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冷王独宠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0-02-14 16:02:45

冷王独宠小娇妻

冷王独宠小娇妻 低眉流光 著

已完结 林若风,弯弯 古言宠文腹黑

“小鬼,别乱亲,那是我的。”总是在亲弯弯的脸,看得他一肚子火。“去,小孩的醋你也吃,宝宝,再叫一声娘哦。”她逗着他,在他的脸上亲着。一手挡在她的唇边,一手接过孩子:“别乱亲,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只亲我一个。”她懒在铺着羊皮的草地上,看着天:“夜,我要吃葡萄。”一个剥了皮的葡萄就落在她的唇上:“懒人。什么都要我侍候着。”她笑着:“不是我懒,是懒得和你计较,你敢说,你不是很喜欢侍候着吗?”要将她宠上天一样,害她都不敢太嚣张,就怕幸福得让人会嫉妒。幸福,抓在自已的手心里。。主角林若风,弯弯的小说冷王独宠小娇妻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娇弱如风中柳的弯弯亲密地依着连夫人,一脸的‘病怏怏’走进前厅,呵呵,柔弱的女人,能满足大男人的保护心态,尤其是连老爷的。“爹爹。”她非常乖顺地叫,眼睛像哈巴狗,不,小鹿斑比比较好听,眨啊眨的,还带点烟雨的迷蒙,这样可爱,不是让男人口水流满地吗?“弯弯啊,身体好些没有。”连老爷马上上当,真是不让人白表演,一脸的关切看着她。她摇摇头:“爹爹啊,娘照顾着我,我好多了,咦,爹爹,我们家来客人,不过脸好黑啊。”可是没有人笑,她说了冷笑话呢?就连林若风也惊呆了眼,她竟然叫连宰相叫:“爹?”有没有搞错,还是,她就是那个他随意挑中的女人,好啊,他开始磨牙了。连宰相看看新科状元爷,京城里出了名的脾气坏,可是才高八斗,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林少爷,我们连府就一个弯弯,就是许配于你的弯弯,这几天有些风寒,并没有出去,林少爷,你,是不是看走眼了。”看走眼,明明就是那个可恶的丫头,还是他未来的娘子呢?这可恶的丫头,居然说那女人不化妆的时候像个女鬼,就是想要他退亲是吗?没门。他一手指着弯弯:“就是她,将我的衣服撕破,和徐天洛出去鬼混,连宰相,你家教是不是有问题啊,这样的人,也想要*娶过门。”什么什么啊?鬼混,有没有搞错,等等,他说什么?要他娶过门,他是哪根葱啊,怎么有那么厚脸皮的男人啊,他是男的还是变态啊。“若风哥哥,不会吧,这jian女人撕了你的衣服,而且还把汤往你身上倒,是不是不想活了,整个京城谁不知道若风哥哥最爱干净了。”绚雪马上尖叫起来,似乎要为他讨回公道:“爹爹,这从乡下来的女人就是没有气质,若风可哥哥,你退亲好了。”越说越不像话了,连宰相咳了二下:“绚雪,别乱说话,去练字。”“弯弯。”轮到算她的账了,宰相一脸的不悦,这真的是败坏门风啊。他就怕那个状元趁机退亲,那不是白忙了吗?“你老实说,可有此事?”弯弯一脸泫然欲泣:“弯弯没有出去啊,爹爹,弯弯正病着呢?娘和姑姑都不分黑夜守着弯弯,爹爹啊,他毁谤弯弯啊。”活还是要活的,不能轻易说我不要活了,因为他是个俗人,只有权势没有太多的亲情,要是那个死林若风纵勇一下,真要她去死,她会吐血。“是啊,林少爷,是不是,那个丫头冒认我们弯弯了。”连宰相怎么也不会说,他是看花眼了。“就是她。你教的好闺女,就这样许配给我。”他气愤地看着弯弯,这个恶丫头,怎么变得那么可怜兮兮的,不就是摆明了他没有理吗?他林若风就是爱寻仇,又怎么样,瞧,唇角还扬起笑呢?这让他更火大,不仅骗他,而且明明她就是那个小姐,她是不想嫁吧!不嫁也得嫁。他是故意上门来闹的,趁机把这亲事退了,看来,不必退了,嫁过来好好地折磨死她。弯弯眼一挤,硬是挤出二滴泪在眶里打转:“爹爹啊,他是想退亲才这样说的,我们连府进出有个守着,连墙也那么高,我如何能出去。”树也没有靠墙的,爬也爬不上去。