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的老婆是悍妞

更新时间:2020-02-14 22:46:13

我的老婆是悍妞

我的老婆是悍妞 公羊月 著

已完结 赵羽,赵伊月 玄幻言情爽文

主角赵羽,赵伊月小说《我的老婆是悍妞》是公羊月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一个真正的“硬汉”,带着自己的悍妞军团,强势崛起,以无敌的姿态横扫一切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铁丑年岁不大,但人却长的很丑,他并非格雷城本地人,而是来自宁国,只因自己行事霸道,得罪的仇家过多,不得已才躲到这里。格雷城城西四十五里的一处二三十亩的小山谷,就是铁丑的隐居之地。坐在自己搭建的茅屋前,铁丑手里端着杯茶,躺在摇椅上,悠闲自在。茅屋前几株绿树轻轻摇曳,繁茂的枝叶迎风招展,“簌簌”作响,清心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一边喝茶,铁丑一边在心中思量:“昨日那格雷城李家的大长老李在道向我承诺说可以为我提供三株三叶补魂草,不知,今日他能否送来?”铁丑初到格雷城,他身为上品人级煅师的消息,意外被李家得知,李在道立刻拜访了他,在李家强无法抗拒的利诱以及李在道强势的武力威胁下,铁丑答应秘密加入李家,并发下血誓绝不背叛,李家也答应,可以为铁丑拿到三叶补魂草,使他增强进阶为灵级煅师的把握。眼看日头偏西,铁丑估算着李家的人快要到来,他放下茶杯,起身要回茅屋。刚一踏入茅屋门,铁丑立刻发现事情的不对,在他的房中,chuang上,一名身穿单薄练功服的少年盘膝而坐,身前摆着一堆铁丑亲手锻造的下品人级玄兵。锻造上品人级玄兵的材料及其贵重,铁丑没有那个财力,平日的时候,他为了练手,只能保持每日锻造一把下品人级玄兵的习惯,久而久之,铁丑锻造的下品人级玄兵品质极高,而且积累了不少。少年拿起身前一把玄兵,仔细观摩一番,嘴里啧啧称奇,望向铁丑道:“铁大师,真是佩服你,把下品人级玄兵锻造出如此品质,在整个风国,恐怕,没有一人能抵得上你!”“你是谁?”铁丑没有惊呼,他迅速转头看看四周,房中,除了眼前chuang上的少年,没有任何异样,但是,铁丑的心头却是绕上几分不安的情绪,一丝危险的气息,在屋内弥漫开来。少年嘴角微扬,没有说话,而是把手中的玄兵轻轻抵在小腹丹田位置,闭上双眼。房中的气氛万分诡异,铁丑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要看看,少年到底想做什么。随着玄兵消失在少年手中,化为玄气进入少年体内,在少年的脸上,隐隐闪现出一抹痛苦之色,但是,这种神色一闪而逝,少年随即睁开双眼,取过身前另一把玄兵。如法炮制,少年再次将手中的玄兵吸收,将第三把玄兵拿在手中。“这是什么?吞噬玄兵?”铁丑的眼皮轻轻颤抖,一脸震惊,但他随即打个冷战,赶忙收敛起内心的激动,现在,可不是失神的时候。二十几把优质下品人级玄兵,很快便全部被少年吸收,这时,他的脸上,青筋跳动,像是蚯蚓般蠕动不停,少年紧咬牙关,显然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铁丑向前跨动一步,刚刚伸手,又突然停住。一股杀意,猛的将铁丑笼罩,让他一动不敢动。“兵车境强者,一名不次于李在道的兵车境强者!”铁丑的后背惊出一身冷汗,他忍不住浑身发毛,心头爬上一分冰凉的寒意。“难道是李家的对头,赵家的人?”铁丑对格雷城的局势也并非完全不知,心中想道。“但是,赵家,什么时候有兵车境强者了?看来,这小小的格雷城,也是卧虎藏龙啊,我不该介入其中争斗的!”铁丑心乱如麻,不敢吭声,他有点恐惧,有点后悔,还有茫然,不知今日自己的命运,何去何从。大约二十分钟后,少年猛的睁开双目,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长出了口气。在少年身上,练功服完全**。“终于,肉身修为,集灵境中品!”少年摇着脖子,晃了晃脑袋,轻笑着自言自语道。“敢问,可是,赵家主?”铁丑听闻赵家家主赵羽年方十六,与眼前少年十分相符,他挤出一抹微笑,声音微微颤抖的开口。被隐在暗处的兵车境强者强大的杀意锁定,本身修为只有破山境中品的铁丑笑起来,脸色比哭还难看。抿嘴一笑,少年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了看铁丑那张奇丑无比的脸,有些厌恶的摆了摆手,淡淡的道:“杀了吧!”“不好!”铁丑没想到,对方丝毫不给自己任何机会,动手便下杀手,脚尖点地,铁丑身子向后一拧,想要窜出茅屋。绷!一只苍劲有力的手,猛的出现在铁丑的脖子上,让他眼睛瞬间睁大,充满恐惧。兵车境强者,竟恐怖如斯!破山境中品的铁丑,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嘎巴!一声脆响,铁丑丑陋的头颅歪向一边,露出他身后一名神色肃然的老者。