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浮生未歇别经年

更新时间:2020-01-20 02:27:44

浮生未歇别经年

浮生未歇别经年 秋末离殇 著

连载中 楚陌,季云裳 腹黑

《浮生未歇别经年》主角是楚陌季云裳小说,文章内容写的很是精彩,人物描述的细腻生动。前世,他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她是胡搅蛮缠的季家二小姐。众人皆知,季家二小姐放荡不羁,十岁便在京城扬言要嫁给当今小王爷。爱恨情仇的交织缠绕,最终让她含恨而死。今生,他依旧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而她却是让不少王孙贵族望而却步的高岭之花。她发誓,前世的罪孽不再重演,今生她要夺回前世他所欠她的债。他说,你是我今生的劫。她说,这是你欠我的,躲也躲不掉。他说,那么我便用我的一生来偿还,可好?她说,那你把你的命交付于我,从今以后,你只能听我

精彩章节试读:

“王爷今日前去边疆打仗,你去送行了吗?”季天泽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觉得他们季家还是跟王爷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毕竟,人多口杂,摄政王被派去边疆,人人心里都有数。皇帝就是想让他远离朝廷,少管朝政,为自己的儿子的守住权力。

季云飞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也知道轻重。现在王爷的权力已经受到了皇上的忌惮,我也知道要怎么做,不可太亲也不可太远。虽说,裳儿是未来的王妃,与王爷亲近不可避免但是这婚毕竟是皇上指的。”

季天泽点点头,说:“嗯。恐怕,这太平日子也过不了几天了!听说,三皇子已经回宫了,这皇宫也真的是越来越危险了。写信提醒下太子,让他多加小心。”

“是的,父亲。”说着,季云飞对季天泽作了一个揖,就离开了。

季天泽看着季云飞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他们站在太子党真的是对的吗?为什么他现在越来越迟疑?

季天泽的心里越来越没底,但是没过多久他就觉得这些事情就交给上天吧,他把他份内的事情做好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他来操心。

季云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开始给楚渊写信。虽然楚渊贵为太子,但是这最后坐上皇位的人也不一定是谁。三皇子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打小儿就在跟着太后在五台山生活。

前两年,太后驾崩于五台山上,三皇子因为悲恸过度又在五台山上养了两年。虽然三皇子在朝廷里没有什么太多的亲近,但是他毕竟是从小深的太后的宠爱,所以还是小心行事比较好。

季云飞写了一句话,就让信鸽帮他去送信了。季云飞百无聊赖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楚陌一走,日子还真的是有些无聊。季云飞想了想,决定还是出门看看。

季云裳还沉浸在实现理想的喜悦中无法自拔,天知道她是有多高兴。

香儿见到季云裳的眉宇之间遮掩不住的喜悦,就很好奇,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季云裳这么开心过了。于是就问:“小姐,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香儿,你知道么?爹爹终于同意我学医了!”季云裳拉着香儿的手,兴奋得不能自已。

香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季云裳这么高兴,但是她也被季云裳开心的心情所渲染了,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季云裳放开了香儿就去了书房,准备把那些医书全部拿出来研读一遍。

正巧,季云裳在去书房的路上碰见了季云飞,季云裳就叫道:“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季云飞见到季云裳满脸笑容的样子,就说:“我正准备出去。爹爹同意你学医,你就这么高兴?对了,裳儿,我觉得你在家里只是看医书也学不了多少东西,哪天你同我一起去我一个朋友那里跟着他学好了。”

“诶?这个主意好!那择日不如撞日,哥,你现在就带我去吧!”季云裳顿时来了兴趣,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哥哥还有个这样的朋友。

“你这丫头!那成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带你去就是了。”季云飞点了点季云裳的额头。他现在就有个顾虑,万一要是那个死不要脸的调戏他妹妹该怎么办?据他了解,那厮可是觊觎自己的妹妹很久了!

季云裳点点头,就跟着季云飞一起出去了。

季云飞带着季云裳来到了京城的郊外,季云裳皱了皱眉头,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哪里会有大夫?

“哥,你莫不是在骗我吧?就这样荒郊野岭的地方哪里会有医馆?哪里会有大夫?”季云裳对季云飞充满了怀疑。

季云飞笑了笑,说:“你这丫头,居然会怀疑你自己的哥哥?!谁说我要带你去医馆了?我只是带你来找个大夫,这个大夫奇怪的很,一般啊,不给别人看病。”

季云裳听到这话,突然觉得季云飞口中的这个人会不会是天下第一怪医——莫梓阳?季云裳没有再说话,只是乖乖的跟着自己的哥哥来到了那个大夫的住处。

眼前这几间茅草屋确实给季云裳带了强大的视觉冲击,只听季云飞对着里面喊:“梓阳,梓阳,你在不在家?”

