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有一条纯阴命

更新时间:2020-06-29 15:18:26

我有一条纯阴命

我有一条纯阴命 什么鬼鬼 著

已完结 魏来生,杨小柳 悬疑灵异腹黑热血

《我有一条纯阴命》是什么鬼鬼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主角魏来生,杨小柳小说讲述了:纯阴命的魏来生被断定婚姻难成,恐孤独终老;可是他竟一朝闪婚抱得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不料回乡祭祖美艳娇妻离奇死亡,沦落为鳏夫的他只是想找到妻子的生魂,却不曾想到又惹了那么多桃花债。

精彩章节试读: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打算试探一下他。

周岩风轻云淡地说道:"常见的失眠有神经衰弱,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精神因素等原因,你可以跟我详细说一说你失眠时候的情况吗?"

我眉梢一动,道:"我只要一失眠,就会看见鬼!"

周岩的脸颊上闪过一丝错愕,很快掩盖过去,"那鬼长什么样子,它来找你做什么?"

他的反应能力和耐心超乎我的想象,要是换成别个医生,肯定都叫精神病医生来了,他反而还顺着我的问题往下走。

"她来找我跟她成婚,还想要*的命!"我说道。

周岩扶了一下眼镜冷静地看着我,"这只鬼生前你认识吗?"

我点头,"认识,叫做李蝶儿,跟我是同村,刚死没多久!"

周岩俊逸的脸上露出一丝恐慌,声音明显高了几个分贝,"如果你是来看病的就请认真配合我,不是来看病的请别耽误我时间,我后面还有病人在等着。"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来医院,当然是为了看病。也许周医生觉得我是来吓唬你,但我说的都是实话。"

这场心理战,我一定要打赢他。

周岩愤怒地站起来,"我看你就是来捣乱的,现在,立刻,请你马上出去!"

我也站起来,"周医生,请注意你的态度。我现在是病人,有权投诉你!"

我们两个的个子差不多一般高,他比我还要瘦一些。

毕竟我是从部队出来的人,%肌腹肌,要啥有啥!

就在我们两个僵持着的时候,一个护士慌张地跑了进来,"周医生,刚才医院门口发生了一起很严重的交通事故,现在光是抢救出来的伤者就有二三十人,医院人手不够,需要你的帮助。"

"通知其他科室,全部做起紧急准备!"周岩走出来的时候差点被椅子绊倒。

我微微一一愣,也跟着追出去。

周岩来不及等电梯,火急火燎地跑楼道,我也跟着他跑楼道。

皮琵侠手机游戏都还没来得及关也跟着追来,"大外甥,要不要放倒他!"

放你妹啊!人家忙去抢救人!

幸好,皮琵侠体力不行,才到第三层楼的时候就落后了。

周岩才到一楼就扎进手术室里,而我自然只能待在外面。

医院的一楼和二楼乱成一团,出事最严重的是一辆公交车,里面有老人有孩子,有孕妇,哭的哭,喊的喊,这画面着实让人揪心。

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道和浓厚的血腥味儿混合在一起,叫人喘不过气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闻讯赶来的家属越来越多,从车祸中抢救出来的重伤者也越来越多。

遇见这样的事,还要等周岩吗?

我望着手术室陷入沉思中。

等吧,不然今天晚上李蝶儿又来找我该怎么办?

摸摸口袋,幸好烟还在身上,没有随手扔车里。

走到卫生间的楼道口,找个看起来还算比较干净的台阶坐下,把烟头含在嘴里,点燃猛吸一口,开始我的吞云吐雾。

"兄弟,借根烟呗!"

刚吐出一口,一个沙哑的声音就从我旁边传来。

我侧过身,看见一个穿着工人服,带着安全帽的中年男人坐在我身边,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烟。

咳咳。

他这样的眼神,我也不好意思不拿给他。

把烟给他之后我还亲手给他点燃,"大哥这是在等人?"

