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更新时间:2020-08-14 10:28:22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 随尘入梦 著

连载中 孤晟帆,蒙小溅 重生穿越武侠爽文

穿越之冷酷魔尊别害羞主角是孤晟帆,蒙小溅,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重生穿越,她身带逆天金手指,武林之中因她掀起修仙狂潮……真心所付却遭冷漠遗弃,为了霸业,他将她拱手送人,从此她背上了一女侍二夫的贱名……他残忍如魔,但却唯独宠她入骨,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真假多面,身份揭开她又何从处之……三年的忘却能否抵过一朝相遇,目光交汇彼此何存

精彩章节试读:

蒙小溅理直气壮的回复把肥男噎得一愣,这般之下他对蒙小溅更是不肯放手了。

提了提肥肚腩他看向楼下的蒙小溅继续猖狂道:

“有个性、爷喜欢,今晚要定你了,多少金珠爷都愿意出。”

蒙小溅被猪男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气的心里直骂,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暗咒不已:死猪男,有钱就了不起啊,仗着有几个臭钱就嘚瑟,呀呀呸的人渣。

不理会发春的肥猪,她迈步直接走到柜台旁,看着柜台里四十多岁的男人她张口便客气道出:

“掌柜的,我能看看钱长啥样子么?”

春风楼酉时四刻才正式开门迎客,也就是傍晚六点整才开门,所以此时楼里还没什么客人,肥猪男也不过是昨日在此过夜的顾客。

楼里空旷,蒙小溅的话语通通被肥猪男给听到了,他一脸肥肉挤在一起,一边奸笑一边出声:

“姑娘你要看钱是什么样子吗,你上来陪爷,爷给你看个够怎样?”

蒙小溅一直无视他,可他偏偏要刷存在感,心里火气很大但又不能随便乱言,自身本就堪忧,最好还是先忍了,毕竟现在身处狼窝,多生意外就是在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该低头时不得不低头,刚过来的短短几天已经经历过好几次教训了,没有与敌抗衡的能力之前还是不要太意气用事的好。

继续无视肥男,她静静等待掌柜的回复。

掌柜的倒是不难说话,他从柜台里拿出三种不同颜色的珠子放在柜台上大方介绍:

“这是铜珠,这个是银珠,这个嘛就是金珠了。”

蒙小溅仔细记住三种珠子的模样,三种珠子一般大小,都像黄豆一样浑圆,铜珠虽叫铜珠,实则是乌黑色的,有点像乌铁。

银珠就是银色豆大的珠子,金珠就是金子做的豆子,这些珠子就是这个世界的钱,它们就是人人都不可豁缺的东西。

看完后蒙小溅对掌柜的道了声谢,接着领着小荷向房间回归。

从始至终,二楼肥男丝毫都不在意蒙小溅的无视与冷漠,他就是喜欢这种有个性有脾气的硬菜。

他双眼一直色眯眯的看着蒙小溅消失在房门内,然后才下楼向老鸨的房间行去,所为何事一想便知。

蒙小溅回房后浑身一阵抖动,小荷不理解的问她是在干嘛,她一边抖一边说自己是在抖病毒疙瘩。

……

一天的时间里,蒙小溅和小荷相处的非常愉快,春风楼营业的时间到了,顾客也是络绎不绝。

房间里蒙小溅有些发愁,小荷被老鸨叫走了,吃完饭的蒙小溅无聊的躺在chuang上乱想。

那个说来带她走的男人也不知道几点能来,肥男从老鸨房里出来后就满面得逞笑容,之后小荷就被叫走了,一切都在说明接下来的事情会很糟糕。

埋头苦思,想要想出一个脱身的办法。

在这里跳窗什么的根本没希望,除了大门朝着大街外,其他三面墙跳了也是白跳,怎么跳也都还是在春风楼里面,就连厕所的院顶也是留着通风镂空花纹的墙壁。

现在所在的房间是最里面,大门就在正前方,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人多的时候混出去,这个世界弱者难存呐。

蒙小溅还在思索计划怎么实施小荷就回来了,小荷脸上明显写着担忧二字。

蒙小溅不喜欢藏着掖着,直来直往,那怕天大的事心里最起码也有个底。

她看着小荷张口问道:

“老鸨说什么了?”

