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相猫大师

更新时间:2020-08-13 18:24:54

相猫大师

相猫大师 狸猫未成精 著

已完结 李焱,都娜 悬疑灵异腹黑热血

猫奴们的福利来了。猫之为兽,有独异焉。食必鲜鱼,卧必暖氊,上灶突兮不之怪,登床席兮无或嫌。恒主人之是恋,更女子之见怜,彼有位者仁民,且豢养之兼及。在吾侪为爱物,岂嗜好之多偏,是故张大夫不辞猫精之贻号,而童夫人肯使狮猫之亡旃。猫是一种神奇得动物,中国研究猫的历史,可远追上秦时代。著有《相猫经》《百猫谱》《猫苑》......。猫有时候聪明可爱,有时候妖媚黑暗,有时候高冷傲俗,我就随便写一点关于猫的奇异故事以了解猫的世界。。很精彩的一本书,强烈推荐大家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张老太太是我的邻居,小强子是她的小孙子,经常半夜到楼顶乘凉。今年的李子树突然结出了好几个李子,又大又红。正想找个空子偷摘几个回去。没想到看到老兽医吃了几个李子,上吐下泻,连连叫苦。

半夜就看见老兽医像疯了一样围着李子树打转,说要找自己的头,却怎么也找不到。

大白天老兽医就到处询问自己的头去哪了,大家说你的头不正安在你的脖子上吗,你是不是疯了。

老兽医照了照镜子,连说这不是自己的头。大家又问,那你的头哪去了。

老兽医使劲敲自己的头,就是想不起来自己的头哪去了。想不起来,太难受,就用头撞墙。连说这不是自己的头,石头墙被老兽医殷红的鲜血染红一片,他还是不停的撞来撞去。

还说,大半夜的小强子看到有个没有头的女人拿走了老兽医的头。

卧槽,要不是白小姐恐怕得我头上的魂也被拿走了。

大家这才发现老兽医疯了,大家赶紧把他送到市二精神病医院,医生检查说他是,精神分裂。至于什么原因,医生也说不清,最后敷衍一句说老兽医是精神压力导致。

张老太又神秘兮兮地说:"三火你是不是看见没有头穿着白衣服的女人晃来晃去,实话告诉你,我家小强子也看见了。没办法,小孩眼净。那几天小强子高烧不退,我就知道有事,幸亏找了神姥姥,用柳树叶子洗眼睛才好。哎!"

神姥姥是我们这对一种地仙的称谓。就是那种信奉保家仙(五大仙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的弟子。

听着张老太说的越来越邪乎,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原来这凶宅根在那棵李子树,看劳资不把那棵李子树砍了,看你如何嚣张。

听我说要砍李子树,张老太瞪大眼睛,说:"三火啊,那是小仙树,惹不得啊!你可别造孽啊!你得给它披红挂彩,一天三磕头,三天一上供……"

还没等张老太说完,我就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

呵呵,劳资就不信邪,就要和牛鬼蛇神斗到底。

大浪躲在门后抽烟,有一搭没一搭听着我和张老太的对话。他终于憋不住了。就说:"艹,什么鬼啊神啊,少特么妖言惑众,劳资可是解放军,这个辟邪不。"

说罢,大浪露出锦绣山河一般的%膛,上面些许有些伤疤,故意显露那是他立功时的表现。

当过兵的大浪虽然没有被一直留在部队,那他的政治思想绝对是过关的。

那些伤疤是他在03年南方抗雪灾时留下的勋章。在严寒和风霜的锻炼下,现在的大浪已经不会惧怕任何牛鬼蛇神了。这也是我比较欣赏他的地方。

最支持我砍树的还有白筱碧。她早就听到街坊邻居疯传,说我宅子里有棵小仙树,老兽医因为得罪了小仙树都进了精神病医院。

作为一个片警,怎么能让这种封建迷信的毒瘤存在。为了以示表扬,白筱碧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看来你还是有思想觉悟的吗"

