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狂少强掠爱

更新时间:2020-01-12 19:49:41

狂少强掠爱

狂少强掠爱 追书帮 著

已完结 宋清潇,林墨白

狂少强掠爱是由网络大神著作的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总裁小说,讲述了主角宋清潇,林墨白之间的故事,林墨白生平最幸运与最不幸的是同一件事:一不小心偷窥了宋清潇,得知了他最见不得光的秘密。从此以后,他追,她逃……他压制,她反抗……他沦陷,她开始了逆袭之路,最终反压成功!功成名就,林墨白给自己的爱情作了总结:最狗血的邂逅,最波折的过程,最完美的结局!小剧场:结婚三周年,最爱秀恩爱的宋大少召开记者招待会。记者:“宋先生,结婚三年,您对您妻子最满意的是哪些地方呢?”宋清潇:“阿白始终爱我如一,我很满意!”说罢,

精彩章节试读:

林墨白小手一搭落在男人的肩头,跟着小拳头一顿狂砸,可把她给爽坏了。

宋清潇手里的笔尖扎进了文件里,跟着肩头上的节奏笔尖一顿顿的……殷了许多墨汁。

“让你揉没让你锤!”

林墨白在他身后一吐舌头,反正已经解气了。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随后走进来第13个女人,临近时她看了眼女人%.口的工作牌,职位秘书。

她停下动作,刚想站到一边去,却听宋清潇说,“继续揉你的。”

多少有点尴尬,林墨白分明看见,当自己的小手搭上去的时候,那秘书的眼里隐着恨意,让他霎时间就明白自己为什么成了接班人。

想来,谁离着宋清潇最近,谁就是众矢之的。

“宋总,这是美国那边传来的文件,因为上次的会议您没参加,合作方把他们的想法拟了过来,希望能和您书面交流。”

秘书说完,一弯腰文件递了上来。

林墨白揉肩的小手一顿,倒吸了冷气:传说中的36D,只大不小,还真有料……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就显得一马平川了。

“嗯,放下吧。”

宋清潇的回答格外的冷清,让林墨白都觉得难以接受,难道他眼瞎吗?身边放着这么火辣的秘书,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还有事?”

秘书向后退了身体,表情多少有些不自然,随后她又是一鞠躬,走出了办公室。

那门一合,宋清潇才坐直了身体,“你可以开口说话了。”

“宋清潇,你真像个性无能。”

男人足以杀人的目光让她吞了口水,林墨白想躲,身子往一旁挪了半步,“我说着玩的,去工作了。”

想走?

她的后衣襟被扯住,往后一带,人就又回到了远处。

宋清潇坐着的角度很便利,他手臂轻易探在了林墨白的..……

“我是不是性无能你不最清楚?”

“清楚!清楚!”她好端端的提什么性无能啊?一边用小手推开宋清潇的手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看,“宋总高大威猛、玉树临风、功夫了得、不折不扣的男子汉……”

宋清潇点点头,“去泡杯咖啡。”

“呼……”她被放开的一瞬间,身体略有瘫软,跟着心底又是一阵恶寒,她刚才都说了什么?

茶水间里,林墨白往咖啡杯里唾了一口,然后冲水。

刚想端着杯子走出去,就听见面前的门“咚”的一声,好像有人依靠在了门上。

跟着有女人交谈的声音。

林墨白觉得偷听别人谈话多少有点不道德,刚想走出去,偶然听见了“宋清潇”的名字。

“今天你进去他办公室了没?多了个女人,长得还行。”

她紧忙把手里的杯子放下,像壁虎似的趴在了门上。

“去了,送了份文件就被赶出来了。”说话的不是别人,就是刚刚那个36D。

“宋总这是转了性了?身边怎么安排个女的,该不会是他的那个吧!”

“别逗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宋总……”

那声音极小,如果不是紧贴着门林墨白差点听不到,“公司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咱们宋总那方面不行,是无能!”

“真的假的,天呀,真看不出来。”女人嘲笑的声音。

我呸!林墨白心里暗骂一声,他宋清潇要是无能,估计这天地下就没男人了,以前听吴晶晶说,越是表面冷淡的男人,内心越隐藏着暴力倾向,她曾经还不相信来的。

可是自从认识了宋清潇这个人,简直就是对那句话完美的诠释。

因为**在chuang上简直就是变态,像是刚从监狱放出来,八百辈子没碰过女人似的。

“这就怪了。”门外有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林墨白继续听了下去。

“诶!你说,那她办公室里的女人是干嘛的?”

“啧……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总裁家的那档子事,估计这女人也只能做个花瓶。”

“关键是总裁虽然中看但不中用啊!”

林墨白:“……”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打哪个洞吹来的风。

她伸手一拉门,站在那瞪圆了眼睛。

“哎呀!”两个女人毫无防备的向后倾斜了身体,人还没站稳,就看见林墨白瞪着一双眼看他们。

“呵……林小姐。”

林墨白不紧不慢的端起刚才的咖啡,左右看了一眼,“都知道我是谁了,就别嚼舌根了。”

“是是!”