正在屋内研究医术的莫梓阳听到门外的呼喊声,眉头皱了起来,这厮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于是就说:“在家在家!我说,季云飞,你没事叫什么叫?你也不怕把豺狼虎豹给招来!”

“哟?我把豺狼虎豹给招来?你莫大神医安居在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怎么能不招来豺狼虎豹?你呢,在这些畜生面前可真的是一顿美味。”季云飞不满莫梓阳的唧唧歪歪,于是就嘲讽道。

莫梓阳本想说些什么,但是他看到季云飞身边的季云裳就愣住了。

季云裳见到莫梓阳也是愣住了,上一世的她并没有见过莫梓阳,但是传闻莫梓阳长相俊美,让不少女子为之倾心。上一世的自己一心扑在楚陌的身上,对于莫梓阳的传闻,她还是嗤之以鼻的,甚至有些不相信。毕竟,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楚陌长的更俊美的男子了。但是,今日一见,传闻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的不可信。

这个莫梓阳,的确和楚陌不相上下,但是要真的是分个高下,两个人还真的是分不出来。莫梓阳的长相偏柔美,倘若他是个女子,那么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咳咳,梓阳,今日我带家妹来此拜访有一事相求。”季云飞轻咳了几声,他一直都知道莫梓阳对季云裳的心思,但是他一定要打断莫梓阳这个念头。

莫梓阳回过神,然后笑着说:“哟,季大公子居然也有事情求我?”

“莫梓阳,千万不要得寸进尺。”季云飞笑盈盈的看着他,眼神里写满了威胁。

莫梓阳见好就收,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求我,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

“家妹想学医,不知道你能不能教教她。”

“学医?可以啊!我每天自己一个人待在这里,就感觉自己快要闷死了!不过,我可要先说好,学医可是要交费学的!”莫梓阳邪笑着,“而且,学费就是用你最珍贵的东西来与我交换。”

季云裳一愣,最珍贵的东西?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莫梓阳似乎也看出了季云裳的疑问,于是接着说:“我觉得,季小姐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你的这辈子,不如,季小姐把自己的终身托付于我,如何?”

“莫梓阳,你是不是欠打?”季云飞眯起眼睛,似乎是有些生气了。

季云裳抿了抿唇,然后笑着说:“莫大夫似乎搞错了吧?我季云裳是来学医的,不是来寻丈夫的!我的一生是很珍贵,但是我最珍贵的东西还是我的家人,是不是要用我哥哥来跟你交换?”

莫梓阳看了一眼满脸不高兴的季云飞,又看了看笑的不怀好意的季云裳,顿时垂头丧气地说:“也不知道我莫梓阳上辈子欠你们季家什么了,怎么这辈子尽受你们的欺压?罢了罢了,季小姐,若你来学医,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师父?”

“这是自然。”季云裳笑了笑,这莫梓阳可真是有趣,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哥哥会跟他做朋友了。

季云飞这次再没有反驳了,毕竟季云裳是来这里学习医术的,叫人家一声师父也是应该的。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说着,季云裳就对着莫梓阳行了个礼。

莫梓阳赶紧扶季云裳起来,说:“切莫行此大礼。”

季云裳这时才闻到莫梓阳身上有一股清淡的草药香,这股草药香让季云裳顿时神清气爽,季云裳笑了笑,说:“这是应该的,毕竟你是我的师父。师父以后就叫徒儿裳儿吧。”

“那为师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莫梓阳偷笑着。

季云飞见莫梓阳这么高兴的劲儿,就说:“梓阳,你可不能对我的妹妹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若你敢欺负她,我定将把你大卸八块丢到护城河里去喂鱼!”

“我说,云飞,你这样可真的是太不厚道了!你把我莫梓阳想成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会欺负她?开玩笑么,这不是!我有一个这么美若天仙的乖徒儿,我疼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欺负她?!”莫梓阳有些不满的瞪了季云飞一眼。

季云飞撇了撇唇,说:“我呀,最怕的就是你疼爱我妹妹!”

“去去去,就你天天在这里危言耸听!”虽然季云飞这么拆他的台,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来,我们进屋去。”

说着,莫梓阳就带头进了自己的家。

莫梓阳一边走一边说:“裳儿可别嫌弃为师的住处破旧。”

季云裳抿唇笑着,然后说:“不会不会,能遮风避雨,怎么能说是破旧呢?”

“不得不说你这张嘴还真的是会说话,哪像你哥?整天那一张嘴不饶人!”

季云飞瞪了莫梓阳一眼,莫梓阳撇了撇嘴,便不再说话。

季云裳一进门就闻到浓重的草药香。不得不说,这儿可真的是学医的好地方!

猜你喜欢

  1.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