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南墙不负我勇往

更新时间:2020-02-21 14:39:08

南墙不负我勇往

南墙不负我勇往 知南 著

已完结 陆深沉,秦商商 虐恋言情腹黑都市

南墙不负我勇往是由网络大神著作的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说,讲述了主角陆深沉,秦商商之间的故事,为还债,心甘情愿代替她躺在他的身下,谁知他却用手……原以为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痴恋,谁知道在他的温柔攻势下,我竟然步步沦陷。他有着世界上最坚硬的心,最冰冷的情……到最后我才看清楚,他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黄粱一梦的空欢喜一场……

精彩章节试读:

“他就是顾正文。”陆深沉小声提点我。

那个背影慢慢悠悠地转过身来,我们双目对视的时候,似乎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为什么我会不可思议呢?

因为这个顾正文跟顾以钦长得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再联想一下,他跟顾以钦同姓。

他们两个人是父子还是别的关系?

就在我错楞的时候,陆深沉轻微得在我的右手背上拍了一拍,随机带着笑意寒暄了一声,“顾老。”

顾正文没有反应。

确切的说,是顾正文的目光一直盯在我的脸上,嘴里不算很清楚得发出了一句类似于,“wanwan”的声音。

我被他这幅痴汉的样子给吓到,朝后退了两步。

陆深沉大概是怕我破坏场面,从我背后伸出一只手抵住我的腰,阻止我退后的脚步。

“你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顾老不自然得扭了一下脖子,直接越过陆深沉,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朝我开口问道。

气氛有些尴尬。

因着后背抵住我的温暖,我咳嗽了一声,朝顾正文鞠了个躬,“顾老好,我是陆氏集团的助理,秦商商。”

“秦商商?”顾老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你姓秦?”

“是的。”因为江家人的不接受,所以我一直跟着我妈姓,在这件事上没什么好回避的。

“姓秦好,姓秦好。”顾正文一连说了两句,便不再言语,只是嘴里嘀咕着,然后转过身去继续眺望。

留下一脸懵逼的我。

我跟陆深沉四目相对,他似乎已经对顾正文的这个样子见怪不怪了,拉着我的手,对顾正文的背影说道,“那么,顾老,我们就先下去了,您要是有意向的话,我等您电话。”

说完,陆深沉拽着我就回到了电梯里。

又是一阵惊悚的颠簸。

幸好这一次从一开始,陆深沉就把我给护在怀里,免去了我的大部分恐惧。

等我的脚踩在实地上的时候,他才松开抱着我的手,轻声问我,“你没事吧?”

我苍白着脸色,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恰好有扛着钢筋的工人路过,目光中不免落下几分鄙夷,“现在的大老板,出来都喜欢带些弱不禁风的女人,我猜呀八成是外面养着的*#。”

“要是我有这么漂亮的*#,我也乐意养着。”

我站在陆深沉的身边,心知是我们俩个太过于亲密的动作惹大家误会了,连忙退开两步,跟陆深沉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陆总,抱歉,你别在意他们嘴里说的。”

“我到是觉得,他们说的很有趣。”陆深沉似乎是意有所指的样子,目不转睛得盯着我。

我被他这句话撩地一阵小鹿乱撞,为了从这种窘迫中解开自己,连忙转移话题,“陆总,那,那顾老好像不太好说话的样子,他会帮我们吗?”

陆深沉的眼神,在听见我这番话以后,变得意味深长。

然后他很确定得说了一句,“他一定会。”

我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但在当时的我心中,陆深沉就应该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

他说会,便一定会。

我竟天真到不去想为什么会。

跟陆深沉从工地回来以后,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林静言坐在我的侧面挑衅得看着我,似乎是在炫耀她抢了我的策划案。

