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君心我心

更新时间:2020-01-12 19:43:57

君心我心

君心我心 小倩 著

已完结 洛非斐,司徒雪菲

《君心我心》洛非斐司徒雪菲是小倩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生在帝皇家,是快乐还是悲哀?‘’这样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的清楚。虽然得到了帝王的宠爱,可是依旧不能真正的母仪天下。帝王心中有爱,甚至为他震怒,惊动天下。奈何宫中依旧是暗流涌动,各种阴谋此起彼伏,甚至有人窥视帝王至尊龙位。她曾经在不得已之下,远走男子他乡,离开皇宫,可是纵便是这样,拿着心中对她有杀意的人就会住手吗?也就在宫外亡命天涯的时候,遇上了另一个钟爱她的男子,面对着这样的一份爱情,她该如何抉择?是不是就这样的离开那个同样深爱她的帝王,与这个男子天涯

精彩章节试读:

赵柔儿睁开眼来向那人一看,虽然说这里很黑,但是透过外面不是很明亮的灯光赵柔儿还是能看到那吓得躺在地上的人穿着邋遢,脸上全是灰尘,刚刚他靠近自己的时候她还从他的身上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那是属于死人的腐尸之气。

她紧紧的盯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然后朝外面嚷道:“来人,来人!”

正在外面等待的左舷突然听到响动,他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然后便听到赵柔儿的暴喝声和她叫着来人的声音,左舷愣住了,赵柔儿她没有昏倒?或者说她醒了?再联想到刚刚自己丢下她的时候她那一声闷哼,那时候自己觉得奇怪,按理来说那种药吃了之后浑身是没有知觉的,可是因为执行了这么多次任务都没有失败,所以他也没有怎么在意,现在一听到赵柔儿的声音响起,他便在心中低低的说道:怀了,坏事了!

然后来不及多想便冲进了屋,赵柔儿一见到来人,便冲他说道:“这里是哪里?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左舷叹息一声冲身后侍卫说道:“将娘娘送回宫中吧!”

身后的侍卫领了命便都走过来,冲赵柔儿恭敬的说道:“娘娘,请吧!”

赵柔儿见状,毫不犹豫的便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地方太过怪异,太过肮脏,她一刻也不想再这里呆了,而且她现在有很多疑问,她想要找到洛非斐问清楚,这些疑问让她觉得可怕,所以她要向他问清楚才对!

赵柔儿愤恨的走出那个小黑屋,刚走出门口她便听到一声闷响,她也是习过武的人,自然清楚这声闷响便是兵器入肉时的声音,她的脚步顿了顿,不用回头就能够知道是黑屋中那个人被左舷给杀了。

跟着侍卫回到夜安阁,赵柔儿一进门便看到坐在桌边悠闲的喝着酒的洛非斐,洛非斐一见到他,眉头皱了皱,眼中闪过疑惑,但这疑惑也只是短短一瞬间便消失无踪,紧跟着他看到跟在赵柔儿身后进来的左舷,左舷冲他拱了拱手,来到他耳边将事情说了一遍。

洛非斐的眉头再次皱了皱,他挥挥手,左舷便退下来,而他兀自悠闲的倒了一杯酒在酒杯中,眼睛向赵柔儿瞟了一眼便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赵柔儿一步步的走到他的身边噗通一声跪下,说话的声音剧烈的颤抖起来:“陛下,陛下可否告诉臣妾,为什么臣妾会出现在那样一个地方,为什么那样一个地方会出现一个肮脏丑恶的男人?!”

洛非斐将手中的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闪着流光一般的目光看向赵柔儿,嘴角有着一抹嘲笑,他的计划被大乱了,赵柔儿已经知道一切了,可是洛非斐却并没有觉得惊慌,甚至对于她知不知晓答案根本毫不在意,他望着赵柔儿,用残忍的语气说道:“柔儿,你是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的!”

赵柔儿只觉得一股寒气顿时从脚底一直蔓延而上,她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自己爱得**骨髓的男人,不敢想象,一点也不敢想象,刚刚他还温柔的安慰她,他说他们还可以有孩子的,他说她还年轻,可是他为什么转眼间就将自己送到那么个地方,是不是以前他每次宠幸自己的时候都将自己送到那么个地方?

赵柔儿摇着头,将这种想法完全祛除开,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热,他那么的疼爱自己,对自己那么的温柔,甚至不惜为了自己将以前自己最宠爱的女子关入冷宫,甚至对于她的离去不闻不问。

然而她想着这些的时候心中的凉意更加的明显了,他可以对以前自己挚爱的女人那么心狠,那么他便也是可以对自己心狠的。

“主上,你告诉我不是那样的,你告诉我事情不是那样的,你没有那样对我,你从来没有那样对我,告诉我主上,告诉我你是爱我的!告诉我你对我不是虚情假意!”赵柔儿流着泪向洛非斐哭诉道,一想起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她的心就不由得痛起来。

洛非斐望着她的脸,眼中再次升起一丝厌恶,他伸出手来扣住赵柔儿的下巴,他望着她的脸,语气中尽是温柔,可眼神却冷得可怕,他淡淡的开口说道:“柔儿,你要怪就怪你太不自量力了!”

