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异能 > 风流鬼医

更新时间:2019-12-24 05:11:04

风流鬼医

风流鬼医 三滴泪 著

已完结 李初一,郭敏

风流鬼医是三滴泪最新完结的异能小说,主角李初一,郭敏小说故事内容精彩介绍:我是一名医生,上了一名来求医的少女,没料到对方是鬼,导致怀有鬼胎。阴差阳错,我拜鬼医为师。我医鬼,也医人;我正义,也风流。且看我手持一把阴阳刀,如何在花丛中悬壶济世、倩鬼留香。

精彩章节试读:

田大姐对性观念的态度比较开放,我认识她这么久男朋友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了,甚至上次在我家的时候,若不是杨少将及时出现的话,我说不定也有可能成为她的前任男友之一。

我现在怀疑田大姐新交的男朋友很有可能是某种阴灵,当然,因为我没有见到她男朋友本人所以这也仅仅只是个猜测,目前还无法完全确定。

“对了,你晚上有没有事啊,要是有空的话去我家,我介绍我男朋友给你认识下。”

我正愁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去接近田大姐男朋友的时候,她却是主动邀请我今天下班去她家。

“好啊。”

我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驱邪医鬼本就是鬼医一脉的天职,更何况田大姐还是我的朋友,她现在撞鬼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话不多说,时间到了晚上,。

下班之后我先是和田大姐去超市买了些晚上做饭的东西,然后就来到她家。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田大姐她家了,这次和以往不同,我刚一走进门就闻到一阵扑鼻而来的鬼气。

“我靠,这么严重的鬼气,看来还真是个鬼屋啊。”我心中暗惊。

这房间里的鬼气和田大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鬼气一样,只不过后者要稍微淡弱很多。

看来我猜的没错,田大姐的男朋友果然是阴灵,记得中午的时候田大姐说过,她新交的男朋友已经搬过来和她同居了。

这房间之内总共就住着田大姐和她男朋友两个人,既然田大姐是人,那么另外一个就必定是鬼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把房子都弄得乌烟瘴气的。

田大姐的男朋友现在并不在家,听她说还没下班,随后田大姐让我到沙发上坐着休息,自己便跑去厨房准备着晚饭去了。

我故意把电视打开装作看电视,但其实我是在悄悄观察这房间内的情况,趁着现在那只鬼还没回来,我希望能通过房间内的一些线索看看他是什么来头。

“叮当……”

就在这时,门铃被人按响了。

在门铃响起的那一刻,连带着我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看来是那只鬼回来了!

“秦浪,你帮我去开下门,我现在走不开。”在厨房里做饭的田大姐也听到门铃声,赶紧对我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有些紧张的心情,当我起身把房门打开的那一刻,映入我视线之内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上下,个头高大,长相俊俏的青年。

在看到这个青年的瞬间,我之前所有的猜测都被印证了,这家伙身上的鬼气比房间内和田大姐身上还要重,最关键的是,我有注意到他的脚后跟是微微踮起来的。

毫无疑问,这家伙就是鬼!

“你好,我是田大姐的同事,我叫秦浪。”我微笑着主动和对方打招呼,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常一些。

“你好,我是杜海平。”青年也礼貌性的回复我并伸手要和我握手。

我和杜海平的手握在一起,心里顿时惊了一下,因为这种触感并不像是鬼魂实体化的感觉,反而像是真实的血肉之躯。

“看来这只鬼是附身在了这个叫杜海平的青年身上。”我心中暗自揣测着。

这时,田大姐也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她为我们两个人相互做了介绍然后我们三人一起吃着晚饭。

在吃饭的过程中,我和杜海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全程几乎都是田大姐一个人在说。

期间,我装出想和杜海平喝酒的样子拿了根银针在这家伙的身上扎了一下,既然是鬼魂附身人体那我拿针扎他,鬼魂是不会有感觉的。

我主要是想看看这个叫做杜海平的人还有没有活着,因为鬼魂附身人体会给当事者带来很大的伤害,轻则减寿,重者阳气耗损殆尽毙命!

