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眼法医

诡眼法医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14:02:19

公寓前幽暗的巷路里就只有这一根电线杆,电线杆向上延伸三米高的地方刚好是变压器,所以可以完全肯定这就是黄睿被电死的地方。第三者给出轨对象的前任烧纸,怎么看都不寻常。却足以说明他和黄睿存在不正常的联系,也就进一步加大了他的嫌疑。十几分钟后。餐馆老板将剩下一摞纸钱烧完,就回到了餐馆门口。但他并没有进入餐馆,而是在抽了一根烟后向不知名的区域行去。“我出去下。”“去哪?”“很快就回来,你自己注意安全。”说完,徐起就推开了门。通过狭小昏暗的楼道徐起钻进了潮湿阴暗的巷道,望了一眼正前方烧成灰烬的纸钱,随后就将目光甩向巷路的尽处。但那时,餐馆老板已经消失在了无尽的夜幕里。餐馆内,空无一人。或许是个机会。但老板离开时没有锁门,说明他并未远走,也就意味着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一但他中途回来,那就不是打草惊蛇那么简单了。但案情迫在眉睫,自然也考虑不了太多。他还是决定一探究竟。不能姑息任何可能抓住线索的机会。幸运的是,在接下来不到二十分钟的搜索中,徐起真的找到了能给破案提供方向的新的物证——一张破旧泛黄的欠条。署名是岳玲珑。这让徐起想起黄村小卖铺老板的古怪言行。他说岳玲珑欠黄睿的钱,张汉说黄睿死后欠债的事就不了了之了,而刚刚姓虞的还在电线杆前烧纸钱,世间所有巧合之事皆有因果。或许,黄睿的死也并非意外。嗡。手机拼命震动起来,接起电话徐起喂了一声,紧接着里面就传来张汉的声音,他查到了一条重要线索,岳玲珑是个嗜赌如命的赌徒,曾经因为赌博欠了黄睿十万块钱,重点是这一切都发生在祁艳失踪之前。言外之意,祁艳失踪和赌债有关。徐起豁然开朗,隐约明白了什么。“咱们局里的老李在岳玲珑家里发现了一根男性的毛发,还有一张岳玲珑和男人的合影,照片已经发到你的手机里了。”挂断电话后,徐起看过照片,顿时一惊。因为相片里的男人,就是深夜餐馆的老板。咯噔……一阵沉重有力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不等徐起转身刺痛就顺着肩膀袭来,再然后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再醒来时已不知过去了多久。很黑。他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黑暗的环境下,但通过窗口若隐若现的阳光他知道,自己昏迷了至少有一个晚上,而这里应该是矿山小镇的卫生所。“果然是你。”“好好活着不好么,干嘛非要多管闲事,我很讨厌你们这群自诩正义的人。”徐起勉强撑起身子,有些疲惫地环视周围。“是你杀了祁艳。”那么幼小,却要承受毁灭般的痛苦,在不见光日的暗土里饱受寂寞与寒冷,难道就一丁点的怜悯之情都没有么。他摇头,毫无悔改,“我只不过是想把她卖了换点钱,是她自己逃跑时摔死的,要怪就怪黄睿那个扯犊子跟别人合伙一起骗我,不然我和玲珑也不会欠那么多的钱,是他把我们逼成这样的。”他越说越激动,手里的火机抖得厉害。再闻闻自己湿漉漉的衣服,汽油味浓烈。看来这次,自己是九死一生了。“黄睿触电不是意外,是你设计对吗?”他抬起头,就像是得到了肯定与嘉奖一样,露出满足的笑容,“当年我们一起在这里做护工,关系好得就跟一个人似的,怎么也没想到他黄睿居然设局骗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索性在他修电时悄悄通了电,亲眼看着他触电身亡,化为灰烬。”如此死法,实在残忍至极。这时,他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加狰狞,“下一个化为灰烬的将会是你……”如果说里今天是他的命数,注定他在劫难逃,那么他只想知道一件事,就是害死杜莎的人究竟是谁?可惜对方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抛出了燃烧状态的打火机。火机脱离后在空中化出一道哀艳的圆弧,非常完美地落在了徐起被汽油浸透的身上,火星四溅。结束了。那一刻勾勒在徐起脑海中的就只有一个字,死。是啊。在火机被抛出的那一刻,就算是张汉及时赶来营救怕也是回天乏术了。可奇迹般的一幕却在随后发生,那些火星在溅落的瞬间,非但燃起死亡之火,还离奇地熄灭了?这种概率几乎为零的可能性,居然让徐起碰到了。就在徐起认为凶手会捡起火机再来一次时,看得的却是一张濒临崩溃的扭曲面孔,以及他半跌半摔已稳不住重心的躯体。“他们,他们发现我了……”他接近嘶吼,手指死死地落向徐起身后。“别过来,滚开……”徐起来不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求生本能促使他抓抢火机,同时翻滚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迅速脱掉自己布满汽油的衣服。几乎同一时间,他又定格在当场。因为那家伙居然把手指对准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在徐起的注视下硬生生把自己的眼球抠了出来?即便是身经百战的法医,在面对这样匪夷所思的场面时,恐怕也难能自若。而且在巨大的痛苦下,他还能发出离奇诡异的惨笑,“我再也不用害怕了,再也不用担心看到你们了,哈哈……”同时。嘈杂的脚步声传进屋内,不久就见张汉带队冲了进来。所有人都被眼前一幕震慑到了,一个满身汽油半脱衣服的法医和一个自剜双眼满身血迹的犯罪嫌疑人,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老徐,没事吧?”徐起摇摇头,闻了闻身上浓烈的汽油味,仍心有余悸。张汉自然也闻得到这股刺鼻的汽油味,略带命令的语气里满是责备,“弄这一身汽油还他娘的跟我这逞强呢,好歹是没出什么事,不然我跟你一起遭殃,赶紧出去给我好好洗洗。”徐起点头。而后他意味深长地摊开掌心,凝重地看着手中的火机,同时目光扫过那一地如同油罐车泄露了一般的汽油,眉不受控制地拢在了一处,自此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奇怪感受。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