他。”半天祁渊开口说了让梨落一头雾水的一句话。

“这是为何?再者我离他已经很远了。”梨落剥着瓜子的手停了下来,眸子里满是疑惑,“记着就好,我先回府,晚上宴会多穿些衣服。天冷了”祁渊嘱咐道,冰冷的眸子里含着点点柔情。让梨落心头一暖。“嗯!落儿记着。”梨落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点头对他笑。

祁渊转身离开不再看她,梨落莫名的有些伤感,开始思考起人生。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