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诡狩

更新时间:2020-01-12 03:42:04

诡狩

诡狩 脚本儿 著

连载中 杨松,夏雪 悬疑灵异

《诡狩》主角是杨松夏雪,由网络大神脚本儿著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一个校园灵异案引出一个神秘的魔术师,各大奇葩、异能之人纷纷现身,二斗、三族、四煞、五宗、六域、七邪、八门、九岭……各种阴阳风水高手、煞师相继踏入,件件奇遇、种种争斗,席卷着朝野上下、世俗内外。

精彩章节试读:

疯了!孟燕疯了!

两天时间,牧原用同一句话——“能单独淡淡吗?”把她赶出来两次,这分明就是忽视,甚至是藐视!如果上一次是因为牧原有隐情需要单独和魏崇宇进行协商的话,那么这次绝对就是蔑视,那姿态就像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站在她家门口,叉着腰、踮着脚,指着她这个成年大姐姐的脑门说:“小丫头,你还不够格,我要和你家大人亲自谈!”

张鼎远远地躲开孟燕,也是一脸的郁闷。第一次的单独谈话之后,牧原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张鼎就对牧原的寻踪能力充满了好奇,原以为这次可以弄个明明白白了,没准还可以学上几手,可是这次又落空了,对于他这种以技术专家自诩的学术派警员来说根本就是一种折磨。

打个简单的比方吧,如果你个财迷,夜里睡不着觉,躺在chuang上背账本,可是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少了一笔,又不甘心起chuang去查,于是就开始搜肠刮肚地去琢磨,那保准是一晚上辗转反侧、抓耳挠腮啊,所谓越抓越痒、越痒越抓,早上爬起chuang的时候,绝对是两手鲜血、一对黑眼圈。

半个小时后,牧原和魏崇宇走出了办公室。

孟燕瞪了牧原一眼,一言不发。

“召集法医和现场采证人员,去陪都大学!”魏崇宇下达了命令,边往外走,边掏出了电话。

开完了会,杨松正准备离开,夏雪却抢先一步拦住了他。

“夏雪,还有什么事情吗?”杨松问。

“学长,这次新生晚会筹备时间非常的紧张!”夏雪说,“希望你们宣传部这边能够多多帮忙!”

“没问题!”杨松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这边先从节目召集入手吧,后期也会根据你的策划逐步调整的!”

“还有,希望你们部门在节目上也多多支持一下!”夏雪说,“虽然在节目数量和质量上我不太担心,但是看看往年的节目单就知道了,基本上都是舞蹈、歌曲之类的,花样过于单一了!”

杨松苦笑了一下,说:“夏雪,你这可是刁难我啊,我们是宣传部,舞文弄墨还勉强凑和,但是说到能歌善舞,连边上沾不上!”

“未必吧!”夏雪一笑,眸子里闪过一丝的奸诈,“我可听说你们部门里可谓是人才济济啊,某人可是深藏不露呢!”

“你是说……牧原?”杨松试探性地问。

夏雪点点头,说:“对啊,听说他可是一个魔术高手,而且还在酒吧做兼职表演呢!”

杨松犹豫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定一样,说:“好吧,我去和他谈,不过结果如何,我实在不敢保证!”

“学长,怎么说你也是宣传部的大部长,居然连一个牧原都搞不定?”夏雪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听说他这个副部长的位子都是你帮他搞定的,他欠了你那么多,难道请他上台表演个节目都不行,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信手拈来,小菜一碟!”

“好吧!”杨松无奈了,相信自己去和牧原好好谈谈,他还是会给面子的。这个家伙虽然为人低调,但在外面却是名声不小呢。

“学长……”夏雪正要继续问点关于牧原的事情,却突然发现楼下驶过一队警车,足有四五辆车,为首那辆车的车牌她非常的熟悉,正是魏崇宇的专用配车。

“魏大哥?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情了?”夏雪自言自语着。

杨松也看到了,不禁也是一呆,早上牧原向他请假的时候透露给他,说是那个学妹失踪的案子已经结案了,难道是又出了什么变故?

“好像是朝老教学楼那边去了!”杨松盯着警车队伍,揣测着路线说。

“老教学楼?”夏雪也有些疑惑,“你不是说失踪的案子已经结了吗?”

“是啊,早上牧原向我请假的时候亲口说的,他肯定不会骗我的!”杨松笃定地说。

“那又是什么事情呢?”夏雪喃喃自语着,突然一顿,说道:“我知道了!”

