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更新时间:2020-01-12 19:31:35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炼狱 著

已完结 棠梨孤,月婵娟 腹黑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是由网络大神炼狱著作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棠梨孤,月婵娟。十岁,她身怀幼弟的母妃被活活勒死在眼前。三年后,抚养她的韩婉容,被害打入冷宫,纵火烧死。冷宫公主,被设计出塞和亲,背弃昔日的爱人。初吻的男人,他是匈奴的左贤王,却把她推入单于的怀抱。初见棠梨孤单于,被安上一个不贞的罪名,弃如敝履。守寡,被他再次送入单于儿子的红绡帐,情何以堪。忍隐,只为复仇,挥兵大康,再见昔日的恋人,却是敌对双方。杀尽仇人一族,暮然回首,红颜何在,情归何处?

精彩章节试读:

月婵娟躬身施礼:“多谢皇上隆恩,臣妹感激不尽。”

盛帝温言道:“朕只有这几个御妹,无忧更是其中最出色之人,朕当然希望御妹不负朕厚望。”

月婵娟告辞出来,心中满是心事,今天盛帝答应的如此快,还这般有人情味,令她心中好受了一点。虽然,她从不认为,盛帝会在意她这个妹妹。

匈奴,乃是游牧名族,世代祖居大康国北疆,泰戈尔山脉东南、白岭以西、红马草原以南、黑马高原东北、丰饶平原西北的北方民族。

匈奴其意,是破坏者和蛮人,从中可以看出,大康帝国和其他民族,对匈奴的忌惮。

匈奴最初在红马草原以及各处不断迁徙游牧,多次进犯中原大康帝国。也并非是只有大康帝国才有这遭遇,自古以来,匈奴便是中原的大患。后南匈奴进了中原内附,北匈奴从漠北西迁,中间经历了约三百年。

匈奴人的先祖是古蛮族的遗民,向西迁移的过程中融合了月氏、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之人。他们世代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

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为匈奴,还有一说,鬼戎、义渠、燕京、余无、楼烦、大荔,等异民族,统称为匈奴。

在大月支棠梨孤建国以前,草原被许多大小不同的氏族部落割据,那时的部落和部族联盟的情况是,“时大时小,别散分离”。“各分散居溪谷,自幼军长,往往而聚者百有余,然莫能相一。

直到二十年前,棠梨孤统一匈奴各部,建立大月支帝国,此时匈奴才聚集在一起,形成大一统。

这对中原而言,并非好事,以往匈奴零散作乱,虽然难以追缉,但是毕竟各自为政。此时的匈奴,力量较小,祸患亦不是很严重。

自棠梨孤统一匈奴以来,和大康帝国屡次发生冲突,入境掠夺,遂成大患。自慧帝时起,便多次征缴匈奴,却是因为路途遥远,地形不熟,损兵折将,未能有所得。

“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

此言便道出匈奴的强盛,以及大康帝国对匈奴的无奈。胡者,匈奴也。汉,汉族中原也。

“想不到,原来如此,匈奴历史,亦如此久远。其族人,悍勇善战,擅于骑术,实乃是大康帝国之祸患。如今,棠梨孤建立大月支帝国,在北疆统一匈奴,势力空前浩大。近年来,大康帝国和大月支屡有征战,损耗极多……”

自知道盛帝之意甚绝,和亲出塞之事,再无异议。她,注定要去往那个寒冷蛮荒之地,度过漫长一生,便开始看关于匈奴的书籍。

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寒意,这里的初秋,天气尚热,她的心,却是寒冷的。

越是看这些匈奴的资料,便越是心寒,史料和各种书籍中,无疑都是在说,匈奴是一个如何凶蛮无礼,毫无信义的民族。

北疆,广阔的草原和沙漠,是何等蛮荒寒冷。

抬头向窗外望去,红马草原,离这里有多远?那两个来自大月支的使臣,棠梨孤的皇子,还有左贤王,又是何等凶恶之辈?

“琴韵,我所要,懂得匈奴语言和风俗的先生,可曾请回来否?”

