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悍妻当国

更新时间:2020-01-12 18:40:58

悍妻当国

悍妻当国 炼狱 著

已完结 路可羽,赫连曼秋 穿越

悍妻当国是由网络大神著作的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穿越小说,讲述了主角路可羽,赫连曼秋之间的故事,最悲剧的穿越,一座破城四面楚歌,无良父女把烂摊子扔给她。他是万丈荣光中高不可攀的大将军,本事兼腹黑。好吧,我求降,这烂摊子再弄烂点给你了,我的主上。担架上,她虚弱无力露出一抹无良笑意,想杀她?很好,让他舍不得她这个人才,让他爱上她,再将他弃如敝履!

精彩章节试读:

赫连曼秋无语,本以为是一个极好的创意发明,原来这种东西,这里早已经有了。

还有什么是没有的?

抬头,小心翼翼,不要再闹笑话了。看看窗棂,嗯,窗户肯定是没有的。不对,是没有玻璃,也没有铝合金,还没有电灯……

“咳咳……”

咽干疼痛,加上还没有好的内伤,有点咳嗽起来。

“小姐,已经给小姐熬上药了,一会儿把药熬得吃下去,我看小姐很快就会生龙活虎,又能舞剑骑马了。”

她明白了,赫连曼秋还是一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小萝莉,和她有共同爱好。

“唉,怕熬不到小姐的身体好起来,军州城就……”

旁边的仆妇急忙用肘碰了那个说话的仆妇一下,那个仆妇急忙停了下来,低下头。

赫连曼秋已经把事情弄的七七八八,加上推测和猜想,也明白的差不多了,不想刚刚穿越过来,便不明不白地死在乱军中,更不想,糊涂地被连累,诛杀九族。

“都退下吧,小姐,您先睡一会,休息吧。”

沉暗的黑,窗棂外没有一丝光亮,喊杀声,痛苦的哀嚎,低微的**,若隐若现地钻入耳中,纷杂的声音,不绝于耳,远远地传入房间。

“什么时候了?”

嘶哑低沉的声音,细若游丝,咽喉剧痛,火烧火燎。

“小姐,丑时了,尚在深夜,小姐先睡一会吧,小人派人去请路神医过来给小姐诊治。”

何意目光深沉,弯腰低头站在chuang前,细细地打量赫连曼秋,小姐怎么能活过来?

是还魂还是……

疲倦潮水一般涌上赫连曼秋的脑海,她闭上眼睛,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倦,让她很快睡了过去。

“吱呀……”

门轻轻关闭,何意走了出去,小姐活过来的事情颇有蹊跷,不知道路神医有什么解释。活过来就好,他也能向将军交代。

“哒哒哒……”

疾风骤雨般的马蹄声,在喧嚣的喊杀声中不甚明显,风一般卷过大地,进入军州城东门的军营中,在乱战中,没有引起另外两方人马的注意。

“启禀主上,三路人马败退,军州无恙。”

大帐中,一员大将坐在帅案之后,低头在看着什么,灯光照映在他脸上。

头发如墨染,一丝不乱,金色的头盔上飘舞一簇红樱,将他的头发扣住,金色的铠甲,光芒在灯光下游走闪动,恰似烈日阳光,威严如天神,令人不敢直视。

坚如磐石般的脸庞,麦色肌肤,修眉入鬓,犀利的凤目中光彩夺人心魄,若隐若现的煞气,淡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宽肩细腰,一只手放在桌案上,微微低头看着帅案上的军事地图和军情。

阳刚狠戾铁血的男子气概,从耀眼的金甲下透出,一见之下,便有令人折服的威仪,久经沙场磨练出来的隐隐煞气并不明显,震慑人心,宛如一柄久经战阵的利剑,被封存在剑鞘内也不能遮掩他的锋芒。长期身在上位,带兵征战沙场,难言的肃杀之威**骨髓。

“军州此刻有何动静?”

“启禀主上,听闻赫连山受伤,其余并无动静,昨夜鲜卑,律王,军州三方皆损伤惨重。”

单膝跪在地上的部下,低头恭谨地回答。

“主上,如今军州不堪一击,赫连山定是身受重伤,末将求主上一支令箭,即刻将军州拿下,献于主上。”

大帐中,一员大将上前单膝跪地请命。

甘予玄微微抬头,不堪一击,未必!

虽然不见得不堪一击,但是如今是最好的机会,若是此刻发兵,必定可以趁虚而入,攻破军州。

“不急,再看看。”

“是,末将遵命。”

甘予玄一句轻淡的话,大帐中的众将们都低下头,再没有人出去请命。军令如山倒,如此威风军律严命,大将军甘予玄,名不虚传!

丝丝沉重的红霞,从天边一缕缕线一般凄美地俯视一片血红的军州城,天空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chuang榻上,赫连曼秋陷入沉睡,秀雅的容颜沉静如水。

撕心裂肺的疼痛,殷红泉涌一般在体内积蓄,痛彻心扉骨髓一般,令她难以承受。

依稀梦里,看到魁伟身躯,铮亮铁甲泛起寒光,慈爱的眸子染上血色,渐渐远去。

战马上,铁甲下,雄伟的身躯跌落尘埃,化作一缕英魂,飘荡升上天空,唯有那双眸子,沉痛哀伤,久久从空中向下凝视,看着她,看着这里所有的一切。

英武骁勇无敌的父亲,百战少有败绩的父亲,就这样去了吗?

剧痛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蔓延,没有一处不痛入骨髓,体内的支离破碎,别人看不到,她却能感受到。

红颜薄命容易去,不愿人间见白头!

她也要去了吗?

要随父亲一起去吗?

“噗……”

又是一口艳红的血,从唇边喷了出去,神思不属,唯有长久的痛苦折磨着她,让她想立即死去,可以追随父亲一起去,不再有痛苦和烦恼。

伸手,想拉住父亲的手。

“父亲,带我一起走吧……”

无声的恳求,紧闭双眼,却能看到父亲的魂魄就在上空,远远地看着她。

“就这样放弃了吗?这不像你阿蛮,你是为父的骄傲,是为父的希望,你怎么可以如此放弃?”

责备的目光,铿锵的言语。

秀眉紧蹙,她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自己体内是如何破碎不堪,被鲜血溢满,若不是那持续的剧痛,她该早已经昏死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父亲,我也不想,正如父亲不想一样……”

干涸裂开的唇,微微开启,吐出无声的言语。

“小姐,小姐……”

旁边似乎有人在叫她,那声音飘渺而微弱,细如蚊蚋。

“为父不想离开,真的不想,多想可以继续守护你们,守护军州,但是……”

天空中雄伟的身影渐渐淡去,向远处飘了过去。

“父亲,父亲大人您不要走,莫要离开,这里还有哥哥,还有军州,您怎么能……”

“小姐,小姐,小姐又吐血了,路神医,路神医,求您,求求您……”

“小姐……”

猜你喜欢

  1.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