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电梯鬼事

更新时间:2020-02-21 07:00:42

电梯鬼事

电梯鬼事 幽夜空谈 著

连载中 王梁,刘芳 悬疑灵异言情都市

主角王梁刘芳《电梯鬼事》是幽夜空谈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我当了很多年的电梯乘务员,不是因为没有提升的机会,而是因为有着不能离开这个职位的原因。末班地铁,夜晚公交,都是灵异事件的多发之地,而我,是个开夜间电梯的乘务员。高科技产品,不一定充满着科学,你乘坐的电梯,不一定只载活人!

精彩章节试读:

张文昌回过头来愤愤的看了我一眼,从他那眼神我读懂了很多,比如‘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比如‘你小子简直是蠢得不可救药’。

既然已经如此了,我讪讪的回敬了张文昌一眼,然后仔细看了看那条短信,短信还是经理发来的,不过不同的是,发这条的短信的不是求救告诉我在B103的经理,而是叫我去办公室的经理。

从刚才铃声响起的时候我们便一直停在这过道的拐角处,张文昌没动,我也在停留着看手机,现在这事情越来越蹊跷,我戳了戳张文昌的后背,想问问他该怎办。

我朝着他的后背戳了两下,张文昌没有反应,依旧保持着扒拉墙壁伸出半个头的动作,我心想自己不就是忘了设置静音了吗?犯得着这么鄙视我吗?再说了,手机响一下又怎么了,这里距离B103还有两个弯儿要拐,声音怎么都传不到那里去。

想到这里我愈发不爽,脾气有些上了心头,忘记了张文昌并不是我花钱请来的,而是我求着人家来帮我的,没想那么多,我用力的朝着张文昌脊梁骨戳去,这一戳不得了,只见张文昌‘嗖’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拉着我猛地朝后跑。

“你这是怎么了?”我一阵疑惑的看着张文昌,只见他脸色并不好看,惨白的面色和脑门顶上的虚汗,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即将强撸飞灰烟灭的人,他没说话,跑的比兔子还快,一口气跑到电梯门口,按下按钮之后,他才气喘吁吁地说道。

“妈了个巴子的,这么多年没出过事,没想到老子今天也会着了道儿!小子你干的不错,这脊梁骨戳的醒神!”

他一边摸着%.口喘气,夸赞着我。

我简直受宠若惊,刚才是怎么了?难道张文昌遇着鬼了不成,再说了我这戳脊梁骨只是为了泄愤。

不过我并不会说出来,而是赶忙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

张文昌神色一凝,想要动口,又紧闭了嘴巴,看上去就好像想大号却大不出来的感觉,我在这里干着急,就在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张文昌嘴里吐出了几个字。

“有人想害你。”

···

我去!这我知道啊!

这么多天我都死里逃生,不是有人想害我难道是我阳寿尽了勾我的牛头马面来了?

我像看白痴一样看了张文昌一眼,站在电梯里的他神色好了不少,我问他是谁想在酒店里害我,经理?小宁?还是韩玲。

他摇了摇头,“都不是。”

他吐完这三个字之后,便默不作声,我突然发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好困难,一个人急得不行,另一个人却一言不发。

就在我急的再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张文昌告诉我说,一会在一楼见到了经理,无论如何,就算是绑都要把他绑到电梯上去。

“那这事儿就这么完了?”我疑惑的看着他,要是早知道把经理扔到电梯里一切都结束了,那我还冒了那么多险干啥。

张文昌虽然点了点头,但是脸上没有丝毫轻松地神色,我觉得跟他这种卖关子的说话是最累的了,但是没办法,这些天里我也见识到了他的能耐。

到了一楼,张文昌二话不说带着我就直奔经理的办公室,我还有些问题想问,就看到张文昌猛地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你踹门干啥啊,门又没反锁。你···你不是老张吗?这大晚上的跑这儿来干啥···”

我还在门外,就听到了经理的声音,他话还没说完,我就疼到砰的一声,便没有了后续。

当我进屋一看,此时经理歪着脖子坐在办公转椅上,而张文昌的手刚从经理的脖子处挪开,他看了我一眼,叫我先把办公桌上的钱收起来,然后跟着他一起把经理抬到电梯上。

张文昌的眼神冷的有些可怕。

他似乎很不高兴。

被他的眼神盯着,我不敢犹豫乱说话,赶忙抬着经理的脚,张文昌拖着经理的腋下,把他扔到了电梯里,而后他按下了电梯的按钮,25楼,径直出来了。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他一言不发,朝着大厦门外走去,我紧跟在他身后,使劲捏了捏手,“张大哥,为什么。”

他不理我,我快步上前,堵住他的去路。

夜沉的可怕,路灯无力的噗呲噗呲的闪烁着昏暗的灯光,冷清的街道上时而吹过一道冷风,让人心凉的可怕,此时更可怕的不是这寂静无声的夜,而是从张文昌口中说不出来话。

“为什么?”我再次大声的问了一句,张文昌昂着头,他的眼睛似乎是在看着天空,又似乎在藐视着我,我一咬牙,对着他大声喊道,“你不说,我自己去看!”

