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来袭

前任来袭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1-16 15:34:22

不过还好,曹语戎被我糊弄过去了,并没有接着追究,只继续说道:“可急死我了,好虐心啊,而且小溪姐更新好慢啊,我不好意思催她,你能不能帮我催催啊。”

“好,我帮你催,”因为刚才的一厢情愿,我还是有点尴尬,于是立即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爱去林叔的包子铺啊,你们也不是亲戚啊。”

“你真的想知道啊?”曹语戎对我突然又问回那个问题稍稍有些惊讶,顿了一下,“告诉你也行,不过你要拿你的一个感情故事交换。”

我感情方面的故事都被编成评书,传的满大街都是了,我怎么会在意再多一个人知道,二话没说,立即就答应了她。

曹语戎看我答应了也没有扭捏,立刻痛快的讲起她的故事来。

“有一次我失恋了,路过林叔的店,就进来吃包子。”

“莫不是你化悲痛为食量,一次就吃出个VIP客户?从此你每点一斤包子,林叔送你一两作为饭后零食?”

我觉得我猜的还是很靠谱的啊,但是曹语戎不觉得,拧的我是嗷嗷直叫。

“我在他那里喝醉了,吐的到处都是,林叔和林婶照顾了我一晚上,转天还一直开导我,我感激他们,所以以后就经常去吃。”曹语戎解释道。

“那你是怎么失恋的?”感情经历才是我想听的重点嘛。

曹语戎看了看我,犹豫了一小下后说道:“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我们班的一个男生,他和我说句话,我都能美上一天的那种喜欢。可是我一直都不敢表白,上大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再不说都能憋出病来,就鼓足勇气表白了。”

“他拒绝了?”我惊讶的问道,声音中的惊讶半点不作伪,居然有人拒绝曹语戎?

“嗯,说他暂时不想谈恋爱,然后夸了我两句就把我打发了。”过去这么久了,曹语戎说到这里还是有种落寞。

“你也别难过了,性取向也不是你像朵花就能逆转的。”我安慰她道,我不信有正常的男的会拒绝曹语戎。

“他不是同性恋,我早就研究过了,他要是就好了,”说着曹语戎感叹起来,“我的gaydar可准了,生平唯一一次失手就是栽在你和耗子身上的。”

“呃……你能别提这茬儿了吗,”我汗,看来在她面前,假同性恋是我一辈子的污点,怎么也抹不掉了,“那就是他们家太穷了,你这么能吃他养不起你。”

“去死。”曹语戎又要发动二指扭转神功了。

“你别诉诸武力嘛,”我一边躲着一边问着,“你现在还喜欢他吗?他为什么让你这么喜欢啊。”

曹语戎摇了摇头:“早就不了,当年一被拒绝我就放弃了,至于为什么喜欢他,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坏坏的,但不是真的坏,是很聪明的感觉。酷酷的但不冷漠,反正跟他在一起我很开心。”

她笑着接着说道:“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他在学校车棚里存车,他看见旁边有一辆自行车要倒了,于是好心踹了它一脚,谁知道其他的自行车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倒了好几辆。他只好再把它们都扶起来,是不是很搞笑,哈哈。”

看着曹语戎在旁边回忆以前的往事,笑得和朵花似的,我心里突然觉得:暗恋中的女孩子不但智商低,三观也有问题,瞧她讲的那个故事,好吧,我承认是挺好笑的,可那男的也太蔫坏了,一点也不值得她双眼冒光啊。

“而且他还很有才华,会写诗呢。”

听到最后一句后,我心中有了些不吐不快的酸溜溜,张口就说:“写诗啊,谁不会啊。”

“哦?真的啊,那你来一首啊。”曹语戎期待的看着我。

“你听着啊,”我硬着头皮念了首诗,“呵,月亮,白色的妖精,你在夜晚才上班,瞪着仅有的一只眼睛。是秋波?是感情?我糊涂了,阿耳忒弥斯神的精灵!”

“诶哟,还是哺乳诗呢,”曹语戎讥笑着,“我怎么记得这是姜昆的相声呢。”

“我这是开嗓呢,”我没想到她竟然听过这段相声,只好接着胡诌,“你听着,我最近的力作:村东头,有只牛,逢人哞哞叫,别提多下流,白天竟吃草,整日乐悠悠,吞下还反刍,何时是个休。”

曹语戎在一旁笑的喘不上气,勉强撑住问我:“为什么说牛下流啊?”

