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冷王囚爱

更新时间:2020-02-14 17:17:08

冷王囚爱

冷王囚爱 凉子 著

已完结 司马朗,白意儿 古言穿越宠文腹黑

由凉子创作的穿越小说《冷王囚爱》,主角是司马朗白意儿小说讲述了现代生活平淡的25岁女白领白意儿,因为古怪老婆婆送的黑色小石头穿越到了未知的时代。睁开眼睛,竟然成了当朝大将军府的三小姐,被至亲姐妹陷害致死,死因却被谣传成自己逃婚跳湖!非但如此,这府里的人,个个蹬鼻子上脸,连身边的丫鬟都赶对自己恶声恶气,阳奉阴违,老虎不发威,真当她白意儿是hellokitty啊!竟然逼她代嫁,正合她意,反正她跟未来夫君三太子已经达成协议,成为盟友啦!她白意儿,一定要这一众曾愧对她的人付出代价!

精彩章节试读:

“意儿。”薛清芜脸都吓白了,这个意儿,何时变的如此厉害了?厉声说道:“休得胡闹,你真的要害了白府的人不成?” 白意儿一愣,虽说那些人与她并无半点关系,可是要是真的因此让那些人送了命,似乎不太妥当,想想还真是不忍心。“是三太子不喜欢我,我不想嫁给他,与白府那些人有什么关系?三太子娶的是我,又不是整个白府,如今是我不嫁,三太子不娶,关白王府那些从没说要嫁给三太子又突然说不嫁给三太子的人什么关系?再说了,我不愿意嫁,三太子也不愿意娶,我们俩算是达成了某种协议,是自愿的,并不关白王府的事情。” 薛清芜愣愣的盯着白意儿,半晌无奈的说:“意儿,你真真是让姨母宠坏了。这儿不是白王府,不是你说如何就如何的地方,这儿是皇宫,你要嫁的人是三太子,是皇上金口玉言赐婚的,哪能是你说不嫁就不嫁的?若不是三太子念着姨父他老人家是朝中大臣,而且还碍着皇——只怕是此时此地就可以了结了你,治了白王府的罪了。好了,不要任性了,赶紧给三太子道个歉,好好的和三太子说说话,不要再任性胡闹了。” 白意儿看着面前的薛清芜,温婉的眉眼,清秀的脸庞,白皙的皮肤,红润的嘴唇,这样大家闺秀美丽的女子,她想自己若是三太子,喜欢的也必定是自己这位表小姐,而不是她吧。若是自己真的嫁给了三太子,薛清芜是不是会恨死自己?她喜欢的不是三太子吗?为何还要这样的帮助自己,难道古代的女子都这般的会隐藏自己?真的可以做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在另一个人身边幸福? 这样一想,更是不想嫁给三太子,更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回去了。索性把心一横,闭着眼说:“我说不想嫁便就是不想嫁了,三太子,你好歹也是一位太子,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主么?你大可去和皇上说白意儿真是位无趣的女子,你不愿意娶,让皇上收回成命。” 三太子一甩手,面带怒意的瞪着白意儿,恼怒的哼了一声。白意儿只觉得似乎有一股不知来自何方的强大气流,她立即往外面后退了好几步,像只断了线的纸鸢一般,毫无重心。眼看着就要重重的摔下近处的一处池子里去,池子里原本种着美丽的荷花,如今已经到了败落的季节,只剩下腐烂的荷梗残留在河面上,她闭闭眼,心里很是恼火。这个人大概只能够做到太子的地位了,若是自己是当今皇上的话,必然是不会让这人做自己的接班人才是,这样子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 眼看着要跌进池子里,几乎能够预感到冰冷的触感以及腐烂的淤泥味道,甚至于她已经做好了被淹死的打算,这一刻她反倒是怕了起来了,想起自己之前千方百计的惹怒三太子不过是想要他杀死自己,可是真的到了死的这一刻,却是这样子的害怕。罢了,若是真的死了,倒也是好的,怕只怕没有摔死,却要被呛死被吓死啦。 有人接住了自己,软软的怀抱,鼻息间闻得到清淡的檀香味道,有些冷清的声音,“三太子,如何生这样大的气?” 又听得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吐在自己的颈间,“丫头,你怎么将三太子气成这幅模样了?恨不得要杀死你的怒意。”低沉的磁性的男中音,调侃不屑甚至是带着冷漠的味道。 白意儿轻轻睁开眼,入目是白色的锦衣,抬眼瞧见一张带着戏谑的笑意的脸,浓黑的眉毛,眼神犀利,虽是在和她说话,可是冷冷的距离让意儿心头一颤,仿佛人虽然在你眼前站着,可是他并未将你放在眼里,这个人,为何这样的让她颤动? “哼,宸章,你将这个疯丫头放下来,你救她做什么?”李宣恼恨的说,“你以为你救了她,她就会感谢你么?这个疯丫头,一心找死,本太子不成全她,反倒是显得本太子怕了她了。” 意儿从男子身上的怀中挣脱出来,看着李宣,这个男子就是白意儿的父亲为她寻的如意郎君么?嫁给她,白意儿会幸福吗?怪不得白意儿会寻死,若是换做自己,怕是也不会同意嫁给他的吧。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白意儿瞪着三太子,这个人真的是相当的帅气,长相好,家世好,尤其是长着一张相当让人陶醉的脸,可是,即便是这样,便可以将她推下水么?