连老爷头痛,一个看似明明无礼,却不能得罪,一个是没有可能。忽然弯弯大义凌然地说:“爹爹啊,林家不喜欢弯弯的出身,弯弯不嫁便是。”正合她意。没证没据的你奈我何,只会当他是个无理取闹的人。“不行。”叫出来的却是林若风。嘎:“为什么不行啊,你说我和别的男人鬼混,要是说了出去,弯弯就找颗树上吊了,也不能爹和娘的脸。”为什么不行啊,死东西,不是相看二相厌吗?难不成,又看上可爱的她了,还是变态地想把她娶回家里好好地折磨,出出他的气,真是一个小气男。她生气的时候,连瞳孔都缩小了一半,似要冒火一样,让林若风看得高兴:“我打算好了,五月初一迎娶弯弯,明儿个就让人来下聘。”“真的啊。”连老爷惊喜张大了嘴巴,像怕他反悔一样:“好好,聘礼的事,不用麻烦,你家没有长辈,连家打理就好了。”莫让这个金龟婿走了,久久不来提亲,让他都怕他随时反悔。弯弯肠子都气青了,却又不能表现出来:“爹爹啊,人家还小。”还没有满十八岁呢?未成年人是不可以结婚的。“不小了,不小了。”林若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只有弯弯才听得出他的语气中的色意,死男人,缺点满身,小气,自私,没有风度,而且还爱告状,而且,还色色的。她依在娘的身上,一手半摭住%部线条,死男人,滚开一点,虽然长得帅,却是一点也不喜欢你:“娘啊,弯弯还小。”不能嫁啊。连夫人看看未来的女婿也是一表人才,虽然脾气,有些不敢恭维,还是长得不错,轻柔地拍拍弯弯的肩:“弯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话是这样说没有错,可是他是男大吗?不是怀疑他的身体机能问题,而是他一点也不像大人,嫁给他倒不如嫁给洛大叔好了,至少洛大叔很听她话。要是嫁给这个坏男人,估计一天到晚只能吃馒头,呜,她会饿死的。“娘啊、、、、”拒婚啊,为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娘啊,他是来算账的。”她非常可怜地提醒。算账怎么可以算到婚事上去了呢?早知道的话,她就装病不来了。林若风看到她眼中的无可奈何,很是高兴,大方地说:“罢了,不与你算账也罢,以后不许出去和徐天洛鬼混,他可是京城出了名的浪荡公子。”啊,花花公子,早说嘛,那她就拐他一个吻好了,他的吻技一定很好。还没有嫁呢?就开始管她,他老妈是不是姓鸡啊,还鸡妈妈一样。“我没有鬼?”弯弯说得可怜:“要是林少爷一意要抹黑弯弯,弯弯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女儿家的清白可是顶重要的,其实她是不在乎啦,不过意思一下啊,不能让他事事占上风,他太可恶了,不打击一下他,她心里不高兴。“好,就这样说定了,太好了,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弯弯五月就嫁到林家去。”卖女笼络人的连宰相,真的是让人越看越讨厌。不要嫁啦,这么小气巴拉的男人,呜,没有人看她愿不愿意,没有人会听她的。原来他是状元爷,可是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啊。好一个狡猾的弯弯,竟然想要骗他,偏就要娶她回去,想必相处的日子也不错,她不是报复得很爽吗?看她还笑不笑得出声,说实话,这样真实的女子,比那二个娇蛮女要好多了,娶吧,似乎是不错的事,看起来,是挺可爱的,怪不得徐天洛那花花公子那么宠着她。哼,还不是争不过他。他笑得像桃花一样晃眼:“弯弯啊,还没过门,我就开始喜欢上你了,你好好养病啊,我明天来看你。”看,看个屁啊,什么喜欢,不要吓她,七月还没有到。呜呜,回去一定要抱着娘哭一哭,他会欺负她的啊。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宠文
  3.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