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祸水第一妃:王爷来单挑!

更新时间:2020-02-14 05:39:43

祸水第一妃:王爷来单挑!

祸水第一妃:王爷来单挑! 青丝百结 著

已完结 杜若,衣落云 宫斗古言言情腹黑

一飞冲澡堂满眼白花花的身体,还与腹黑王爷“坦诚”相见!妈妈咪呀,她鼎鼎大名的神医圣手,竟然就这么栽了?绝对不能够!她重整旗鼓,开医馆、破悬案,还没来得及赢得百姓口碑和皇家锦旗,却惹来三夫逼上门,绝对有当场把她扑倒吃净的架势!姐需要时间考虑,你们看外面求亲的有三五个王爷和七八个将军,你们?请排队先!。主角杜若,衣落云的小说祸水第一妃:王爷来单挑!故事写的很是精彩,实力推荐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英雄救美误识良人

衣落云没好气的看着一脸歉意的男子,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很阳光的一张脸,被太阳晒成了古铜色。内穿大红袍服外罩黑色铠甲,头戴红翎兜鍪腰悬玄铁宝剑,神气活现的样儿一看就是个当官的。很帅,好像也挺随和,没有仗势欺人的德性。衣落云不禁在心底里给他打了个95分,不过一转念又扣掉了35分。哼,60分,刚刚及格。刚才如果不是这小子添乱,她也不至于会摔得那么难看。她衣落云可是有仇必报的主。

此刻,那年轻男子微微拉开了面前粉红裙衫的少女,再次伸手想要拉起跌坐在地的衣落云。衣落云没有理会那男子伸过来的手,自行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心里那个恨啊,这**墩摔得可真够结实的,钻心的痛。这都不说了,好歹她衣落云也是这一带的名医,这街坊邻里没几个不认识的,这下脸面可是丢大发了。眼见那几人还躺在地上不住的**,于是转头挑衅的看了一眼这个看起来像个当官的男子,语气不善的说道:

“青天白日,调戏良家妇女,这是我们这个小镇从来没有的事情。你看起来大小也是个官儿,请你告诉这周围的百姓,要做何处置?”

“是啊,小衣大夫说得对。”人群中有人附和。

听到这些话,那年轻男子对衣落云抱拳一揖,朗声回道:

“这位兄台所言甚是,我定会还百姓一个公道。”说罢也不顾地上那汉子的伤痛**,只手抓起一个,劈头问道:

“你们是哪个营的,可知今日所犯何事?”

被揪起来的正是刚才拉少女胳膊的那位,看来这小军官也是看清了当时的情形的。衣落云禁不住撇了下嘴角,腹诽道:“看样子那红衣少女与这小子定然是关系非浅,这下子正好公报私仇了。”

那汉子方才看清揪住他的人,顿时腿一软就跪了下去,口里不停的喊道:

“赵将军饶命,赵将军饶命,小,小的们一时迷了心窍,看到这小娘子……”话未说完被那赵将军一瞪,下面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少废话,说,你们是哪个营的,可知我军军规对此做何规定?”

“小,小的是东营吴校尉手下。”

“东营?吴校尉手下?”年轻男子忽然溢出一声冷笑,接着手一挥,喝道:“来人,把这几个畜生绑了,押回中军,再传吴校尉过来。本将军要让他看看,如何治军!”

听到说要绑了去中军,几个大汉立马爬在地上,头如捣蒜,不住的求饶:

“赵将军,赵将军饶命啊!”哭天呛地,丝毫没了刚才的泼皮劲头。

“将军,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不满周岁小儿,将军开开恩啊!”经典台词上演,声泪俱下。

“赵将军,小的不知,不知这小娘子是将军的人,求将军开恩呐!”心神俱裂,口不择言。

殊不知,这句不择之言却是犯了大忌。本是从严治军却变成了公报私仇。衣落云和周围百姓原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毕竟,少女那一声赵哥哥唤得可是无比亲密,且还拉着他胳膊不放,怎么看都有那么点意思。于是,人群中传出了低低嘘声。衣落云也双手环%,一付看好戏的模样。没想到这么年轻已经是个将军了,看那几个人认出他时心惊胆颤的模样,应该还是个人物呢。

还不等这赵将军发话,那少女却先跳了起来,冲着地上的人狠狠的一脚就踹了过去,出声骂道:

“你这贼人,休要污了赵将军名声。将军乃我们家救命恩人,是当朝赫赫有名的车骑将军,岂是我这等山野乡民所能攀附的。”

听到这话,所有人俱是一愣。衣落云更是意外的看向那少女。刚才人仰马翻的没有注意,这下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少女虽算不上国色天香,却自有一派纯净自然之气。特别是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澄澈明亮,如同水晶一般。心下顿生了好感。想这古代,竟有如此直爽,毫不扭捏作态的女儿家,真是无比讨喜啊。看来今天没救错人。

原本这赵将军是想将他们押回中军,让那个不可一世的吴校尉过来再做处置的,不想这不长眼的蛮夫却在此时说了最不该说的话,虽然有那少女出面挡住了,但多少还是给人留下了徇私的印象。于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冲身后的人吩咐道:

“来人,先各打四十大板!此等贼子如不惩戒,让我朱雀大军有何颜面面对这一方黎民百姓。”

