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更新时间:2020-04-02 21:10:14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木子苏V 著

已完结 宋子浩,秦若雪 重生短篇言情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是一本剧情与完本极佳的短篇类小说,她本是世家嫡女,倾尽所有助他江山初定.中山狼揭开伪善的真面目,生啖外祖一门血肉!而她,更落得挫骨扬灰,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下场!重生归来,她以命起誓,要让那些害她之人万劫不复,血债血偿!明明要自立自强,可是偏偏救下了一只赶不走的忠犬面具男。初遇山林,他冷冽如冬:“你我做个交易如何?”假面相逢,他无赖耍混:“小依儿,你救我一命,人家无以为报!”冲喜相嫁,尼玛,谁能告诉她,为何这位翊王殿下与她的忠犬男如此相像?某男笑颜如花:“娘子想知道真相,不妨亲自试一试可

精彩章节试读:

六月天,酷暑难耐,夏蝉此起彼伏的叫声让人平添恼怒。

紫元国的死牢里,暗无天日的潮湿与死亡在这里沉淀出一股股刺鼻绝望的气息。

“啊……”

是夜,本应安静无声的死牢深处,却传来刺耳的如若野兽般的嘶吼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仿佛月亮也不忍目睹死牢中发生的一切。

某间密闭的牢房内,昏暗的油灯映着几张狰狞而又嗜血的面孔,显得愈发诡异。

鲜红的血液顺着刑案上的血槽汩汩流动,那一丝不挂、瘦骨嶙峋的女子近乎绝望的尖叫声夹杂着痛苦的悲鸣回荡在整个死牢中,血腥的臭味染满了整个刑室。

“吱呀……”

刑室的门被推开,扑鼻而来的血腥味让那个一身素白的女子微微退了几步,身边的丫鬟立刻扶住她,低声道:“娘娘,这种事情让奴婢来就好了,您何苦受这份苦楚!”

“姐姐明日就要走了,本宫怎么能不来送送她?”女子拿出手帕微微遮住口鼻,语气中说不出的清冷,随后迈入了囚室。

那些行刑的人看到女子,连忙惊慌失措地跪在地上,恭敬地喊道:“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今日的血可曾放完了?”皇后秦若雪站在一旁,在看到刑案上有着玲珑身段的女子时不禁露出了妒恨之色,不过当看到女子满脸刀痕,一只眼变成了血窟窿的时候,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得意。

这个她恨了多年的人,她艳羡多年的美丽容颜,终于让她毁掉了。

“回皇后娘娘,国师说要七七四十九日的鲜血,今日便是最后一日!”老太监谄媚地说道:“明日将这个罪妇放入特制的石臼中,像舂米一样捣成肉泥,到时候才能以血养石,混入血肉进而浇筑护国石碑,如此方可保佑国运昌盛。”

“如此,甚好。”秦若雪听完老太监所说,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后淡淡笑着说道:“把人挂到刑架上去吧,本宫有话要跟她说。”

哗啦……

一桶凉盐水兜头浇下,因为流血过多而昏迷的秦依依猛然睁开血红的双眼,浑身上下触目惊心的伤口在碰到盐水后疼得她微微弓起身子,仿若煮熟的虾子。

“姐姐的命可真大啊……”秦若雪居高临下的欣赏她狼狈憔悴的模样,娇声笑道:“皇上故意将你送给那些蛮夷之族,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命回来,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了却我这些年的心愿呢……”

秦依依早就看到了秦若雪,她向来性子孤傲,如今落得这般田地也不愿在她们面前露怯,可是所有的冷静在听到秦若雪这番话以后顿时分崩离析,喉咙早先被烫伤的她微微张口,声音如若生锈的铁链一般,“我落入蛮夷之手是夫君有意为之?”

话音一落,秦依依心下恍然,她自诩聪明非凡,又如何未曾察觉那一日的不妥?

前太子的计谋她早就洞悉,所以那一日带兵替他前去也不过是引开前太子的军队,何以最后反倒是落入了蛮夷之族的陷阱?

那些与表哥舅舅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为了护她周全以至于全军覆灭,现在想来,是那个人早就想要除掉自己和宋家的势力了吧?

那些蛮族之人早就对宋家军恨之入骨,所以身为当时主将的她在那暗无天日的水牢中被人亵玩,左眼被箭射穿,右耳被燃香烧穿,指甲被连根拔起……

当她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扮作流民回到京城时,看到的却是宋家满门被灭的惨剧……

秦依依只觉得自己仿佛恍恍惚惚之间走到了宋府,空气中溢满了血腥味,她的心如同被利刃划过,她听到那些无辜的人在哀声哭嚎着……

“啪!”秦依依的头被这一巴掌扇得歪在一边,她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地转过头,眸光如同猝了毒的利刃一般看向动手的人,她曾经最信任最宠爱的丫头翠香。

她身边最得力的四个丫头,在她辅佐二皇子的四年里不明不白的死了三个,最后只剩下了翠香,如今看来那三人的死与这些人定然也脱不了干系!

“你这样的罪妇,娘娘来送你一程已经是莫大的荣耀,竟然敢不把娘娘放在眼里!”翠香用手绢擦了擦手,平静地退到了秦若雪身后,仿佛碰到秦依依都是件很恶心的事情。

“若不是翠香,我们还真是不知道你竟然身怀武艺,”秦若雪看到秦依依这番模样心里一阵舒爽,脸上挂着高贵而又怜悯的笑容,叹口气说道:“姐姐可还记得当年在破庙的事?那一次若不是翠香提前为你下了软筋散,二皇子又怎么会那般轻易的得手!”

秦依依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秦若雪,怒气在她的身体内奔涌冲撞,十六岁那年她在参加宫宴归途中被掳,翌日一早衣衫尽毁、满身青紫的躺在城郊破庙外,恰巧经过的二皇子救下她并不计前嫌的娶了她。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的用心,可是那个美好如仙的男子每日与她风花雪月、吟诗作对……

六年,整整六年,他演了六年的戏,换来了她一心一意为毫无根基的他谋划江山。

“当年爹爹和娘亲明明深爱对方,若不是为了爹爹的前程,又怎么会设计娶了你娘?若不是为了得到将军府的器重,我娘又怎么会隐忍十六年才对你出手?我又怎么会做了那么多年的嫡次女!”

“我娘说的对,她把你养好了才能为我铺路,姐姐还不知道吧,妹妹我明日可就要做皇后了!你知道皇上怎么说么?每次看到你他都觉得恶心,觉得你脏……”

好一个德厚流光的父亲!

好一个温纯善良的继母!

好一个情深如海的姐妹!

好一个此生得卿足矣的夫君!

好一个错信狼子野心的秦依依!

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名利前途,竟然可以隐藏二十多年,一个两个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鬼,生啖她与外祖父一门血肉,是自己识人不清,才会落得这般下场!

秦依依的心仿佛被谁狠狠捏在了手中,喉咙发堵,生生吐出一口心头血,随后狂笑不止:“上官俊杰!秦若雪!我秦依依以命起誓,若有来世定要亲手颠覆秦家,定要你们万劫不复,血债血偿!”

天齐二百六十七年,伫立于京城最中心的镇国石碑建成。

只是自石碑建成后,京城百姓夜夜都能听到女子的哭号声,而石碑也日日血流不止,仿佛在诉说着不为人知的冤屈……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重生
  2. 短篇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