赵柔儿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眼中满是痛苦,眼泪不受控制的不断的掉下来,不敢相信,她真的一点都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洛非斐会这样对她。

“不,主上,不,你对我那么温柔的,你那么疼爱我的,怎么会,怎么会呢?”

洛非斐望着她的脸,觉得这样也好,他也累了,实在不想再与她们纠缠下去了,对于自己不爱的人他却要做出一副喜爱的样子,这实在不像他的所为。

洛非斐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有回答,而赵柔儿看着他不回答又继续说道:“主上,你告诉我,我怀的孩子是你的么?”赵柔儿弱弱的问道,这句话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问出口的时候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袖,她的目光含着期待,那样子真的是弱不禁风,莫名的让人怜惜。

可是洛非斐却没有那个想要怜惜她的心,他凑近她,嘴角含着笑意,那笑中满满的都是讽刺,望着赵柔儿那双泪眼,他再一次用残忍的语气说道:“我从来没有宠幸过你!”

我从来没有宠幸过你,这句话就像一把刀一样深深的刺在赵柔儿的心上,她用尽生命和力气凝聚的期待在一刻全部破碎,洛非斐从来没有宠幸过她,那么她的孩子从哪里来呢?想起刚刚的那个人,想起每次他宠幸她之时都会喝酒,而她,一喝了那酒之后便昏迷不醒,那么在她昏迷的时候又是什么人动了她的身体,虽然大脑迷迷糊糊的,但是她还是清楚的知道她是在跟男人交合的,只是她现在才知道那个跟她交合的人不是面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爱着的这个人,而是一个陌生的,肮脏的男子,一个可以被左舷随意杀死的男子。

想到这些她突然觉得一阵恶心,然后就这样捂着自己的%.口干呕起来,而洛非斐看着她的样子,冷冷的站起身来便向外走去了,赵柔儿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浮现一丝冷笑,那丝冷笑越来越冷,最后变成了一种阴狠的笑。

就保持那样的姿势干呕了许久她才从地上站起来,无力的走到里间,吩咐丫头们打来热水,她将自己整个人都泡在浴桶中,将头深深的埋进水中。

那句“我从来没有宠幸过你”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在她的脑海,像一把剑一样,一点点的切割着她的心,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为什么?即使他不爱她,即使他只是将她当做了替身,可是他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

突然一个想法跳进了她的脑海,如果,现在看来当时她怀了孩子的时候就只有洛非斐一个人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而他也是最不希望孩子出生的人,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洛非斐杀掉的么?那日她喝那碗药的时候是洛非斐亲自喂给她的,他完全可以在喂药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下**的。

而当时的她还不知道真相,理所当然的就以为是皇后的嫉妒心作祟想要害她,现在想来,这完全就是洛非斐的计谋,他想让他们自相残杀,怪不得爹爹那日来这里的时候对这件事充满了疑惑,她还以为爹爹是因为想要包庇皇后,糊涂了,现在想来,原来爹爹早就猜到了这件事很可能是洛非斐做的了。

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皇后现在就很危险了,听说朝堂之上现在有很多的人主张废后了,洛非斐这一招果然精明,把他们每个人都掌控在手掌之中。

第二日,早朝时分,洛非斐和众大臣又就皇后该如何处置的问题进行了商讨,就在众人讨论得如火如荼,却又没有结果的时候有个人出现在了朝堂之中,这个人便是赵柔儿。

她从议会的大殿侧门而入,在殿中向洛非斐行了大礼,洛非斐眉头皱了皱,显得很不愉快,语气也不那么温和了,他冲她冷冷的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不知道朝堂之上不是后宫女人可以干涉的地方么?”

赵柔儿低着头,非常恭敬的冲他道:“请主上恕罪,臣妾来是有要是要向主上禀报的!”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明显还带着沙哑,猜得到她昨晚肯定哭了很久。

赵柔儿说完,朝堂上的大臣们都目光灼灼的望着赵柔儿,一个个的眉头都皱起来,想着,这赵雪也太没有规矩了,仗着皇帝的宠爱竟然连朝堂这种地方也敢来,不知道朝堂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么?

赵空看着赵柔儿突然出现,又听到她这么说,他明显看出了其他大臣和洛非斐脸上的不快,他狠声向赵柔儿说道:“柔儿,快点起来离开这里,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而赵柔儿依然跪在地上,那样子仿佛在等待洛非斐的回答。

终于,洛非斐盯着她看了半晌,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快说!”

赵柔儿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洛非斐一眼,嘴角噙着一抹笑,但因为她此刻的脸色过于苍白,所以她脸上的笑看起来很是苍凉,她冲洛非斐笑道:“主上,我已经找到下毒谋害我孩儿的凶手了!”

洛非斐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他紧紧的盯着底下的这个女子,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她想要来个鱼死网破么?不过他眼中的那抹不自然很快便淡去的,他的眼中又是那总深邃的,让人很难看懂的颜色。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