“公主,皇上已经传下旨意,先生明日便可到来,教授公主匈奴语言、风俗、礼仪。皇上还夸奖公主,想得十分周到。”

月婵娟**人的嘴,微微撇出一个**人弧度,她看这些东西,是为了了解匈奴。毕竟,漫长的人生,就要在北疆塞外度过。

学习匈奴语言和风俗,不仅是要了解匈奴,更为了保护自己,生活的更好。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回来报仇雪恨。

没有拒绝出塞和亲,是因为这乃是圣命,无法拒绝,更为了,积蓄力量,有回来报仇的机会。如果留在后宫中,或者被随意赐婚,此生恐怕再无机会,为两位母妃报仇,为未曾出生的御弟报仇。

“或许,远嫁塞外,亦是最好的机会。那些匈奴人行事,总是肆无忌惮。我远在塞外大月支,她便是再想害我,也做不到了。”

微微闭目,在东宫的三年中,亦有几次遇险,或者真是有神灵眷顾,总是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我的命,还真强,这样都害不死我。七年前,在莫愁宫,我就躲过一劫,四年前,冷宫失火,我鬼使神差地偷偷潜出冷宫,逃过大劫。就连一年前,东宫无缺的哥哥的死,恐怕亦和我,和她离不了干系。”

眼前,又呈现出那张熟悉亲切的脸,暗自叹息,那个有毒的苹果,若是落到她手中,此时月无缺,是否还会活下去?

“无缺哥哥,我欠你的,若是你活到如今,恐怕也是生不如死。已经有几位皇兄,被送入宗人府,关了起来。还有几位,被囚在府中,出入都不随意。如你,必不愿如此吧?”

她还记得,月无缺做太子时,时常偷偷拉着她,到市井之中厮混,说是太子的身份,太不自由。

彼时,她女扮男装,不知道惹来多少多情少女的青睐。

“无缺哥哥,我不会忘记你的仇,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为你们报仇雪恨。只有这一年来,我才没有遇到危险,难道是她,想收手了吗?”

沉吟片刻,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她战栗起来。

“莫非,是她和皇上,达成了某种协议?难道一年前无缺哥哥中毒而死,和皇上也有关系?”

寒入骨髓,若是如此,可能那颗毒苹果,落在谁的手中,都并不重要。无论是她死,或者太子死,对杨太妃和九皇子而言,都是意料之中。

只是月无缺的死,无疑是他们更想要的。

“原来如此!”

此时,月婵娟更坚定了,要出塞的心。

“公主殿下当真要出塞和亲?”

琴韵忐忑不安地看着月婵娟,她们都是月婵娟私自收的侍女,选的都是身子健康,有些武功底子的少女,每天勤加练习。

这些侍女,多半是穷苦人家,或者获罪武官之家的小女。专门找来军中的教头,教授武艺。文武两道,都不曾落下。端的是文武双全,最难得的,便是日常便训练她们,对她绝对忠心无二,只忠于她一个人。

东宫事发后,这些侍女,她不曾都带入宫中,还有一部分,留在了宫外,是为了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琴韵内心不安,她乃是公主的贴身侍婢,公主回宫后,随身带了四名侍婢。其他的人,都安排在宫外,等候命令。

她,便是被带入宫中的侍婢之一,若是公主远嫁塞外和亲,她们这些人,都要跟随前往,恐怕再看不到中原的土地。

“你可是不愿意随本公主前往?”

一抹清冷挂在眉梢,目光犀利起来,她千方百计,训练了这些贴身的侍婢,就是养兵千日用在一朝。若是出塞,必然会带着这些人在身边,也好有人随时说话保护于她。

“奴婢不敢。”

琴韵急忙跪倒在地,她不过是一个奴婢,若是违逆了主子,便可立即赐死。公主虽然年幼,却极有决断,素日的威严,让她心中既敬畏,又钦佩。

“若是你不愿,我也不勉强于你。”

月婵娟并不想,带着有异心的人,跟随她出塞。这些侍女,唯一效忠的人,只能是她。之所以带琴韵入宫,是因为琴韵有一手c琴的上好技艺,更机敏灵活。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