银针抽出来之后,刚才刺进杜海平皮肤内的部分全都变成黑色了,跟试了毒药似的。

“哎,身体都已经被鬼气腐烂了。”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这个被鬼附身叫做杜海平的男子已经死了,他现在完全是行尸走肉,如果附在他体内的鬼魂一旦出来的话,这家伙的身体会立马变成一具腐尸。

吃完晚饭后田大姐又留我下来在客厅聊了聊天,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才从田大姐的家里走了出来。

当我走出她家房门的时候,几乎是用跑的来到小区外面赶紧打了个车朝着回家的方向走了。

别看我在吃饭的时候表现的很淡定,但其实那会儿心里一直是紧绷着的,因为我越是表现的紧张的话就越容易被那只鬼发现。

田大姐是我朋友,我是肯定会帮她赶走那只鬼的,但却不是今天。

今天我只是先去了解下情况,毕竟驱鬼也是需要准备的,我什么道具都没带直接就和那只鬼打起来的话,不仅救不了人反而还会害了自己。

晚上十二点钟的时候,我终于回到了所住的小区内,正当我爬着楼梯来到自家门口时,我看见一个大概四五岁左右,没穿衣服的小男孩蹲在地上。

“我靠,这谁家倒霉孩子,大半夜的光着**蹲我家门口。”

心里吐槽了一句,我立马走上前来,对着小男孩子道∶“小盆友,你是哪家的,这么晚还不回去睡觉蹲地上干嘛呢?”

小男孩并没有搭理我,见他这样我立马就来气了,这小兔崽子竟然敢无视我!

正想着的时候我准备去拍拍小男孩的肩膀,就在这时我脑海中想到了某些东西,刚伸出去的手立马就停顿下来。

不对啊,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好像没见过哪个邻居家有这么大的孩子的。

当我想起这些细节的瞬间,我突兀的感觉到后背蹿上一股寒气,我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的向后退去。

我刚退到后面,蹲在地上的小男孩终于站起来了,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而我也看清了他的长相。

单纯的以面相来说的话,这小男孩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看起来十分可爱,但是请注意,我说的是以面相来定义的情况下!

最起码现在的我是一点也没觉得他可爱,因为小男孩的脸上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甚至在光线昏暗的楼梯里还散发着一阵阴光。

这种时候我要是再意识不到小男孩是鬼的话那就是真傻了!

“天地五行,阴阳借令……”

我当即施展阴阳术准备制服这小鬼,但是我口诀还没念完,小鬼直接飞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来到我面前然后用他那小拳头打在了我的身上。

“咳,咳……”

这看似毫不起眼的小拳头打的我直翻白眼,差点没把我刚吃的晚饭给打吐出来。

“哎呀小兔崽子,看不出来身手不错嘛,看我不超度了你!”

我一阵窝火,稳住身子就准备再次上前要和小鬼拼斗。

“等等。”

就在这时,只见郭敏从屋里穿过墙壁出来挡在了我的面前,而那小鬼见到郭敏出来直接跑到她的面前一副委屈的样子指着我说∶“呜呜……妈妈,这个坏蛋欺负我!”

此时,我已彻底凌乱,我甚至在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这个小鬼叫郭敏妈妈?

“小敏,这是哪里跑来的小鬼啊?”我赶紧问道。

郭敏作无奈的叹气状,说∶“这个是鬼胎。”

“什么!”

我差点没惊掉下巴。

等我反应过来再仔细的查看这个小鬼,果然真能从他身上感应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毕竟是我自己生出来的,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只不过这和之前那个圆滚的**相比变化也太大了吧?

回到家后,我听着郭敏解释了半天才总算接受了这个事实,知道真相的我早已经呆愣了,我抬眼看向小鬼,此时他正一个劲的朝着我扮鬼脸吐舌头。

还别说,虽然刚开始我是被这小家伙吓了一跳,但是知道他是鬼胎后我就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觉得可爱,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血缘关系吧,毕竟他是我秦浪生出来的!

“给他取个名字吧。”郭敏提醒道。

我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后,道∶“要不就叫他秦小米吧?”

“小米?恩,好听,那以后就叫他小米了。”郭敏笑着说道,她在看向小米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怜爱表情,简直母爱泛滥。

这也难怪,小米虽然是我生下来的,但最初是郭敏把鬼胎转移到我身上的,她也就是秦小米妈妈。

见郭敏笑的这么开心,我心里也有种说不出来的幸福感,我转头看向秦小米,道∶“来,小米,快叫声老爸。”

“我才不要,你长得这么丑怎么可能是我爸爸。”秦小米嘟着嘴冲着我说道。

本来心情不错的我,一听这话立马就不淡定了,这小兔崽子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这个当老爸的说话就算了,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还一脸嫌弃的说我丑。

“哎呀我这暴脾气,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打到你**开花!”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