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群凤缭绕

更新时间:2020-01-12 18:21:12

群凤缭绕

群凤缭绕 不悔人生 著

已完结 凌天海,莫丽园

主角凌天海莫丽园《群凤缭绕》是不悔人生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历代宫中斗争本就许多,为了巩固自身势力,为家族获得最大的利益,要么入朝为官,要么入宫为妃。她,莫丽园,本就是一单纯女孩,生性善良却是被那后世纷争所感染。为了生存,她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抛弃自己的理想与本心。在那混乱的后宫之中,与万千妃宠争斗。在政治势力之中,为家族铲除异己,排斥外敌。在感情生活上,抛开一切欲望,把最爱的人屏蔽在感知之外。付出许多,她只为一个词,“权力!”人生如同一本故事,本就是曲折波伏,最终的她又能否如愿,真登上那万人之上的宝座?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你的猜测,还是那个恭闻告诉你的?”上官礼故意问道。

“是我的猜测,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一定是这个原因。”凌天海肯定地说道,叹了口气,又道,“只不过仇少飞聪明反被聪明误,居然想利用莫丽园,怎么可能,莫丽园可以让他利用吗,简直是痴心妄想,这不,死于非命了吧。我以前提醒过他,不能相信莫丽园,可他不听我的话。”

“凌天海,如果这句话是别人说出来的,我没有意见;可你说出来,我觉得非常虚伪。”上官礼冷笑地说道,“仇少飞是死在你手里的,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如果你想让他活着,就应该放了他,而不是杀了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当然明白,你说的是那天的事情吧。为什么杀了仇少飞,不是因为莫丽园,而是因为我的义父。如果仇少飞放了我义父,我还是可以考虑放他一条生路的。只可惜他心狠手辣,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联合莫清易,杀人灭口,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凌天海恨恨地说道。然后平静了一会,看着上官礼,接着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放你一马吗,不是因为夏绣雯,而是因为你没有直接杀死我的义父,我们两个人无冤无仇,我就没必要杀了你。”

“看来你和莫丽园一样,做了这么多事,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上官礼苦笑地说道,“莫丽园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其实你也是一样的。凌天海,事到如今,你还没有打算承认吗?如果那个人和你没有关系,你是不是早就杀了他了。”

“也许吧,如果我不认识他,我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可能一辈子都在莫清易身边,惟命是从。”凌天海感慨地说道,“这个人是我的亲人、恩人,他死了,我就必须报仇。如果我视而不见,那我就对不起他,这样的想法,你应该明白。”

“我当然明白,为什么我不愿意放过莫丽园,也是这个原因。夏太师对我恩重如山,如果不能报仇雪恨,我对不起夏太师、夏绣雯。”上官礼非常认真地说道,“所以到了那个时候,我希望你别拦着我。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别以为我真的不是你的对手。”

“莫丽园的这件事的确非常过分,如果你一怒之下杀了她,我也可以理解。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也非常生气。怕就怕你下不了手。”凌天海看着他,冷笑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是主意已定,上次为什么没有成功,多好的机会,莫丽园就一个人,而且没有准备。”

“上次是因为莫丽园说的话,让我不得不放弃。”上官礼淡淡地说道。

“既然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去了以后,莫丽园一定会说出很多理由让你改变主意,放了她,然后两个人继续合作……”

“不可能,这一次我不可能给她机会了。”上官礼打断他的话,说道,“吃一堑长一智,上次已经因为优柔寡断放弃了机会,这一次我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莫丽园是必死无疑了,谁也救不了她的。凌天海,我希望你可以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什么话?”凌天海皱着眉,故意问道。

“凌天海,怎么回事,刚才说的话这么快就忘记了,不太好吧。”上官礼讽刺般地说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你可以理解我这样做,不会干预……”

“你说错了吧,我只是说我可以理解你,并没有说我不会干预。”凌天海打断他的话,笑着说道。看着上官礼不满的目光,并没有在意,继续说道,“我入宫的目的就是为了莫丽园,我要保护她,如果我看见有人对她不利,我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凌天海,你不觉得你说的话非常矛盾吗,你看不惯莫丽园的所作所为,却还是要保护莫丽园,和她一起助纣为虐,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上官礼摇摇头,非常不理解地说道。