老者随手一抖,铁丑的尸身像是一滩烂泥,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少年正是赵羽,轻飘飘,他从chuang上跳下,抬脚踢了踢铁丑的尸体,用脚踩着他的一张丑脸,转身向老者道:“大长老,我这么英俊,要易容成这个样子,有点难度啊!”赵家大长老赵天海眉毛稍微耸动一下,随即恢复原样,他苦笑着摊了摊手,道:“家主,今天的计划,可是你自己的主意,你可不能临阵退缩啊!”“嘿嘿!”赵羽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他脱**身上浸满汗水的练功服,扒下铁丑的衣服,皱着眉头穿上,旋即跳上*,盘膝坐下,对赵天海正色道:“时间不多了,大长老,快开始吧!”赵天海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巧的匕首玄兵,蹲在铁丑身边,一阵如庖丁解牛的忙活后,从铁丑头上,取下一张带着脖颈皮肤的丑陋脸皮,铁丑的脸皮。用一瓶淡绿色的液体把脸皮洗刷一遍,上面立刻没有半点腥臭异味,甚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轻轻地,赵天海把它贴在赵羽的脸上,退后一步,仔细观察片刻,点头笑道:“这下,若不仔细观察,肯定认不出来!”“嗯!”赵羽现在换上铁丑的一张丑脸,苦笑起来,更加丑陋,他轻咳几声,尝试了数次,声音终于和铁丑相似,于是便用铁丑的声音,苍老嘶哑的道:“但愿如我所料,李家想要把铁丑当做一张底牌,不会轻易声张,这次派一名普通家将来送三叶补魂草!”赵天海脸上的笑容隐去,他抬头望着谷外,脸上露出几丝阴云:“今日就算是李在道亲来,家主也不必担忧,我们赵家和李家彻底的撕破脸皮是迟早的事情,若是李在道胆敢对家主不利,老夫就算是拼却了这条性命,也要保护家主无恙!”“嗯!”赵羽点头,正要开口,赵天海耳朵一动,瞳孔猛地一缩,轻道一声:“来了!”说着,赵天海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躲在暗处。赵羽的眼中寒光一闪,又迅速消失不见,他盘膝坐好,装成一副正在修炼的姿势,眯起双眼。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从茅屋外传来,赵羽心神一动,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下来,从脚步声判断,来人的实力并不算强大。“铁大师!”门外传来一道稚嫩的呼喊。“进来吧!”赵羽声线压缩,伪装成铁丑的声音,嘶哑的说道。一名年岁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带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迈步走了进来,少年看到chuang上的赵羽,躬身一礼:“见过铁大师!”赵羽的面皮微微一动,微不可查的眨了下眼,这少年,竟是两个月前被赵羽废掉双手的李昱松,老者,正是李昱松的武奴,诡异的年轻老人,李福生。李昱松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狂傲之态,他用两条没有胳膊的手臂从李福生的手中夹起一只外表普通的木箱,轻轻放在赵羽身前:“铁大师,这是我家大长老交代我送与铁大师的礼物!”“嗯!”赵羽神色不变,不急不缓的打开木箱,低头一看,神情愕然,随即神色顿时阴沉下来,瞪着李昱松,一脸杀机。木箱之中,空无一物。被赵羽眼中的冰寒气息笼罩,李昱松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一弯,竟跪倒在地。“我需要一个解释!”赵羽的眼中射出刀剑一样锐利的寒芒,用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注视着地上跪倒的李昱松。“铁大师!”李昱松身体下伏,以额头触底,磕了一个响头,旋即抬头,正视赵羽的目光,声音铿锵道:“铁大师,三叶补魂草,被我放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只有我一人知晓!”“你这是在找死!”赵羽心头恼怒,声音森寒。眼看马上就要成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三叶补魂草,没想到,事情竟出现如此变故。“小子知道,但我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小子,有一事相求铁大师!”李昱松看着赵羽的双眼,一脸焦虑与期盼之色。%.口起伏不定,赵羽紧盯着李昱松,片刻后才平复下心神,冷冷的道:“讲!”

猜你喜欢

  1. 玄幻
  2. 言情
  3. 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