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骑白马

王子骑白马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06:23:18

“啊,我的红苹果。”花小意大叫着。“小意,你看我对你多好。毒苹果就让我一个人吃好了。被毒死的话,也会是我。”安羽希边啃苹果,边冲着花小意眨着眼。然后,花小意很可怜的看着大红苹果,只余下了一个空核。哭腔响起:“呜呜……我记得童话故事里没有男生版的‘白马公主’,你快还我红苹果,呜呜呜……”在记忆里,安羽希总喜欢欺负她,虽然吃了她一个苹果,但每次她都会从他那里要到更多的东西。比如:水晶果冻,七彩棉花糖,瑞士饼干……很多很多,多得让她觉得跟安羽希相处的日子里,是童年中最快乐的时光。虽然,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可能是唐僧;带着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还有可能是恶魔。但是花小意觉得,安羽希一定是位隐藏了翅膀的天使,一笑,嘴角就会温柔而优雅上扬的天使。而且还是一位王子,会骑着白马,嘀哒嘀哒的响……天色很晚了,小意不得不转身离开,因为她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一辆专属于恶魔“安希浩”的小轿车开过来了,所以她落荒而逃。她跑得远了,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可是,她还是频频回头,依依不舍地望着安羽希的方向。而安羽希正好转过头来,收拾草地上的小提琴。无意间看到了她渐行渐远的身影……秋天到了,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又回到原点上,又回到国内了,又是一季落叶时分的景致,萧索中的缤纷,金黄色中的冷色调。绯红枫叶,明明是绚丽的时刻,却注定要凋谢——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舞尽绝唱。安羽希轻抚着手边的小提琴,琴身上的亘古雕纹,爬满边沿,如千年不化的藤蔓,缠缠绕绕,繁冗而沉重,重得快要让人窒息——这是否注定了,永远都逃脱不了家族受咒般的命运?相对于夕阳斜照,他更喜欢旭日朝霞,因为这会让人感到异常兴奋,烈日照耀下,“朝着太阳的方向前进”才能产生一种无穷尽的力量。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不用看也知道谁打过来的;除了与家人联系,这手机根本无用武之地。安羽希拿起手机。“爸爸,嗯,我很好……”“请别这样,爸爸,请相信我,我的事自己会解决。”“不,我不想再出国了。如果您再提这件事的话,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啪!”关上手机。才发觉日落已西山,美丽的黄昏原来结束得这般快。像一出正精彩绝伦的话剧,莫名其妙地提前落下帷幕一般,连感叹一声的时间都来不及。安羽希无奈地轻轻笑,很多事情,还不都是如此。幻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就像他明明最喜欢医学,却要放弃,而另择它木而栖。可是,他真正喜欢过小提琴吗?即使从三岁起就天天抱着它,被音乐教授硬施加下的磨练。即使,能拉出像“梅纽因”、“戈德伯格”、“帕尔曼”……世界大师级的优秀作品,又能怎么样;就因为他的家族是“小提琴世家”,世世代代就必须要以最美的姿态拉奏出最动听的旋律,即使穷尽一生的精力。为什么要这么疲惫呢,安羽希的脑海一直想起一种鸟——荆棘鸟。在绝唱中奉献自己的一生。荆棘鸟一生都在寻找着荆棘树,奉献出一生最动听的旋律。书扉拍打着他的手指,风刮落的一小片枫叶,停留在他染后的金色头发上,像一帆舟,即使在大海航行,也有自己的方向——厚厚的几本医书,正散落在一旁。天色太晚了,今天竟没写日记。摊开笔记,实在是想不出要记点什么。安羽希再次无奈的笑笑,抬起头,无意间却发觉前方有一抹蓝色裙袂的翦影,长发披臂;她渐走渐远,却不停回头望着他身后枫林夕落的方向。只是一抹淡淡的蓝色,像飘渺的轻纱,或者无限伸缩的海天水珠,又也许是颗蓝色的星星吧,闪烁在远方,在远方,远方……总要留点什么吧,就此记下,四个字——一抹微蓝。小轿车,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一个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安希浩。