我抿了抿嘴,又想起这些天因林静言而引起的诸多琐事,心里越发有气,干脆不跟她报备离开办公室,想找个天台透透气。

但我没想到,竟然有几个主管先我一步在天台上说话。

“哎哎你们知道为什么今天陆总宁愿带林小姐助理去,也不带林小姐吗?”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顾正文,听说他的儿子可是林小姐的青梅竹马,差一点儿了两个人就结婚了,不知道后来怎么跟咱们陆总订婚了。”

明白偷听墙角不对,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我脚步一顿,没忍住自己八卦的心情,再一次停顿下来。

那几个主管我见过面,都是很有资格的老人,看起来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怪不得陆总不带林小姐了,抢了人家的儿媳妇儿,还带过去炫耀的话,岂不是让人家太没面子。“

“真羡慕林小姐,咱们江城统共就这么几个钻石王老五,就有两个争她争得天翻地覆的,好命呀。”

“呵呵,你们就知道这些表面上的事情,我这里可有猛料呢,从前顾少跟咱们陆总关系不要太好,原本陆总做人大代表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一开始林小姐是跟顾少订婚的,后来听说一场什么车祸,一个月以后林小姐直接转身跟了陆总,你说稀奇不稀奇?”

从她们嘴里说出来的事情,虽然不能够确定真假,但实实在在是让我大吃了一惊。

顾以钦林静言陆深沉三个人之间,竟然有这么大的八卦。

怪不得那一天我听见林静言说,顾以钦跟陆深沉已经不算是朋友。

果然豪门是非多,真不是盖的。

我朝下面听了听,发现没有什么有营养的话题了,便小心翼翼地朝后面退开。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以后,我还是久久不能够从这八卦中脱身而出。

直到林静言发了一条短信给我。

她让我今晚去某酒店等着,看来是要约会的样子。

地点从酒店到林家再到酒店,却从未回过陆家,大概是怕陆深沉发现吧。

我这样想着,虽然是在跟林静言置气,但该履行的事情还是必须履行的,毕竟陆深沉说替我还债的话,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会兑现,多年的习惯让我明白,只有多存些钱我才会有安全感。

晚上我依约来到酒店,利用客房服务很简单地交换了身份。

房间里暗暗的,陆深沉站在落地窗面前看星星。

我盯着他的背影,忽然就觉得自己前半生这么倒霉,一定是因为所有的幸运都用在了遇见他这里,白天可以作为助理看着他,晚上也能悄然陪着。

我想的很**,陆深沉忽然转过来把我揽在怀里,头抵在我的额头上,叹了一口气。

我静静地扮演着林静言的角色,问他怎么了。

片刻之后,他说,“那份策划案,真的是你写的吗?”

我一怔,甚至有些磕磕巴巴地问,“是,是呀,怎么了?”

“没怎么,我以为是秦商商。”陆深沉忽然扳直了我的肩膀,直视着我的眼睛。

夜色太黑,我只能看清楚他模糊的轮廓,相信他也一样。

我因他这句话而失神。

原来,他是不相信的……

“怎么会呢,你想太多了。”我无法直视他的眼睛,推开他,别过头去。

陆深沉在我背后若有所思地‘唔’了一声,“没关系,你说什么是什么,我相信你不愿意欺骗我。”

这话说的让人揪心极了。

“不早了,我们早点睡吧。”我不敢再搭话,拉起陆深沉的手拖着他朝房间里走。

走了两步,他忽然停住脚步。

“怎么了?”

陆深沉从我手里抽回手,用另一只手握着,凭借着微弱的灯光,我可以看见他这些模糊的动作。

他的动作,就像是在回忆白天……

白天,他握着我手的样子!

我不由得一阵紧张。

陆深沉终究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不再跟我牵手,单单说,“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我去书房看一会儿书。”

这么说,他又不准备碰我?

不,是碰林静言。

我的心里泛起无数个疑问,一个没忍住,就挣扎着问了出来,“深沉,你不愿意碰我,是因为外面那些有关于我跟顾子钦的流言蜚语,还是因为……秦商商?”

猜你喜欢

  1. 虐恋
  2. 言情
  3. 腹黑
  4. 都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