其实白筱碧长得并不算倾城倾国,可是她那一张卡通版的面孔外加木瓜成精般的大^%,那把我弄得是云里雾里,迷迷糊糊。

大浪听说木瓜成精这个词,笑的以头杵地。

梦想中的那两座大山,雪白雪白,童话镇里遍地奶酪般的圣地。那么柔软,那么香甜,我颈部像是犯了自动抽+搐症一般靠向白筱碧的*前。

别看白筱碧平日大大咧咧,像个男人婆,可对*前那两块禁地,那是绝对滴护犊子。还没等我染指,就被她一个左勾拳,打的牙龈出血。

大浪讥笑地说,这玫瑰要是不带刺,我早摘了,还能轮到你。

我说:"你懂个屁,被扎的痛了,才知道玫瑰的芬芳"

我早看那棵妖怪树不顺眼了,什么桃饱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那套老封建老迷信,劳资是不信了,现在就要砍了那棵树。我倒是要看看能发生什么大事。

到了镇北王木匠那里借来了斧子,油锯,还有麻绳。

伐树在北方叫杀树,其实就是砍树。

我和大浪用麻绳困住李子树,绳子两头固定在铁桩上,防止树倒砸人。两人一边一个锯把,来回拉锯,估计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把树锯断。

说来也奇怪,断树的锯口,流出来的汁液竟然不是绿色的,而是红色的。我靠,这树成精了。

我和大浪吓得倒退了几步。

现在大浪故意激我,说:"哎,小白啊,你死的好可怜啊,有个负心人啊,说话像放屁啊"

我靠,又拿小白的死说事。"呸"我撸起袖子,就问:"大浪,敢不敢干,一起弄死这妖怪树。"

大浪说:"谁不弄死这棵妖怪树,谁是狗日地生的。"

我和大浪都发了毒誓,更加卖力的锯树。

就在这时,有人**啪的打我后脑勺。

我靠,这是谁再打我,我赶紧转过头,回过头一看,是我老爹。

这不科学啊,我老爹是老来得子,对我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顶怕掉了,怎么会舍得打我。

我老爹怒气冲冲的说:"老子好心来看你,你竟然干这等不孝的事,我们老李家怎么出了你这不孝子。"

我特么真是丈八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我又咋的了,这不孝顺的大帽子又怎么扣到我头上了。

我一脸委屈的说:"爹哎,我的亲爹,你老是不是老糊涂了。"

然后我老爹又是一顿对我教训和科普。

李子树还真是我们老李家的老祖宗。李姓的祖先就是老子李耳。一种说法,李耳的母亲莫名其妙怀孕,又在李子树下生下李耳,所以李耳拜李子树为父亲,姓了李。还有一种说法,老子在李子树下成仙得道,为了答谢李子树,就姓李。

前文我已经说了,我老爹专门给寺庙看门的,就是文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看大门的老头。平时也卖香烛佛像之类的,赚些辛苦钱。他是属于那种迷信的不能再迷信的那种老年人。

尽管我用劲全身才能,发挥到极限的科学知识,但是仍然战胜不倒顽固到实话的父亲。

最后我只能屈服了。

大浪说:"咋了,说好的不杀树就是狗日滴"

听到狗日滴这三字,我老爹狠狠地敲了他一脑壳。

到了晚上,那棵歪脖子李子树又开始摇晃,树梢发出呜呜的声响。这种声音恐怖至极,把我和大浪瘆的满身起鸡皮疙瘩。

虽然我和大浪没有吃那棵树上的李子,更不会中毒像昨天产生迷幻之类的感觉。可是那句,桃保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的话,时刻萦绕在我耳旁。

我觉得我实在憋不住了,拎起斧子就像砍掉那棵李子树。

大浪小母狗眼一番,馊主意立马上来,就说:"三火别急,咱还有一个法,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不是。"

随后大浪在我旁边耳语了几句。我靠这注意妙啊!虽然不能砍了这棵树,按照老爹的说法这是祖宗。但是可以把这棵树移走。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说服我老爹。

我老爹开始也是不同意,但是经不住我这三寸不烂之舌的**。

爹啊,我的好爹哎,咱把这棵树移栽到镇后山坡上,那阳光充足,雨露丰富,不比在我这小院子强多了。

但是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这棵妖怪树只要换个地方,那是必死无疑啊

我和大浪又忙活了大半天,等刨到树根的时候,我和大浪都傻了。

这树底下埋的这是什么玩意?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3. 腹黑
  4.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