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迹者

寻迹者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9-11 05:57:56

“噢?!” 陈楠眼前一亮,示意唐元芳跟着一起来,急忙走出办公室。 “这家伙就是光头龙?” 陈楠隔着玻璃,看着审讯室里低着脑袋不言不语的光头问道。 “就是这小子,这小子今天凌晨五点想偷偷摸摸的回家,正好被盯梢的兄弟们看到,这才将这个家伙抓住,丫的,看着我们围上来,这小子还想着逃跑,连一个兄弟也被打伤了。” 负责蹲守的刘袁朗一脸怒火,脸上还有一道淤青,显然是之前为了抓光头龙留下的。 “光头龙,本名张龙,三十三岁,无正当职业,平日里依靠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有过两次被抓的记录,一六年因为恶意伤人被送进劳改所,在里面待了两年,一个月前才刚刚放出来?” 陈楠看着手上关于光头龙的资料,低声读了一遍。 “想不到倒是一个老油条,走,进去瞧瞧。” 合上手中的档案,陈楠转身走向审讯室。“陈队。”“陈队。”正在里面负责审讯的王强跟李凯见中队长陈楠进来,站起身打了一声招呼。“行了,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来跟他聊聊。” 陈楠示意两人先离开审讯室,拉着一张凳子坐在张龙身前不远的地方。 “张龙是吧?看来你倒是挺有经验,反侦察意识也不错,知道我们会来提前出去躲了,不过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躲是没用的,早晚有一天还是会被抓紧来!” “怎么样,现在不就是应验了?既然你有经验,我也就不跟你走什么流程了,你是打算老实交代,还是要我一句一句的问?” “警官,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从劳改所里面出来,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没有做什么违反乱纪的事情,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抓错人?!” 一旁的刘袁朗双眼一瞪,猛地往前踏出一步,一把薅住张龙的领口,:“抓错人,那你之前跑什么?!还打伤了我们一个同志!” “这位警官,我拜托你好不好,突然有几个人把你围起来,难道你不紧张?!我那只是正常反应好不好?” 张龙依旧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道。 “正常反应?!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吧?!” 刘袁朗冷哼一声,在陈楠的示意下,松开了双手。 “张龙,有一点你要搞清楚,我们既然抓你进来,自然是因为掌握了一点相关的证据,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老实配合我们的工作,把自己知道的全都交代清楚,争取宽大处理,你要是这样一直抗拒不配合工作,下场可不会好到那里去。” “这二进宫可是重犯,最低也是五年以上,到时候等你从里面出来,你孩子该不认你这个爸爸了吧?!” 陈楠从档案夹里面取出一张照片,是一个长发年轻女子抱着婴儿,俩人笑得十分开心,这孩子正是张龙前不久刚刚出生的孩子,到现在才刚刚满月。 看到面前的照片,张龙挣扎了一番,终于还是选择了妥协,双手抱着脑袋,:“问吧,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们。”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陈楠从另一叠档案夹里面取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常年。 “认识,这小子经常来我们场子赌钱,出手还挺大方,不过有时候又挺穷,经常赊账,在我们那里欠了三十多万,不过前段时间已经失踪了。” 张龙放下了心中的负担,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那你知不知道,常年已经被人杀了?!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什,什么?!警官,你,你们该不会怀疑人是我杀的吧?!警官,我是冤枉的啊,我,我就是顶多动动手而已,哪有那个胆子杀人啊!真不是我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好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又没说是你做的。” 陈楠敲了敲桌子,示意张龙安静。 “你最后一次见到常年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 张龙皱着眉,仔细的回忆,:“大约,大约是五六天前的事情了。” “具体一点,到底是哪一天,在那里,都有谁,全部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一旁负责记录的刘袁朗眉头一挑,冷喝道。 “是是是,应该是六天了吧,那天常年那小子来我们赌场……场子玩,我们老板就催他还钱,他说过段时间就可以给了,而且一次性付清,当时,当时他是带着现金来的,所以……所以……”“所以什么?!” 刘袁朗皱了皱眉。 “所以我们也就没拦着他,不过那次常年的手气不好,待得几万块钱全都输干净了。” “手气不好?去你们赌场有几个能赢钱的?!” 刘袁朗冷笑一声,扫了一眼张龙。 “这……” 张龙脸色一红,一脸尴尬。 “从那一天,你就再也没有见过常年了?” “没有了。” 张龙摇了摇头。 啪……啪…… 陈楠眉头挤在一起,在脑海中,将这一连串的线索串联在一起,现在看来,去渔场应该是常年从赌场出来的第二天,然后在渔场因为欠钱的问题,跟渔场老板发生口角,王超群找人修理了常年一顿。 从渔场出来之后,常年就彻底失去了踪迹,再也没有出现过,然后就是几天后被人发现断手。 可是,常年的尸体去哪里了? 从案发到现在,已经几天时间过去,除了一开始的断手之外,并没有发现常年身体其他部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被凶手藏起来了不成? 可是凶手藏常年的尸体做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 “张龙我问你,关于常年你了解多少?” 陈楠再次将视线放到张龙的身上。 “我知道的并不是很多,只知道他是我们场子里的常客,而且出入都挺有钱,不过……” 张龙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迟疑。 “不过什么?!还知道什么?!”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常年一个月的时间下来,来过场子里四五回,最少带着一两万,多的时候三四万,但是,但是每次都是打车来……”

更多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