“林小姐,您真的是……”

林墨白板起脸,上下打量了36D,而后他眯起眼睛,一道冷光折射出去。

只她这副模样倒是唬住了这些人。

林墨白不再管这群人心里再想什么,端起了第N杯咖啡出去,给那男人喝。

中午时分,秘书推门走进来,在会客沙发旁放下了午餐。

宋清潇这才放下手中的笔,抬手看了看时间。

“林墨白!”

“在。”她起身规矩的站在办公桌旁,“宋总要吃饭了吗?那我也去食堂了。”

“就在这吃。”说完,男人大步走去沙发旁,她也随后跟了过去。

果然准备了两人份,四个菜。

两道海鲜,两道湖南菜,林墨白皱了皱眉心,心想难道这边的厨子也是湖南人?为什么最近处处见老乡的感觉呢?

她一边想着,一边摸了筷子,可筷子还没伸出去,直接被宋清潇打了手。

“哎呦!你干嘛!”

“先帮我挑葱。”

她嘴里嘟囔一声,但不敢有太多的怨言,索性今天的伙食还不算为难人,葱放的也少,也没有那种贝类的海鲜,什么大虾啊螃蟹啊海螺啊,林墨白简直受够了。

“宋总,您看这样可以了吗?”她把几个盘子往男人面前一推,乖乖的等着回答。

“你也吃吧,这两盘子肉菜不合我的胃口,都吃干净。”

林墨白想:你不爱吃要什么肉菜啊,都吃干净,当自己是猪吗?而且这两道菜还不是一般的荤,连配菜都没有。

她夹了一块鸡腿到自己的嘴里,虽然很香,但是油腻腻的。

林墨白紧扒了两口米饭,又喝了水,觉得这么肥的东西真是无福消受。

一块鸡%肉落在了碗里,林墨白愣愣的抬头朝他看去。

“以形补形,上午你看别人的%大难道没有触动?”

“噗……”

面前的宋清潇放下筷子,一脸不怀好意的打量过来,“还是有点瘦,浑身?邦邦的手感不好,尤其是你的胯部,顶的人很疼。”

男人说着话又开始往下看,直看的林墨白不自然,她倾斜的身体,又往下扯了扯裙子边缘。

“体力也不行,每次做到一半就呼呼的喘,浑身冒汗。林墨白,你缺少锻炼。”

这种事情说的,好像是谈公务似的那么自然,他有点佩服这男人的脸皮。

跟着又一块肉落在了自己的碗里,他起身时按了按林墨白的肩膀,“你得衬得上那五百万,吃到我满意。”

吃就吃,最好一口吃成个猪,到时候估计五百万都不想要了,直接一脚给我踹出去才好呢,林墨白心里愤愤,把鸡*脯狠狠地咬了一口。

这天下午,她是在三点钟的时候,终于完成了那一万遍名字的书写,她仰头靠在了椅子上,觉得自己的脖子好像都快要断掉了。

视野所及,是男人的背部。

他的肩膀很宽,标准的倒三角形体。因为人在办公室里,所以也没有穿西服外衣,轻薄的衬衫下,林墨白能清晰的看见她后背的三角肌,在很有频率的一动一动。

话说,这男人已经工作多少小时了,林墨白抬眼望了下墙上的钟,扣除中午吃饭的半个小时,他好像一直坐在那里。

还比不上自己,去茶水间溜达了四次,又在这办公室里递文件,捏后背什么的。

还挺有定力……

百无聊赖,宋清潇也没时间管她,她就趴在桌子上晃动着手里的笔。笔的背景是宋清潇的侧脸,他抬眼垂眼间,睫毛上下扑朔,偶有窗外吹来的风,打撒了他额前的碎发。

林墨白勾起唇角,还挺好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天也从蓝色变得深蓝色,逐渐墨黑了一片。

她的肚子还是鼓鼓的叫,到最后饿的感觉都没有了。

林墨白目光里的宋清潇已经出了双影,眼皮子上下一搭,脑袋一歪……

晚上九点钟,男人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他向后挺了挺背脊,感觉身体很是生硬,“林墨白。”

“林墨白!”喊了两声居然没有回应。

宋清潇转身回来,看那丫头正趴在办公桌上睡的香,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一支笔。

他起身走过去,从女人的脸旁拿起那几张纸,随手翻了几页。

字体清秀,和她摸样很匹配,只是能从前后几页的字体变化中看出来,先是烦躁而后才变得认真起来。

他让林墨白写字无非两个目的:第一让他认清自己改一心一意面对谁,第二想把林墨白心里的浮躁磨平。

一万字的书写,他想林墨白应该清楚了。

办公室的门被从外边打开,跟着保安愣在了那里,他站定后一敬礼,“宋总,您还没走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