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茅山最后的传人

更新时间:2020-04-03 12:27:34

茅山最后的传人

茅山最后的传人 谎言大叔 著

已完结 马国强,徐燕 悬疑灵异腹黑热血

茅山最后的传人是由网络大神著作的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灵异小说,讲述了主角马国强,徐燕之间的故事。遇见一场奇怪的投胎,牵引着我步步跨向了一个邪恶的计划,我该何去何从?

精彩章节试读:

进了庙里以后,顺着那男子手指的方向我看了那墙壁,这才发现那墙壁上的壁画,昨晚也许火光太暗的原因,我并没有看清这墙壁上的东西。

我还没来得及去看那副壁画,这时一个老者站起身来,来到我前面,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对我身边的男子说道:"小丁啊,我说了多少次遇事要冷静,你这样莽莽撞撞的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我身旁的男子连忙点头附和道:"老师教育的是,学生下次一定改。"

这时那名老者再次扶了扶镜框转头看向我的同时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嘴里喃喃的说道:"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也被他说的莫名其妙,索性没有理会,直接绕过老头的视线,看向了后面的墙壁上。

细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那副壁画真的跟我一样,刻画的栩栩如生,仿佛就是按照我的样貌去刻画的一般,就连那份神韵都被刻画的完美展现出来。

看见这样的情形我也感到了吃惊不已。就在这时,庙内那口井里忽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出来打断了我们的思绪,那声音就像烧开的开水冒泡的声音一般,同时一阵恶臭也随之扑鼻而来。

众人惊恐的看向身后的那口古井,我连忙说道大家先退出去,这里怕是不安全。

这时老者身边的一个女生也走了过来对我说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还这么迷信?都像你这样我们干考古的都别干了。"

我打量了一下那女子,个头不高,白暂的皮肤,面容姣好,一头秀发高高的盘起,那老者见那女子这样说话眉毛紧皱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小丁,你不知道我们在工作吗?你怎么能随便把人带进现场来?"那女子说完转头对小丁接着训斥道。

小丁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刚想开口,谁知道那女子忽然两眼一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这下可急坏了众人,那老者吩咐一声,众人也随即把那女子抬了出来放在一处平地上。

那老者过去探了探那女子的鼻息,又是掐人中又是拍打那女子的脸颊,可那女子愣是没有半点反应。

"还是送医院吧老师。"小丁在一旁小声的建议道。

看着女子的情形,我暗自打开天眼观察了一翻,发现这女子的魂魄不稳,随时都有离体的可能,如果不及时阻止的话估计麻烦更大。

我也没有多想,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对那老者说:"还是送到我家吧,我可以试试,再迟恐怕真的来不及了。"

小丁这会少有的说了一句:"胡闹。"

那老者没有理会小丁,反而问我道:"小兄弟你是谁?为什么说你有办法?"

我被老者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也不算会茅山术,只是马老道留给我的手册平时研究了一点点皮毛而已。

我被那老头盯的全身不自然,硬着头皮连忙对他说道:"我师父是茅山第109代掌门,你说我为什么有办法?"

小丁听到我这样说冷笑一声对那老者说道:"老师,你可别拿师妹的生命开玩笑啊。"

那老头听了我的话后眼睛一亮,没有理会小丁连忙问我道:"马清洋是你师父?"

我疑惑的点了点头,同时我也在心里嘀咕,这老头难道也认识马老道?那老头得到我的肯定后也不废话,吩咐一声让人抬起那个女子叫我在前面带路。

那小丁还想说些什么,那老者瞪了一眼说道:"我们整天跟这些玩意打交道,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了。"

没多长时间,就来到了我家,李长贵夫妇见来了这么多人并且还抬了一个女子回来也是不解,我也没空解释,只是让他们帮我准备了一些红绳跟彩纸以及朱砂之类的东西。

这名女子跟李艳李洋不同,马老道的笔记上有记载,我也是第一次自己去做这样的事情,心情难免有些紧张,这会好事的村民也都围满了我家的院子,可我并没有理会。

按照马老道笔记上的记载,对付这样的事情有好几种解决的方法,我怕那些繁琐的方法我掌握不来,就挑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来做。

我让人把那女子放到单独的房间,又让我阿妈准备好的彩纸剪成了一个女人的形象,然后用红绳的一头拴住那女子的食指上,另一头穿过那个纸人的中心位置,都说十指连心,而食指又是最连近心脉的一指。

