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快来,贺先生他又瞎了

夫人快来,贺先生他又瞎了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12:52:06

男人的力道之大,直接让衣服从背后开了一个口子,露出里面的内衣。“李泽然!”兰馨怒吼道,捂着破败的衣服不让自己赤果在大街上,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里。看着兰馨脸颊上的泪珠,李泽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看她伤心,心脏微微抽痛。要说不在意是假,他对兰馨还是有感情的。跨步上前,一把拽住女人的手,忏悔中带着真挚的情感。“放手!”被李泽然突然这么一抓,兰馨吓了一跳。“馨馨,刚刚是我的不对,是我做法太偏激了,你也知道我是为了什么生气,要不是那个瞎子……”话还没说完,兰馨扯开她的手,和李泽然保持一定距离,“贺先生是我的病人,我不允许你如此诋毁我的病人,再者说,我还要谢谢他,要不是他今天在,我甚至是怎么出的医院都不一定了!”兰馨自嘲,这番话里有大部分就是故意说出来气李泽然的。算是为自己打抱不平。有一瞬,兰馨突然闪过一丝侥幸,若不是有了今天这一遭,试了婚纱,她算是这个人卖给了李泽然了吧?男人的脸色明显的阴沉下来,极力保持嘴角上挂着的微笑,“馨馨,是我不好,刚刚太偏激了,你也知道,我是在乎你的。”硬的不行,来软的。果然,如李泽然所料,兰馨强硬的态度有了一丝松动。看她低着头若有所思,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李泽然再一次拉起兰馨,柔声说道:“馨馨,来日方长,我们总会有办法的,时间不早了,要不我们出去转转顺便给你买套新的衣服?”李泽然试探的问道,眼底一抹狡黠闪过,很快,兰馨并没有发现。兰馨刚想拒绝,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冷声开口,“不用了,我还有事。”看着兰馨离开,李泽言又怎么会轻易放她离开,脚步还未跨出去,身后的声音让他黑沉了脸。“臭小子,这回我看你还往哪里跑!”李泽然啐了一口,回头看着那群追债的重新返回,朝着最近的一个巷子跑了进去。兰馨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变故,走到拐角的地方,接起电话。还没等她开口,话筒那边,李爱华就开始破口大骂。“赔钱货,是不是又和那个瞎子在一起?!这么久才接电话,你们是不是又乱搞在一起!”话筒里,李爱华的语气很难听,那尖锐伤人的话仿佛穿过话筒,一字一句如同利刃戳在她的心尖上。鲜血淋漓,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调整好呼吸,兰馨强颜欢笑,“妈,我在回去的路上了,我们回家好吗?”有些事情,兰馨并不想在路上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回家再说?”李爱华一听兰馨想要回家说事,顿时就不乐意了,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谁让你回来的?!兰馨,你弟弟现在为了那十万块已经在家里一哭二闹了,我不管!要是不弄不到这十万,就不用回来!”停吓脚步,兰馨无奈叹气,有气无力的开口,“妈,我上哪给你去找那十万块?我的那点工资不是都在你手里。”“你这是在抱怨我?”话筒那边,听到兰馨顶嘴,上挑的眼角一副刻薄像,对着电话吹鼻子瞪眼。一旁的兰至手上拿着手机打游戏,眼睛时不时看向母亲这边。眉头紧锁,分分钟都有可能发怒。“妈,我就算是借钱也不能一下子借的到十万啊!”虽然这么说免不了挨一顿骂,可是,这就是事实。兰馨捏着手机的手指,骨节苍白,靠在墙上,无助又难过。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里,好像,她从来都是付出的那一个,本以为,一切都会随着她的工作好起来,脱离那个如同牢笼的家。后来,她又开始期待,很快就要试婚纱准备结婚了。就在今天,她发现了可笑的一幕。自己期待的,憧憬的,没有一样视线,而且,居然还变得更糟。电话那边,母亲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沉默的靠在斑驳的墙壁,举着手机的手指缓缓滑落。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母亲最后说的一句话是:那十万一定要拿到,不然,就不认她这个女儿。从心底蔓延开的孤寂袭遍全身,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砸在水泥路上没有任何声音。远处,一个带着宽大帽子的少女缓缓走过来,来到兰馨的面前停了下来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擦擦吧。”平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骨节分明的手指递来一张纸巾。不用抬头,兰馨就知道,是她。总会在她需要温暖的时候踏着‘七彩祥云’而来。“蔷薇。”兰馨哽咽的叫了一声,抱着她的大腿开始哭了起来。要是说,兰馨从未有感受过家庭带来的温暖,那么,眼前的少女就是她的避风港。不用任何言语,只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有家不能回,兰馨被蔷薇带回了家。一路上,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安静的走回家。“我……可能要在你这里借宿几天。”蔷薇在厨房做饭,兰馨换上新衣服忸怩的站在门口支支吾吾的说道。“知道了,你先出去看会儿电视,饭好了叫你。”退出厨房,兰馨在客厅里来回的转悠。蔷薇的房子是一个很温馨的两居室,因为父母都不在身边,平时只有她一个人住,打开其中的一个房间,看着里面的陈设,让她觉得心里暖暖的。“你的房间一直空着,不过我有叫阿姨打扫,好方便你随时回来住。”不知什么时候,蔷薇走到了兰馨的身后,声音清澈的令人感到舒适。转身,兰馨一把抱住蔷薇。 所有的感动最后都化为一句话,“谢谢你。”“感谢话就别说了,好好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整个晚上,兰馨说了很多,蔷薇只是一个聆听者,适当的给出建议之后,没有过多言语,只是偶尔会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几下。躺在床上,看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兰馨纠结了。那十万块,她到底怎么办才好?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