安希浩看了一眼安羽希,没说话。转身又走了。安羽希重重地垂下眼帘,说道:“哥哥好。”从小到大,他们兄弟俩都不是住在一起的,所以感情并不深厚。只因为现实啊,现实中,家族的魔咒里,说明了——双生子,注定只能留一个!所以,他才从小就被送到别的地方寄养。安希浩鼻哼了一下,算是回答了。自顾又坐车走了。后面的那辆蓝色“劳斯莱斯”才是安羽希的专用车。……安羽希,大二的学生,学院的首席小提琴。花小意会无意兼有意的拐到他的教学楼前,微抬头,阳光就会倾泄下来,把她心底的秘密照得一青二白——比清水还清,比白菜还白。窗外,雨淅沥,似针丝的柔曼,悄无声息间,便串起一束相思的花,洁剔莹润,宛若凭空碎裂的珍珠,一粒粒、一颗颗……细微又饱满,迷茫间又低垂。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刻,关上窗外雨。竖着耳,瞪着眼,笔耕辍,白纸黑字上,横行霸道全写满一个人的名字,像只螃蟹举着得意洋洋的大双钳,而猎物就是同桌张露露,口腔里冒火的话题——“安羽希,身高:187Cm,体重:75Kg,血型:AB型……哈根达斯一个…哈哈哈……”露露扯着嗓子喊!花小意感觉耳朵里的某些东西受不了噪音的污染“扑啦啦飞,扑啦啦飞……”掉了一地——我忍!“好,没问题!请继续……”“家庭关系: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兴趣:音乐、医学;专长:小提琴,医学;性格:明朗柔雅,气质:贵族作坊里生产出来的王子,最重要的是:笑起来像天使一样……一个星期的午餐……”“好,没问题!请继续……”花小意,一边对着她的娃娃脸低头微笑,一边咬牙切齿的诅咒——这丫头太狠了,呜呜……我也好穷的。——我再忍!“再给你提供些更绝的独家新闻,开个价吧。”“啊!免费帮你抄作业做习题!”嘿,露露学习没有她好,高兴!用功学习还是有好处的,做个等价交易——啦啦啦……现在的社会就是一个出卖智慧的世界。“一个月,全包?外带洗衣服……”张露露老谋深算的摸了摸胖嘟嘟的下巴,花小意很无奈地吊着白眼,拼了命地念咒语——快点生胡碴,快点生胡喳……这丫头,太欠扁了,得寸进尺——为了安羽希,我要开始当苦工了,太没天理了。“听闻,他IQ188,所以,绝对喜欢高智商的女生。”IQ188?这是什么概念?“IQ188?天!那他不就是神童了!”“是啊,真的好怀疑哦,上帝太不公平了,不是说给了美貌,就应该在脑袋里灌水吗?”张露露一脸的应该是这样才对的表情,气得花小意真想一拍她的笨圆圆脑袋瓜,太不可饶恕了,竟敢把“灌水”两字用在羽希哥哥身上,也不想想,羽希哥哥从小就如此的聪慧,她的脑袋才应该进水,真是又大又圆的娃娃脸。“但是,上帝的宠儿除外啊!”花小意义不容辞地大声抗议。“说得也对啊,上帝的宠儿,安羽希,高考时以###第一名状元的身份,考上医学院的,但不知何故又转到这所贵族学院开创的音乐系里?而医学院里屈指可数的女生也跟着他转过来了。他真的好厉害啊,简直就是童话里的王子。要什么有什么……反正他的家世背景很有来头……真是的,他分明就是上帝派下凡来,专门来祸害我们这些无辜又美丽的少女……”祸害吗?呵,即使是祸害也是荣幸之至。花小意脸上笑开了花。羽希哥哥永远都是这么厉害啊。“是吗?一定有好多人喜欢他吧。”露露白了花小意一眼,好似,她说的全是废话。“你没看到吗?学院里的女生全都剪了短发,因为他喜欢聪明睿智的女生啊,身高要168CM以上,干练的短发,鹅蛋脸,单眼皮……”露露说着,一把拉起花小意,转了三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个遍,一付原来如此啊的表情。“喂,张露露,你干嘛啊?”花小意被她看得一阵头皮发麻。哼,像在看货架上的物品。“你不够格啊,以上几项,一样都沾不上边——你才165CM,齐腰长发,苹果脸,双眼皮……而且,安羽希身边一直都有一位女生陪伴呢,上述综合都是以她为标准的。因为她和安羽希交往甚深,她名叫‘金巧慧’主修钢琴。也是从美国转学过来的。”露露掐起手指头,一笔一划,算得头头是道。花小意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老死不跟她往来算了。太过分了,还是同桌呢,竟这样伤她的心。“好啦!露露,还要不要你的‘哈根达斯’了!”花小意大声威胁,气得脸圆鼓鼓的。要不是,不清楚他十年之间都做了什么事,她才没心情像个八卦女到处去打探消息呢。金巧慧吗?弹钢琴的吗?相同科系的,那一定很有共同语言了。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