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妖尊

更新时间:2020-01-12 07:44:05

妖尊

妖尊 青峰冷岩 著

连载中 谢宫宝,聂小乔 玄幻武侠腹黑

妖尊主角是谢宫宝聂小乔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很精彩,值得推荐阅读。大修之世,人皆向往飞升。而我妖影随行,只为续命。然,人心似魔,天下皆毒,且处处是敌。

精彩章节试读:

高敢大喝:“早知道石后有人了,出来吧!”

谢宫宝从石后闪出来,不急不缓走出林子。

他盯着高敢,目光神运,不露一丝害怕。

高敢横目一扫,瞪眼竟是瞪不过他。

怔了片刻,已明究竟。——自来修灵一脉可以通过眼睛判定修为高低,眼睛越是深邃有光,修为越高。但看眼前这少年一双眼睛便是如此,他料想眼前少年必是烝鲜族修灵一脉,否则没道理瞪不过他。——然而,高敢却不知道谢宫宝修为极浅,眼睛深邃有光是因为体内附有九面玉狐,目光神运即是妖运罢了。

“小子吔,你刚才瞎喊什么?”高敢问。

“把我妹妹放了!”谢宫宝手指屠娇娇。

高敢有些犯迷糊:“你说她是你妹妹?”

谢宫宝昂起头理直气壮的正要答话,让缓过气来的屠隐一把揪住:“够了!高敢,人都让你拿住了,你还想怎滴?拿了人你就该滚了!”

高敢瞧屠隐举止反常,脸色一凝,疑道:“你不让他说话,又急着喊我拿人走,是什么道理?是不是这小子出来搅了你的局,你心慌意乱了?屠隐,你演得真好,居然偷梁换柱用个假的来骗我,快说,你究竟把小姐藏哪儿了!”

“我这壁龙潭能藏人的地方不多,你请随意。”屠隐把眼一闭。

“你!你果然……!”高敢丢下屠娇娇,上前拧起屠隐一阵龇牙,连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算你狠,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带你回去见一见纳兰教主了。”

“躲不过,那就回吧。”屠隐卖足力气,勉强站稳,拔出碧空寒冰剑端在眼前看了看,那剑没有真气催动灵力,却如水晶那般晶莹剔透,没有了一丝寒意。——他把剑身反复擦拭一遍,而后转身把剑抛给谢宫宝:“小子接着,差点害了你们兄妹,送你一把剑当做赔礼了。”

其实,他这是拿剑喻人,赠剑之举实有托孤之意。

他对谢宫宝刚才的机智颇为欣赏,料他懂得深意。

谢宫宝接剑在手,想要说话,却已晚了。

此时,高敢裹着屠隐已然驾云腾去。

谢宫宝抬头望顶,洞口偌大。

两个升腾的人影越来越小。

……

……

谢宫宝怔了片刻,拿起袖子抹汗,心里一阵后怕。

正要移目,只见高敢和屠隐飞出洞口,立遭光网包围。

洞口人影晃动,好像有不少人,且还伴着人声:

“翻手云!果然是幡尸教的魔头,截住他!”

紧接着,又听得高敢的声音从洞口传来:“原来轩仙流四大掌观全都到齐了,怎么独缺秋掌门一人?”——声音方落,有人接话:“对付两个魔头,何需掌门师兄亲自动手!”——高干哈哈大笑:“确实,四大掌观带着百十名弟子群殴我们两个手无寸铁的糟老头子就已经不光彩了,如果秋掌门再来帮忙,就更显得你们人多势众了。”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们就会放你们走!”

“对付魔头只论手段,无需讲什么道义!”

“……。”

洞口边人多嘴杂,均口出恶语。

高敢笑道:“老弟,看来他们是寻你来的,老哥很想帮你,可惜双拳难敌人多;带你一起走吧,我的翻手云驮着你又走不快。这样好了,你还是留下来和他们叙叙旧吧。”说时,丢下屠隐,破网而出。

……

……

谢宫宝踮起脚尖往上看,看得真真确确。

听声音,上面这帮人像是轩仙流的上仙。

他知道轩仙流素有仙名,这下算得救了。

于是朝上喊话:“喂,下面还有人哩!”