“因为它逢人哞哞叫啊,动不动就跟人搭讪的感觉。”说完我也笑了,确实有些逻辑上的问题,但是我现场能编出这个东西我已经挺骄傲的了。

“好吧,算你过关了。”曹语戎没再追究我会写诗的问题。

我们俩正笑着,耗子来了。我赶紧招呼他过来。

“李靖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我没碍事儿吧,早知道晚来点了。”

“你来了,我们正在笑李靖写的诗呢。”虽然只见过耗子一面,但曹语戎倒是不认生。

“他又写酸诗啦?”

“李靖经常写诗吗?”曹语戎惊讶的问。

“当然了,都是那些酸不拉几的情诗,靠这个哄骗小姑娘。当年他发在人人上的,我找给你看。”

得,我紧拦慢拦还是没拦住耗子的嘴。

“好。”曹语戎略带疑问的看了我一眼,便凑了过去。

耗子给曹语戎看的是一首我之前给卢文倩写的情诗,我和卢文倩在一起的时候,我给她写过很多首这样的东西,这也是我刚才说会但是不愿意念的原因。

暖帐春宵短,孤身锦衣寒。

分别手一挥,泪泣千里远。

昼短夜更长,长夜梦不断。

件件关君事,借此晤君颜。

飞鸟双相伴,人离两不欢。

莫言草无情,与花终不迁。

心愿寄明月,借此心相连。

年年复年年,愿得永团圆。

曹语戎念完,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却没再说话。我有些心虚,赶紧说道:“好久之前写的了,我自己也背不下来,而且我写的有些粗鄙,之前也不好意思给你念。你看我临时新做的那首多好,多贴近劳动群众,多有生活气息啊。”

“带我去看看鱼吧。”曹语戎倒是没有戳穿我这漏洞百出的借口。

我带着她进去,让她自己先看鱼,我则把耗子拉到一边偷偷埋怨他。

“兄弟,你是给我来拆台的吗,还是脑子少根筋啊,不知道那是我写给卢文倩的吗。”

“我说刚才她看完好像没那么高兴呢,”耗子这才醒过味来,连连催道,“你还有没有新作,表示看不上卢文倩的,或者是不再喜欢她的,赶紧给我,我帮你弥补弥补。”

耗子说她看完不那么高兴,我也注意到了,要是真是吃醋了倒是让我兴奋的事,要是因为她觉得我不实诚怎么办,明显这种可能性更大不是么。

“你想什么呢,哪有这种诗啊。”我对耗子是又一次无奈了。

“你不知道有网站能在线生成藏头诗吗,马上给做一首,就用我不再喜欢卢文倩怎么样,要不用我不再喜欢前女友?”

“你别瞎来了好不好。”

耗子干脆就没理我这个茬,自顾自的说道:“你看我给你找出来了,就这首怎么样,我始为奴仆,不闻刁斗声。再饮破百忧,喜君驰后乘。欢心畅遐迩,卢橘垂残雨。文物因时置,倩人医病树。尤其最后一句多好啊,倩人医病树,你就当病树,让她医你怎么样。你赶紧背啊。”

我实在无力吐槽耗子的艺术审美能力,且不说这做出来的破诗词不达意不守格律,就是这种混弄的方式也不行啊。

我不再搭理耗子朝曹语戎走了过去。

“你鱼看的怎么样了。”

“好多种我都喜欢,都挑花眼了,你帮我推荐推荐呗。”曹语戎绕着那几组大缸,看得兴致勃勃的。

“你买鱼是作为储备粮吧,那就不用挑漂亮的,挑那些个大的才是要紧的啊。”我发现我最近和曹语戎在一起嘴是有点欠,老瞎说大实话。所以结果就不言而喻了,又是一顿好叫。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刺激到她了,曹语戎就挑小的买,最后买了一堆的霓虹灯。

“别忘了,倩人医病树啊。”我们俩临出去的时候,耗子还不忘在后面对我挤眉弄眼的说着。

“他说的什么意思啊。”曹语戎不解的问。

“他说我欠他一兵书,”我现在打岔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不光打岔,还得转移话题,“你是不是非要和我说的对着干,才买霓虹灯的,这东西容易生病,还没得治。”

“要你管,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情感故事,我就要听你写诗的那个前女友的。”曹语戎竟然还没有忘了这事。

“好,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也躲不过去了,我开始给她讲我和卢文倩认识的故事。

我一直觉得的吧,一个人和现女友交代前女友的事情属于政治审查,除了打情骂俏的细节外,其他的应该尽可能的交代清楚,省得以后被发现了,落下个欺君罔上的罪名。

但是要是和现在想追求的对象讲前女友的事情,就应该像工作面试,尽力往好了说,外加不着痕迹的吹嘘自己。

我对曹语戎用的就是这招,但是好像不怎么成功。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