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王者

生为王者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15:05:32

他回来干什么?

  当年,若不是她坚持不嫁给这个废物,恐怕两人早已经有了交集,但现在,云若兰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讥讽。

  所幸当年坚持了下来。

  要不然,她就要嫁给宁无涯这个废物了。

  她没看错人。

  自己终究是要踏入权贵之列,而宁无涯……注定一辈子碌碌无为,终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了。”

  云若兰摆摆手,径直走了进去。

  不多时。

  云若兰便看到了在客厅里打扫卫生的宁无涯,一袭白衣早已被灰尘弄脏,云若兰见状皱起眉头捂着鼻子,十分嫌弃。

  “你知不知道,这个老宅,已经被人拍下?”云若兰开口询问。

  宁无涯怎会不知?

  拍下孔氏老宅的人,正是宁无涯的属下,雪狐。

  “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的话,你们自行离开吧。”宁无涯头也不抬,完全不在乎云若兰到底说了些什么。

  云若兰俏脸生寒,冷冷道:“此处,已不再属于孔氏,孔氏早就灭亡了。”

  宁无涯把桌子擦了个干净,准备换水,也淡淡回应:“你也知道,大宅被人拍下,也不属于你们云家。”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云若兰心中咯噔一跳,眼神竟有些慌乱。

  他怎么知道?!

  片刻过去,云若兰摇摇头,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不过是个废物而已,他能有多大的能耐?就算被他知道了事实,那又能如何呢?

  面对庞大的云家,宁无涯只是个跳梁小丑。

  “让开。”

  宁无涯拎着水桶,嘴里轻轻吐出这二字。

  云家的人已经把客厅围了个水泄不通,宁无涯想去换个水,也没地方去。

  “你什么态度?”云若兰身旁的随从喝道。

  “臭小子,你以为孔家仍存于世吗?我告诉你,孔家已经消失了五年,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命令我们家小姐?”

  “跪下!”

  云若兰摆摆手,示意随从闭嘴,反倒是给宁无涯让开一条道:“让他去,和他计较,只会拉低我的身位。”

  宁无涯提着水,去而复返。

  “说说看。”

  “当年,你们三大家族用何种手段,坑害我父。”宁无涯一边擦桌子,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询问。

  云若兰秀眉紧蹙。

  她很不舒服宁无涯的语气,像是在命令她,可她却有用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宁无涯的话里夹带着丝丝不容反驳的坚定,无比霸道。

  “孔氏灭亡,是你父亲咎由自取。”云若兰吐了口浊气。

  宁无涯脸色不改,继续问道:“既是如此,那么孔氏大宅为何会落于云家之手,孔氏药业又为何,会被三大家族组建太明吞并?”

  话音落下。

  宁无涯放下抹布,面色冷峻,转身看向云若兰,眸光平静无比。

  云若兰心中愠怒。

  这废物何来的底气质问她?

  “当年,孔氏向三大家族贷了不少款,孔氏灭亡,三大家族自然要把孔氏的产业夺过来,及时止损,合法合理。”云若兰沉声道。

  说完之后,云若兰有些埋怨自己,总觉得自己太过顺从宁无涯的思路,竟被他如审问犯人般,而她也像是在向宁无涯解释些什么。

  这不是她的行事风格。

  “罢了,你们做过什么我不在乎,我只知道你们会因此付出代价。”宁无涯淡淡开口,像是在阐述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落在云若兰耳畔,却如同惊雷炸响。

  云若兰脸色微变。

  她从宁无涯这句话里,听出了杀气!

  仿佛,端坐在眼前的,不是一个废物,而是一尊从天上降下来的神明,俯瞰红尘大地!

  连云若兰,也只有仰望的份!

  云若兰故作镇定,让自己的脸色恢复平静。

  “你是在记恨我,当年没有嫁给你。”云若兰开口。

  思来想去。

  也只有这个可能。

  宁无涯微微摇头,云若兰真以为自己是倾国倾城的红颜么,诚如云若兰所想那般,宁无涯与她,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在情感上,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草!”

  “你特么的是谁啊?我的若兰,你怎么不出手,教训他一顿?”一道桀骜不驯的声音传来,云若兰蹙了蹙眉头。

  一名梳着大背头的青年出现在云若兰身旁,青年脸上写满了玩世不恭,故意往云若兰身上蹭了蹭,云若兰往前走了两步,不愿与青年并列,沉声道:“刘启明,请你放尊重点。”

  刘启明!

  宁无涯也认识眼前此人。

   此人是三大家族之一,刘家的子弟,不过并不属于继承序列,游离于权力中心之外。

   即使如此,刘启明在北山市的地位,非寻常人可比。

  在当年,刘启明就一直在追求云若兰。

  现在过去了五年时间,刘启明还是没能把她追到手,宁无涯扫了眼六七明后便不再理会。

  刘启明怒火勃发。

  这个废物,竟然无视了他,而且还是在云若兰面前。

  他活腻了吗?!

  砰!

  刘启明一脚踏出,踩在刚被宁无涯擦干净的桌子上,下巴扬起,语气嚣张地说道:“废物,老子瞧不起你,当年你如丧家之犬般逃离北山,现在怎么还有脸回来?”

  宁无涯挑了挑眉头。

  刘启明脚下的那张桌子,是父亲生时最喜爱的桌子,他老人家时常在那张桌前伏案写作。

  “把你的脚,放开。”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