就凭这些,就可以欺负她么?真的是相当的讨厌,不管是白意儿还是她,他都没有这个资格随便决定旁人的生死,难道就因为这场莫名其妙的两家人的家长决定的婚姻,就因为皇帝高人一等,就活该她白意儿受此欺负吗?难道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所以说不想嫁给他,是错了吗?怎么古代的人如此不讲道理?真的是相当讨厌,相当的恼火的一件事。 “你讨厌我,你不想娶我,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不是说了么?既然你不喜欢我,可以去找皇上,可以直接向皇上说明原由,你是三太子,想必这点事还难不倒你,却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如此言行,这样子的嘲弄我,真真是——让我觉得相当的可恶!” “白意儿!”李宣相当的恼火,紧紧地皱起眉,看着她,冷冷的说:“清芜说的不错,你真的是让你母亲给宠坏了,到了皇宫居然还不知道收敛一些,如此放肆,不要以为皇后是你姑姑,便如此的嚣张,以为就没人治得了你了么?就算皇后是你姑姑,也由不得你如此的目中无人!” “小姐,您最好还是不要和三太子做对。”玉檀轻轻地说,“这里是皇宫,不是白王府,您不要太任性,三太子的脾气为人您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这样子的与他作对,他是您以后的夫君,是您以后的依靠,您这样子的和他作对,以后要怎么办?不要让表小姐看了您的笑话去,若是传了出去,难免引来闲话,成为笑柄,而且王爷知道了,只怕是要挨骂的。” 白意儿看了一眼玉檀,不再说话。这个朝代的人是不是都这样的早熟?看事情看的这样明白?玉檀几句话就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说的通通透透。白意儿从玉檀寥寥数语之中听明白了很多事情。 第一件就是这桩婚事,她是逃不掉了,除非是皇上能够收回成命。否则三太子就必定是她的丈夫。第二件事就是即便薛清芜是亲戚,她和薛姐姐很好,但是还是不能够让薛清芜看见她出丑,两家的关系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要好,说不定还是死对头。第三,今天回去之后,她必定会被惩罚。 “好吧,那我就不说了。”白意儿叹口气,这些人的恩恩怨怨与她何干?她不过是想要找个安静的属于自己白意儿的地方过白意儿的宁静日子,她可不是以前的白意儿,她的事情与自己何干? “罢啦,与您争论不得,您是当朝的三太子,若是惹恼了您,白意儿也没有好果子吃。”白意儿看着李宣说:“不过,如果您真的很讨厌白意儿,您可以不必娶。何必问难您自己,娶一个您不喜欢的人回去守着过一辈子,堂堂一个大月王朝的三太子,连这点区区小事都办不成吗?那可真是太瞧不起您三太子啦。” 李宣真的是快要气死,面沉如水的冷冷的看着白意儿,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睁大眼睛看着他,毫无惧怕之意,满脸的怜悯神色。 白意儿那是什么眼神?居然敢用怜悯同情的眼神看他,真是放肆,她竟然怜悯他!——真是可恶,简直是无法容忍的可恶!他是三太子,大月王朝的三太子,区区一个白意儿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意儿。”薛清芜轻轻地唤她一声,虽然她知道白意儿并不是真的想要嫁给三太子,甚至于为此还险些丢了性命,可是她这样直言不讳的对三太子说这些话,实在是让她不安。纵然白意儿是白王府的千金,纵然白意儿的姑姑是当今的皇后,但是若是让皇上知道了,仍然难免一个杀头之罪。 慕容宸章站在白意儿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看着阳光之下立着的白意儿。青色的纱裙,窈窕的身段,如瀑的及腰长发,随着悬崖处吹来的风轻轻飘摇,娴静的面容,毫无惧意的看着李宣,似乎并不害怕李宣是当今三太子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决定她的生死的模样,那样坦然。 “罢啦,薛姐姐,我看我还是不进宫去看皇后姑姑啦。弄成这幅模样,恐怕回去听一顿父亲的责骂还要好些,免得皇后姑姑担心啦。”白意儿轻轻的转身,看了看站在她身后默不作声的慕容宸章,想了想,轻声说:“这些公子,刚才,谢谢您救了我。” 虽然我并不感激,她在心里轻轻地补了一句,笑了笑,说:“玉檀,我们回去吧,希望父亲母亲知道了,不要责骂我才好。” 玉檀轻轻答了声是,随着白意儿下了山。

猜你喜欢

  1. 古言
  2. 穿越
  3. 宠文
  4.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