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盗墓鬼纪

更新时间:2020-06-30 04:40:20

盗墓鬼纪

盗墓鬼纪 乱想 著

已完结 唐天赏,张敏 悬疑灵异

男女主角唐天赏,张敏的小说,由乱想创作最新超热门的小说叫《盗墓鬼纪》,故事内容新颖,值得阅读。三年寻龙,十年点穴;阴阳顺逆,鬼神莫查。一段比鬼神更令人窒息的经历,一卷记载华夏一系国运兴衰的密宗。一具九年不腐的死尸,一个死后多年还活着的人,牵引出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在天成象在地成形的龙脉下,断代的墓主人,到底在隐藏一个怎样的惊天之谜?

精彩章节试读:

他俩被我一巴掌吓了一跳,顾不得责怪,连忙问我发现什么了。

进山洞时,由于太谨慎没注意,随后又被惨叫和尸骨搞得疑神疑鬼,脑袋早乱了,现在看见猫蹲在棺材上,我才缓过劲来。

大头性子急,“祖宗,您倒是赶紧说啊,是不是那只黑猫在作祟?”

“你还真以为那是一般的猫啊,猫本来就是邪性的动物,黑猫更是凶煞邪魔附身的东西,所以谁家死人出殡,都要把附近的猫藏起来,不放心的话,可以拉条黑狗守着。”

猫这种动物本来就邪,十二生肖位列仙班,猫可能没走通后门,被抛弃了,跟人一样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经常和妖魔邪祟挂上钩。

老陈的目光一直放在棺材上,“小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山洞怎么一点生气都没有,连个蜘蛛网都见不到。”我皱着眉头说。

大头瘪瘪嘴,“没有不是更好吗。”

我白了他一眼,“等你死了就深有体会了,甭管棺材封闭多严实,都会有蜘蛛网,那东西是阴人唯一和活人交流的东西,网的不同形状和走向,都代表阴人此时的处境。”

“那这里没蜘蛛网,是不是说,就没阴人,那咱岂不是本儿安全,你净瞎操心。”

这尼玛猪头,白在考古队混饭了,怪不得熬了这么多年,连个正经编制都不给。这里死这么多人,外面还种着桑槐,要是连一个脏东西都没有,比见鬼还邪呢。再联系到昨晚,群蛇出洞,到底啥玩意,让整座山脉的都蛇搬家了。

老陈捡了根白骨,朝那只黑猫丢过去,那东西古怪精明的很,纵身一跃,跳到高出的一块岩石上,跟着就是一声诡异的嚎叫。

“唐小哥,看样子我们都猜错了,这里既不是古墓陪葬坑,也不是积尸地。”老陈绕过枯骨堆,走向角落那口棺材。

我和大头也跟了过去,奇怪了,在手电光的照射下,这口棺材居然闪闪发亮,这种阴湿的环境中,一点金属锈斑都没有,亮晶晶的好像被人刷洗了一样。

大头伸手想去摸,“是纯金的吗!”

“别动!”老陈伸手抱住大头,谁知被他带了个踉跄,跟头流星的趴在棺材上。

滋啦啦……一股炒菜炼油的味道。老陈慌张的站起来,在看自己的*前,耐克冲锋衣硬生生的烧焦了。

大头咽了口唾沫,乖乖地,幸亏自己没摸,要不非来个烤羊蹄。

我绕着棺材转了一圈,金属棺材歪斜的躺在沙滩上,在看看周围岩石的棱角,和沙土颜色,随即恍然大悟,“火龙油!”

“啥油?”大头抱歉的给老陈检查%.口,还好没烧到肉。

火龙油其实不是油,有人说,用这种调配的液体放在墓顶,用来防盗,高腐蚀性,比水银都烈。其实,这种东西没那么玄乎,是剧毒动物的胃液,相当于强酸。而金棺上的火龙油实则不是人为的。

这么一来,就明白了,其实这口棺材,和这个山洞没一毛钱关系。这铜角金棺应该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早上那条蟒蛇吞掉,胃酸腐蚀了金属锈迹,但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吃到肚子里的棺材,又被蟒蛇吐了出来,所以上面亮晶晶的还黏连着胃液。

这也恰好解释了,那条蛇王为啥惊慌逃跑,而这口棺材没有棺椁和墓穴,歪斜的放在河道一侧,细心看的话,周围的碎石都是新茬。

“吃进去的干嘛要吐出来,不会是从**里拉出来的吧。”大头恶心吧啦的看着棺材。

“不对,火龙油理论上绝对能腐蚀金属,如果我猜不错的话,可能是棺材里的正主儿没少折磨这条大蛇。”老陈戴上手套,往棺材上攘沙土,看得人心惊肉跳的,沙粒居然在棺材板上发生化学反应了,咕嘟嘟的冒泡。

我和大头掐了烟头,也帮老陈处理这些胃酸,清洗棺材,估计我们也是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收拾了一通,还不放心,我又从包里拿出几件换洗衣裳,好一顿的擦拭,一条牛仔裤,很快烧了几个洞。

大头跟个怨妇似的喋喋不休,“这棺材卖到废品收购站也值个几万,嘿嘿,不是人家蛇王搬运,都够一辆卡车拉的了。话说,棺材里哪位大爷这么大派头,劳动人民炼点金属容易吗。”

孟子都说过,唯送死以当大事。古人很注重丧葬礼法,最基本的,入土为安,落叶归根,所以死人要用木棺成殓,埋于地下。

老陈细心的看着金属棺材,“黄铜冶炼和鎏金技术,最早也是在唐后五代十国,铜角金棺?唐小哥,你不觉得棺材外,有什么东西被胃液腐蚀了吗?”

“你是说……墨斗线吧?”据说墨斗是鲁班尺发明的,具有捆尸防尸变的功能。

“妈的,铜角金棺墨斗线,这里面不会是僵尸吧?”大头腾的蹦了起来,憋红了脸,又不解起来,“既然知道有可能发生尸变,专门准备了金棺,干嘛不一把火烧了。”

看大头那个熊样,我都快笑出来了,按着他肩膀说,“估计棺材里的主儿身份也不简单,至少是个边疆皇族呗。”

我这是故意逗他,我怕蛇虫,他怕鬼怪,其实僵尸鬼怪这种东西传的邪乎,真见过的人,我觉得没几个。

“嘘!有动静!”老陈脸色煞白的贴在棺材边,示意我和大头别出声。

“咯咯……”一声似笑非笑,更像哭泣的声音传来,让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