夏雪记起来了,牧原昨天早上离开二教教学楼时说的那句话——“如果他们真的有时间也有兴趣的话,可以查一下老档案,比如一楼的101室。”

二教又有新的情况了,而且听牧原的语气似乎还是一件陈年旧案,可又是什么案件呢?牧原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一刻,夏雪的好奇心已经被充分地调动起来了。

夏雪和杨松赶到二教的时候,那里已经围满了学生,警务人员正在布置警戒线。

因为建校比较早,随着校园的不断扩建,陪都大学历史比较久远的建筑,比如一二三教学楼、图书馆等都相对处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边缘位置,这些地方的绿化率也比较高,种植有竹林、棕榈、芭蕉等,经过年深日久的生长,这些树木也是异常的高大,可谓是幽径深深。

“幽径?深深?”牧原突然想起了伟哥,禁不住内心邪恶了一把。他挠了挠鼻尖,赶紧掐死这种不良的想法。

“魏队,下面怎么办?”刘一航询问道。

刘一航今年四十二岁,从事现场侦查和刑事鉴定近二十年,在这一领域有着相当高的权威和话语权,目前在陪南区刑侦鉴定科担任带头人,曾协助区市甚至国家破获过重大的刑事案件。因为魏崇宇当前面临的是一件长达十年的失踪案件,考虑到办案难度,在向局级领导汇报后,刘一航就被迅速抽调过来进行案件侦破协助工作。

“刘科,案宗你应该看过了吧,我们收到陪都大学学生的举报,称在这片树林中有受害人的遗骸!”魏崇宇说道。

“是吗?”刘一航一愣。

刚刚刘一航已经对周边的环境简单地扫视过了,这是他这个老刑侦的职业习惯,也是一个现场鉴定专家的基本素质——每到一个现场都要先展开最基本的调查和熟悉工作,以便更好地发现蛛丝马迹,开展后续工作。可是,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要知道,材料上介绍说这个案件已经发生了十年了,如果受害人真的被埋葬在这里,至少也要有泥土翻动的痕迹才可能被目击者发现。

“举报人在哪里?”刘一航好奇地问。

“刘科,这个举报人比较特殊,希望你能慎重地对待这个案子,暂时不要暴露举报人的任何信息!”魏崇宇说,“我已经和上面汇报过了,也征得了同意!”

“我是老办案人员,规矩我懂!”刘一航点点头,再次四下里扫了几眼,“案件发生的时间太久了,仅凭观察无法确定具体的埋尸地点。再加上这里树木植被太多,也在客观上增加了挖掘难度,需要调集专业的勘探设备,否则时间和人力投入就太大了!”

魏崇宇点点头,向牧原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魏队,围观的人是不是太多了点,能不能……”牧原一脸无奈地说,他没想到魏崇宇会带这么多的人过来,还拉起了警笛,今天可是周日啊,看着周边人头攒动的,估计已经聚集了几百人了。

“没事,我们稍后会扩大警戒范围,还有警力去遮挡人群!”魏崇宇显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尽量减少影响也是他想要的结果,“这位是刘一航刘科长,主要负责现场鉴定工作!刘科长,这位是牧原,陪都大学大二的学生,也是这个案件的举报人!”

刘一航细细地打量了一下牧原,二十岁左右,身高不到一米八,短发,衣着休闲,和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只是那份淡定和从容却远超他的年龄。

“你确定这里就是埋尸点?”刘一航问。

牧原点点头。

“那你的依据是什么?”刘一航问,他实在是有些好奇,这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从外表上看上丝毫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他实在无法想象他是如何确定这一点的。难道他这个从业二十多年的老刑警居然连个毛头小子都不如?

“这个……”牧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也想从现场刑侦的角度说一些依据出来,但他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编造,在刘一航这种老侦查面前,谎言是站不住脚的,稍有纰漏就能惹火上身。牧原之前也考虑过这一点,但是他也束手无策,总不能半夜里扛把铁锹先来这里挖上一通吧,万一不小心被别人发现,他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牧原,你还是把你认为的埋尸地点指出来吧,时间耽搁久了,影响会越来越大!”魏崇宇在一边催促道,他这是在帮牧原解围,也是怕牧原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理论出来。

牧原点点头,心里暗松一口气,他四处看了看,然后指着十几米外的一个地方说:“就在那里,大约在地下一米多深的地方!”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悬疑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