“是!”响亮的回答整齐划一训练有素,当即几个亲卫上前利落的将那三人摁在地上。可随后却又都傻了眼。这陪将军回家省个亲,谁会随身携带板子啊。亲卫们无辜的抬头看着自己的上司,那赵将军也是一愣,本还想着继续慷慨陈词呢,却突然间卡在喉咙里,憋得俊脸通红。

“噗!”衣落云本来因刚才被他掺合救人摔得不轻,心中有气,这下子看到他的窘态,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其他人听到衣落云的笑声,也不再憋着,都跟着大笑了起来。这个近乎世外桃源的小镇,对官兵的畏惧远没有那些大城市的人强烈。

这下,那将军更加窘迫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看着傻杵在那儿的将军和干愣在地上的亲卫,衣落云摇了摇头,转身对一旁小店的伙计说道:

“这位小哥,去把你们店里的门板拿来,将军为民除害,我们也尽点薄力。”

“好勒!”爽快的应了一声,店伙计飞快的跑向店里。要知道古代的门板可不像现代的门,那时候都是用一块一块十公分左右的木板拼起来的,店面打开门做生意,就得把那门板一块块拆下来,打烊后再一块块装上去,甚是麻烦,不过此刻却是方便那些打板子的亲卫。

赵将军看着店伙计抬了三块门板出来,面露感激,转身对衣落云抱拳一揖:

“多谢兄台再次相助,小弟赵阳,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衣落云。”衣落云却最烦那些客套话,回答得简单直接。

“原来你就是小衣大夫啊!”那位红衣少女听到衣落云的回话,忍不住惊呼出声。看到赵阳疑惑的看向她立刻解释道:

“小衣大夫是陈济堂医馆陈大夫的外甥,才来我们镇上两个多月,但是已经在大名鼎鼎的名医了。镇上的人生病都是他给医治的,妙手回春药到病除!”

听这少女那么一说,这下子轮到衣落云红了脸,尴尬的咳了一声,截断那还在滔滔不绝的话语:

“小姐之言,实在是令在下汗颜。区区技艺不过是为了讨口饭吃,这名医可不敢随便乱当。”

“名医有什么不好,干嘛要藏着拽着的。”那少女却是直爽的可以。

“小蘅不得无礼。”赵阳轻叱了一声,转向衣落云继续说道:

“这是杜员外家的二小姐杜蘅,平时说话也不知道轻重,请衣大夫不要见怪。”

“无妨,不过我倒是很喜欢杜小姐。”

“啊?”两声惊呼同时响起,赵阳是一脸惊愕,杜小姐却是满脸通红。衣落云这才发现自己一时兴起,忘记这是在古代,自己此时更是男子身份。赶紧解释道:

“我是说杜小姐这爽直的性格,很是令人喜欢。”

“噢!”赵阳仿佛恍然大悟一般,转头看向杜蘅,杜蘅则是连耳根都红了,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衣落云一看这是越描越黑了,也懒得再做解释,干脆抱拳一揖道:

“在下医馆还有事,就先告辞了。”也不等那二人答话,转身拾起地上的药箱转身离去。只留下两个莫明的人,盯着她的背影一脸诧异。此时的衣落云要是知道因为她这一时懒得解释而导致后面的麻烦,估计再多说十句百句话也不会嫌烦了。

3

且说那几个被打得半死的军士被拖走后,赵阳也被杜蘅拉走了,路上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去,小镇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衣落云仍旧晃荡着去“云记豆花”买了豆浆,才又晃回了医馆。哪知刚到门口就看见店里的伙计吴三正一脸焦急的在门口张望。看到衣落云后拉着她就往外面跑。不论衣落云怎么寻问,就是不肯回答。直到跑出小镇,跑过稻田,跑上山路,这才停了下来。然后,两人一个杵着腰,一个杵着腿,喘着粗气大眼瞪小眼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衣落云心里那个气啊:你大爷的,今天出门应该先看看黄历,肯定是“忌出行”。这不,先是给个叫花妞的狗出了趟诊又不好意思收医药费,然后是为了救人打疼了手还摔了跟头,接着又莫明的被拉着跑了半天喘得跟个狗似的。衣落云觉得头顶青烟直冒,双眼恨不得把吴三瞪出两窟窿。好半天,终于气喘均了,衣落云这才吼道:

“吴三,你搞什么鬼啊,逃命也没你这么个跑法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俺也不清楚。”吴三憨厚的脸上也透着疑惑。

“什么,不清楚?”衣落云不可置信的看着吴三。

“老爷说让俺守在门外,看到公子就带着公子出来,那啥,避一下。”

“为何要避一下?”

“老爷没说。”

“那我们何时回去?”

吴三愣了半天,喏嗫道:“不知道。”

“是不是医馆出了什么事?”

“没有”这下吴三答得飞快。

衣落云感觉自己几近崩溃,一**坐在地上,顺手揪了棵青草在嘴里狠狠地嚼着。她实在想不出陈大夫不让她回医馆到底是因为什么。看吴三脸上也没什么着急的神色,衣落云断定,医馆肯定不会有事。吴三是个老实人,如果有事绝对会写在脸上。既然这样,那就是跟自己有关了。

猜你喜欢

  1. 宫斗
  2. 古言
  3. 言情
  4. 腹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