“你说错了,我只是想保护莫丽园,并没有助纣为虐,我和你不一样。”凌天海平静地说道。看到上官礼不服气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到现在为止,我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对不对,但还是不愿意放弃。莫丽园的所作所为我实在是看不惯,但我必须保护她,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按理说两个人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这么多年,或许是一种习惯吧。”看到上官礼莫名其妙的样子,笑一笑,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能够理解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因为有很多事情我没办法和你解释清楚,我不希望你可以理解我,我只想让你知道,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保护莫丽园的。”

“既然你说出这样的话,那我只能现在就去告诉夏绣雯,我没有机会了,因为凌天海。”上官礼看着他,故作无奈地说道,“另外我还要告诉夏绣雯,凌天海要保护莫丽园,不想让莫丽园死,而我不是凌天海的对手,只能就此罢手,实在是对不起。”

“怎么,你在挑拨离间吗,你觉得夏贵人会相信你说的话吗?”凌天海不以为然地反问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希望你可以告诉夏绣雯,如果她希望把恭闻救出来,让恭闻平平安安的话,只能放弃。因为现在除了莫丽园,没有人可以救恭闻。”

“你觉得夏绣雯会相信你的话吗?”上官礼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今天晚上我要去见夏绣雯,就是想把这句话告诉她,却没有机会了。如果你可以实话实说的话,我觉得夏贵人还是可以相信的;如果你挑拨离间,那我就没办法了。”凌天海的样子也是非常无奈,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这个道理夏贵人不是不明白,你如果说了,我觉得她会考虑的。”

“好吧,我听你的话,如果可以,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的。”上官礼想了想,点点头,非常认真地说道,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刺杀莫丽园的事,我是不可能放弃的,不仅仅是为了夏绣雯,也是为了我自己。你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莫丽园?”

“当然,等会我就会告诉她。”凌天海想也没想,直截了当地说道。看到上官礼变了脸色,笑着说道,“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如果没有莫丽园,我根本就不会在这里。而且你刚才也说了,就算莫丽园在这里,你也不害怕,你不怕她知道,稳操胜券。这样的话,你不会不承认吧。”

“对,我承认,我说过这样的话。”上官礼无奈,只能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既然这样,你就告诉她吧,让她有心理准备,到时候不要非常吃惊。对了,我希望你还可以告诉她,下次见面,我不可能给她说话的时间。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放她一马;过几天就没那么幸运了。”说完,一个鹞子翻身,就这样不见了。

看到上官礼离开了,凌天海忍不住一阵苦笑。上官礼是不可能成功的,耳根软,莫丽园说什么,上官礼都是深信不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了莫丽园?既然是这样,凌天海就觉得没必要担心了。唯一不确定的依然是夏绣雯。如果上官礼成功不了,夏绣雯不可能善罢甘休,凌天海怕她坐不住,意气用事,那就完了。到时候莫丽园就是安然无恙,夏绣雯却是身陷囹圄,凌天海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这样的话就对不起夏绣雯了。现在不知道上官礼能不能实话实说,如果可以实话实说,夏绣雯明白自己的意思,不可能轻举妄动,如果挑拨离间,故意颠倒是非,事情就不好说了。凌天海不愿意相信上官礼是一个颠倒是非的人,可现在看起来,不无可能。所以说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单独去见夏绣雯,把事情说清楚。只不过今天没机会了,现在马上去见莫丽园,要不然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等了一个晚上,莫丽园终于看到了凌天海,非常激动,也非常不满,轻咳一声,板起脸,没好气地问道:“你怎么现在才过来,看看时间,我们还能在一起干什么。”

“这是没办法的事。你也知道我是禁仕卫,一天到晚在皇上身边,皇上没有休息,我怎么可以离开,我觉得这一点你还是可以理解的。”凌天海非常严肃、非常认真地说道,“而且我刚才见到了一个人,和他在一起,耽误了不少时间。”看到莫丽园皱起了眉头,知道她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不是夏绣雯。不过这个人和夏绣雯有点关系,你也知道的,上官礼。”

“原来是他,怪不得。”莫丽园点点头,说道,并没有觉得吃惊,因为她觉得上官礼和凌天海随时都可以见面,没什么奇怪,只是问道,“你们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如果我今天晚上没有过来,如果我刚才没有看到上官礼,上官礼可能已经过来了,因为他要杀你。”凌天海非常平静地说道。

莫丽园并没有表现得非常害怕,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上官礼还想杀我,简直是不自量力。他以为自己可以成功吗,难道忘了上次我和他说了什么吗?居然还要重蹈覆辙。一个聪明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凌天海,你觉得呢?”看着凌天海,莫丽园非常得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