喊声传出洞口,立马有人跳了下来。

那人扇着五彩光翅,身姿宛如神仙。

谢宫宝早就听说轩仙流有一门飞行秘术《霓裳羽衣》,以秘术催动真气幻化而成,施法开来,好像孔雀开屏一样披霓展翅,无比好看。——今天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传说中的《霓裳羽衣》,竟一时看得呆了。他看着来人是个紫袍女子,展着光翅抄来,漂亮的像天上的云霞,轻巧的像飘落的雪花,轻轻的裹起他和屠娇娇,穿云透雾顷刻飞出洞来。

出了坑洞,那女子放下谢宫宝和屠娇娇,径自跳上树去:

“师兄,是个少年和姑娘。”

“嗯,不要为难她们。”

谢宫宝环目一扫,此处是块平地。

地里独生一颗大树,树梢上有人,却是四个头戴翠冠,穿着紫纱丝袍的仙师道长。树下也有三十多个仗剑弟子操着剑阵围着屠隐,杀气腾腾的准备着随时砍杀。——面对强敌围伺,屠隐闭目打坐,显得极为淡定。

谢宫宝心里气愤,对轩仙流顿时没了好感。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他才懒得去理会。

屠隐坦然领受的英雄气概深深触动了他。

若说正邪,那么在他看来,临危不惧是正,围攻欺人就是邪。

更何况,他与轩仙流不熟,他们的行径对错,与他又有何干!不管怎么说,屠隐也算是老熟人,而且这次还施法救他,眼下屠隐遭困受欺,他知道自己力量薄弱帮不上忙,可是于情于恩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谢宫宝不多想,冲进包围圈,拔出腰剑递给屠隐:“还你,你留着防身吧。”

轩仙流一众弟子面面相觑,有人厉喝:“小魔头,干什么!找死么!”

谢宫宝不理,托着剑仍要递还屠隐。

此时,他无所畏惧,实是性格使然。

要知道,他是孤儿,从小缺少关爱,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内心自然极为坚毅。更何况,前面还有聂小乔为了逼他修炼时常鞭打他,他犟着不练,久而久之练就了一身倔犟的脾性。——此刻,轩仙流出言恐吓,他岂肯退怯,偏偏就要犟着来。

见谢宫宝不肯退开,有个年轻弟子凶巴巴的要上前擒他。

这人以为屠隐重伤,便仗着一身雄厚的浊气耀武扬威。

“小孩也欺负!当我死了么!”屠隐强提一口残气,随手拍去。

那人中掌,仰飞出去十米,倒在地上呕起血来。

这人也确实作死,区区浊气也敢如此嚣张。——要知道,浊气修练得再怎么雄厚,也只是力有千斤;即使这人修练到了太阴真气,也不过有万斤之力。而屠隐是混元上仙,上天能引雷,下地能拔山,就算他受伤快死了,只要还能提气,杀一两个浊气高手仍然轻而易举。

......

......

轩仙流弟子见屠隐出手伤人,仗剑杀来。

这时,树梢上的四个仙长飘身下地。

也不知道是谁喝了一句:“退下!”

众弟子顿时止声止戾,不敢强来。

这四个仙师道长不是别个,正是轩仙流四大掌观。

瞧她们神韵像七老八十了,然而容貌却止在中年。

总之,个个生得仙风道骨,一副慈悲样儿。

迈步上前,盯着屠隐,却又变得无比仇恨。

其中一人环扫弟子,扬了扬手:“他已受伤,把剑都收了吧。”

众弟子应命,撤出剑阵,站去一旁。

那人瞥了一眼还剑的谢宫宝,朝屠隐道:“屠隐,这些年你的手段长进不小,居然懂得利用小孩儿保全性命了。”

屠隐不理睬,只朝谢宫宝抿嘴轻笑:“小子吔,送出去的东西还能收回么,你先退开。”

“我不要了。”谢宫宝丢下剑,转身就走。

此情此景,他能做的只有还他一把绝世好剑。

然而,他刚转身,屠隐便伸手抓来,捡起剑又插回他的腰间:“你睡一会儿吧,不要再多管闲事。”说话间,伸指一点,封了他的神识。——屠影重伤之下,气血不均,功法施展不开,这神识也是封得极为勉强。

谢宫宝感觉到一股真气直窜脑门,晕倒在地。

不过,这真气后劲不足,给他留下一丝意识。

迷迷糊糊的,他听见屠隐冷笑:“动手吧。”

谢宫宝心里一震,这就要死了吗?

他想睁眼看看,意识里好像有许多拱动的真气催他入眠,他怎么也睁不开,反而越发的迷糊起来。——只听有人接话了:“想死哪有这么容易,十年前你将我师弟引入魔道,害他早亡,这笔血债岂是你死就能还清的。今天我们先把以往的恩怨搁置一旁不说,我只问你,烝鲜族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灭人全族?

听到这话,谢宫宝如刀捅心窝,只觉好疼。

什么!灭我全族?族人都死了吗?

族长、师兄呢?

这一定是幻觉。

意识一散,就此昏去。

昏睡之前仍听到数语,却已分不清是谁说的了:

“废话少说,既然你们不出手,那我就走了!”

“啊!散功求法!屠隐,你想干什么!”

“堵住他,别让他跑了!”

“……。”

猜你喜欢

  1. 玄幻
  2. 武侠
  3.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