中年男人约莫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皮肤黝黑,四方脸庞,两只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脸上有微微胡渣,他的手很粗糙,全是老茧,拿烟的指尖微微泛黑,好像是被烟熏过一样,能看得出来他长年抽烟。

中年男人吧嗒吧嗒抽两口烟之后才回答我的话,"没等人,这次车祸里面没有我的家人,只有我。幸好昨天我媳妇回老家给孩子办学籍去了,不然今天她肯定跟我在公交车上,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你是从车祸中逃出来的?那你去看过医生没有。"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我运气好,没受伤。要是跟他们一样缺胳膊缺腿的,我拿什么养我那两孩子。"

我探身去望了眼乱糟糟的楼层里,感叹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谁说不是呢!我家那两孩子可争气了,每次都考全校第一,周围的街坊邻居都说我以后要享两孩子的福。"

中年男人说起他的孩子,两只凹陷进去的眼睛都在发光。

很快,他手中的烟只剩下烟头,他站起来说道:"谢谢兄弟的最后一根烟,我走了!"

"别客气,你回去好好休息!"

中年男人憨厚地笑着,朝拥挤的楼道中走去。

"有没有人是A型血,急用!"周岩从手术室里冲出来大喊。

我刚好是A型血,帮他一个忙,说不定他会把李蝶儿的死因告诉我。

"我是A型血!"我站起身朝他猛挥手。

"快过来!"他喊道。

我转过身,看见脚边有一根完整的烟,什么时候掉的?

没来得及思考,我重新回到拥挤嘈杂的过道里。

周岩拉着我就进了手术室,手术室里有两张chuang,两个医生和三个护士,他们身上洁白的白大褂都染上了鲜红的血。

周岩要救的人是一个孕妇,看孕相至少也得八个月。

"抢救失败,推去太平间吧!"隔壁chuang的女医生遗憾地说道。

我跟着声音看过去,帘子拉开,露出里面的病chuang,chuang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穿着工人服,旁边还有一个带血的安全帽。

是刚才在楼道里问我戒烟的男人,我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呆住了!

原来他并不是运气好逃过一劫,而是死了。

难怪他会说最后一根烟,难怪我脚边会有一根完整的烟……

我感到惋惜,为了他,也为他的两个孩子,生命是何其脆弱,又何其珍贵。

"不好,周医生,听不见胎心了!"小护士有些手足无措。

周岩微微皱眉,拿起针管就扎进我的手臂里,"时间紧迫,你忍着点。"

不忍着我还能干嘛?一个大男人还能当着几个小护士的面哭天喊地不成。

"叔叔,你疼吗?"

我脚边传来一个稚嫩的孩童声。

我低下头,看见一个光溜溜的小孩子趴在我鞋子上,瞪着个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胖乎乎的小指头还含在嘴巴里。

"不疼!"在女人面前要装,在小孩子面前更要装。

我伸出另一只摸摸他的小脑袋,"你妈妈呢?这里这么乱,快回到妈妈身边去。"

小孩子皮肤雪白,葡萄似的大眼睛,嘟着薄薄的小嘴唇,很是可爱。他指着病chuang上的孕妇,说道:"妈妈不想要*了呢,我回不去!"

我抬眼一看,猛然意识到他就是孕妇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说,他不是人!

艹!

今天出门没看日子。

周岩愣愣地看着我,"你是不是吸毒了?"

另外两个小护士也直溜溜地看着我。

要你才吸毒,你全家都吸毒,老子这是见鬼了。

另一个女医生过来探了探孕妇的肚子,道:"这孩子救不回来了,我们必须要竭尽全力地救孕妇。"

周岩把吸血的瓶子递给我,让我自己拿着,然后对女医生说道:"这么大的一个孩子死在肚子里,不及时把他取出来,孕妇也难活。"

"你在我旁边当助理,剖腹产手术我来做!"女医生麻溜地推开周岩,拿起刀子就准备开花。

场面太过血腥,我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再找那小孩,整个房间都没有他的踪影。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护士给我一根消毒棉签,把针给拔下来,"输了这么多血,你先别动,坐着休息一下再走!"

确实有些头晕……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3. 腹黑
  4. 热血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