接着我用朱砂又按照马老道的笔记上画了几道符,虽然有些仓促,但也有点那么点意思了。

我拿好准备的符来到女子的身边,按照笔记上的咒语默默念了几遍,然后用贡香点燃了纸符,我可没那个道行能让纸符自燃起来,只能用贡香去点。

当纸符燃烧完了以后,连着那女子的纸人忽然也轰的一声自燃了起来,待那纸人燃尽,我立马用剪刀剪断了连在那女子手中的红绳。

做完这些我已经满头大汗,别人看我好像没做什么体力活却累成这样也是十分的不解,我心里自然有数,那是因为我还没道行,敕令这些符也是受到了反噬,最主要的原因我没有道家的宝印。

等我做完这一切,众人见那女子还没什么反应,我则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我受到了符咒的反噬就证明我做的这些事有效果的。

没过几分钟,那女子慢慢的醒了过来,可她一睁眼,立马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别人问他也不说话,我也感到十分的奇怪。

过了好一会那女子这才悠悠的对那老者说道:"老师,我刚刚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有个很凶的男子非拉着我让我跟他去。"

那老者上前拍了拍那女子的后背出言安慰道:"好了小雪,没事了,你先放下手下的工作,休息几天再说吧。"

小丁见我真的把那女子给弄醒了还是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但他没有直接说出来。

那老者安抚完那女子后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说道:"小兄弟,我叫林阳,省考古队的领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马国强。"我淡淡的答道,这会我感觉自己还是虚弱的很。

"嗯,小兄弟,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小兄弟能否答应?"林阳望着我诚恳的说道。

"什么事林老爷子?"

"我想你参与我们后面的发掘工作,给与我们一定的指导。"

"哈哈,林老爷子真会开玩笑,你们都是专家,我一个愣头青能给你们什么指导?"

"我指的是那方面的事,有些事情科学真的解释不了,我们可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

"这个……"我犹豫了

林阳见我犹豫立马问道:"你不想见见你的师父吗?"

"我师父?你们知道他在哪?"说真的,我现在真的想知道马老道的下落,兴许李艳跟李洋也只有他才能看好。

"这个……"这次轮到林阳犹豫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焦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马清洋受到我们的邀请一起发掘了一座古墓,可那座古墓十分的古怪,下墓的人基本上都失踪了,你师父也在其中。"林阳叹息了一声说道。

听说马老道失踪了我心里还是听难过的,不过我想了下接着问道:"就算我参与你现在的发掘活动那跟找到我师父有什么关系?"

"因为上面准备再组织一次下墓,毕竟前面几次下墓的人都是国家的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才,国家可不忍心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才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你们直接挖掘不就行了?再邪乎的东西还能比让你们用机器让他翻个底朝天厉害吗?"我不解的问道。

"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可上面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准公开挖掘,再说大型机器根本到不了那里。"林阳有些沮丧的说道。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咱先谈谈眼前的事情。"我不想再在这样的问题讨论下去,毕竟李艳跟李洋还等待着救治。

"眼下有什么好谈的?"林老头子两手一摊反问道。

被他这么一问,我气的够呛,还是忍住了火气问道:"那两口红棺材里葬的什么人?"

林老头子被我这么一问,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不解的问我道:"什么红棺材?"

"就是庙里的那两口红棺材啊。"我气的直咬牙,这老家伙现在跟我装糊涂?哪有邀请我的诚意?

"小兄弟,你没搞错吧?我们来的时候庙里只有中间的一口棺材啊,并没有看见什么红棺材啊。"林老头子也是一脸疑惑的说道。

看林老头子的表情也不像在撒谎,我也纳闷了,刚刚进庙的时候只顾着看壁画了,也没在意那两口红棺材,难道被人抬下山了?随即我又摇了摇头,谁没事抬那晦气玩意啊?这里的村民恐怕躲都来不及吧?

就在这时,外面隐约传来一阵嘈杂声,这会看热闹的村民早已离去,我们寻声望去,在远处的山脚下有着两只全身穿孝服的送葬队伍,我看了看时间,这时都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有谁会在这个点出葬?

待我再仔细的看去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这两只送葬队伍都抬了一口血红的大棺材正向西山的位置走去。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3. 腹黑
  4.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