说完我就朝着大厦里跑去,刚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张文昌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你要是想死,你就去吧,老子懒得管你这卵蛋。”张文昌冷声的骂着,这种骂声比愤怒的嘶吼听着更让人心里发憷,我停下脚步,朝着张文昌看了一眼,他已经走过路口,没入黑暗之中。

我是真的关心经理的死活吗?

其实并不是,他这样的男人,死有余辜。

但我只是想弄明白这件事情的始末,他妈的到底是谁想害我,自己的性命被别人玩!的感觉真的让人抑郁的想要跳楼,我好几次差点死了,为什么,凭什么?

当我来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我又有些犹豫了,此时电梯停在25楼没有再下来过了,我的手指好几次伸向按钮都没有按下去,我有些害怕。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钟了,我在电梯门口站了十多分钟都没有敢按动电梯,最后看大门熟睡的保安起来撒尿看到了我,把我给撵了出去,我一个人回到家里,心里感觉特别别扭。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早早地换上衣服去了大厦里的经理办公室,想看看经理是否安在。

当我到了办公室之后,才发现办公室里的东西都换了样儿,沙发换了,办公桌换了,就连里面的人也换了。

办公椅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包#长裙的女人,而不是那梳着分分头的经理。

“请问,这里不是李经理的办公室吗?”

那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用奇怪的语气问道:“你说的李经理是上一任经理吧,他几天前就辞职了,我现在接待了他的工作,你有什么事儿吗?”

听到这话,我微微一愣,啥?

经理辞职了!

他以前不是这么给我说的啊!

我还想问些什么,这个时候张文昌突然进了办公室,对着办公桌上的女人嘿嘿一笑,他看到我,脸一下子就变了,笑脸给收了起来。

那女人也亲昵的给张文昌笑了笑,不知道为啥,我总觉得张文昌和这新来的女经理有一腿,就从他们的笑容都能看出狼狈为奸的影子。

我也不想在这多待了,直接告诉女经理把这个月的工资给我结了。

“小杰你在这里干了三个月了,干嘛要辞职呢?我觉得你干的挺好的,虽然这几天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不是你的错,所以你看你留下来继续干好不好,因为我是新来的,还有好多事情不熟悉。希望你能支持一下我的工作。”那女经理和颜悦色的对着我说道,长睫毛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一阵发毛。

“不了,这里不适合我。”我是打死都不会在这里上班了。

女经理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坐在沙发上的老张突然开口了,“让这小子走,电梯乘务员什么的还不是一招一大把。”

张文昌的口气让我心里听着一阵不爽,我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而张文昌毫不在意的喝了一口茶,仰着头吹着小曲儿。

我接过女经理递来的工资,没在办公室里多呆一分钟,出了办公室之后,我站在电梯门口,跟着门外的乘客一起进入了电梯,想再去寻找一下经理的影子,不过一直坐到四十楼都没有发现什么,当我回到一楼的时候,意外地碰到了从经理办公室里出来的张文昌。

“嘿,小王啊,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张文昌看到我,一把上来贴着我的肩膀,我微微一愣,这张文昌是怎么回事?

“管你什么事儿?”我没好气的跟他说道,并不想搭理他,我朝着外面走去,他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我的身后。

“不是那个···你不是刚没工作吗,要不然我给你介绍一个?我手头上还是有几个资源的。”他笑笑嘻嘻的说道。

“不用。”

“你别恨我,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那么说吗?因为那女经理只要再说两句,你肯定会不忍心留下来,她那样的女人,收服人心的招式可多着呢,你这未出世的小哥儿肯定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这里的电梯你肯定不能再开下去呢,而且指不定这栋大厦过不了多久就要垮台呢···”

当我们走到人少一点的巷道时,张文昌小声的对我说道,我停了下来,问他。

“你不要跟我说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昨晚你在酒店里看到了什么,又为什么把经理直接扔到了电梯里?这件事情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3. 言情
  4. 都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