小荷一脸哀气的走到蒙小溅身前,然后用既担忧又同情的话音道:

“鸨娘让我来劝你,让你今晚就接客,客人就是之前的朱公子,她说只要你今天接了朱公子这单,她就给你一百颗金珠的赏钱。”

蒙小溅一听心中就是一阵暗想:

**、一百颗金珠,一颗金珠等于一百颗银珠,一颗银珠等于一百颗铜珠,如此换算下来那可是一百万颗铜珠啊!老鸨抛出的这个**确实让人难以抗拒,尤其是眼下这个身无一珠钱的自己。

蒙小溅压下心里的垂涎,静了静思绪道:

“这朱公子是个什么来头?”

小荷回应:

“他是镇长的儿子。”

蒙小溅听完心道难怪了,之前通过聊天已经知道这个镇的大概情况,这个镇虽叫镇,其实却远远超出了一个镇该有的形象。

富民镇。

此镇是距离埋骨山最近的一个大镇,因经常有江湖中人出没而变得繁华起来,‘富民’二字也是后来才改的,前往埋骨山狩猎凶兽的人都会在这个镇落脚,因此才会变成如今这般富饶。

这个镇的镇长职位,那可是一个油水很厚的职位,如此一来肥男暴发户的行为也不难理解了。

有钱有权的肥男哪是自己这种小老百姓敢招惹的,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拖延时间罢了。

望向小荷,趁这为数不多的时间再问出一些信息:

“老鸨有没有说具体的时间。”

小荷道:

“具体时间倒是没说,她只让我先来劝你,说你要是想通了就可以去,不过时间也不可以拖的太久,她的意思劝不下就另择他法。”

蒙小溅听的心里明白,这个另择他法怕是小荷故意委婉说的,老鸨的意思不就是想动粗吗。

目前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之前那个男子身上了,自己尽量拖延时间,祈祷他天一黑就能来吧。

本来打算跑的,谁知摊上肥男这么个拦路猪,视线从小荷身上移至房门口,门口又来了两个大汉,让四个大汉看着自己这么一个弱女子,老鸨也真是看得起自己。

既然要拖延时间那就得拖得像点,故作一脸哀伤的让小荷先出去,说是自己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小荷被逐出门,房门关闭后心里才松懈了一点。

背靠房门想着如何才能脱身。

小荷说白了也是青楼里的人,虽然聊得好,但是也没好到称姐道妹的份。

心里对小荷其实没有什么指望,她能出言劝自己,那就说明她的心是向着春风楼的。

她对自己有那么点儿好实则是为了她自己的工作,青楼这种地方本来就不存在什么感情,一次性买卖哪有感情可言呢,感情不是这种地方可以奢想的。

迈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说着急也着急,说不着急也不怎么着急,大概是自身性格使然吧,遇事就慌不是自己的风格。

一个时辰又过去了。

八点了,这两个小时里没有一个人来过,外面比之前变得更加吵杂了,丝竹声乐的妙音被一道道低俗的话语掩盖。

“小娘皮子想老子了没,老子今晚要好好折腾折腾你……”

“哎呦爷,我早就想你了,我们去里边吧……”

“香橘姑娘好久不见啊,那个、我今天有空就刚好来看看你……”

“谁想你这穷酸书生,别耽搁我做生意……哎呦~大爷您又来了,奴家老早就想您了呢,我们去里边玩……”

一句句意思明了的对话,一声声的娇羞低喘,一切都被这种糜烂俗音萦绕着。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老鸨领着四个浓妆艳抹搔首弄姿的女子走了进来。

蒙小溅坐在桌边,老鸨进来后也不多说废话,她扭身直接坐到蒙小溅面前,坐定后四名女子就齐齐站到她的身旁。

老鸨看着站整齐的四名女子,接着扬起一只带着金戒子的手,手指一一指过身旁四名女子后开口道:

“这是春柳、夏荷、秋叶、冬雪。

她们四个都是春风楼的顶梁姑娘,她们也都服侍过朱公子,一会儿她们会给你提点提点。

我呀不想过问你的考虑,既然你被破了身卖进来,那么你就是我春风楼的白莲花姑娘,以前怎么光鲜耀眼那都是以前了,既然身为春风楼的姑娘就得给我接客。

这位朱公子就是你步入这行的第一个客人,让小荷传达的话我也会兑现,这是一百金珠,希望你是个头脑清醒的姑娘。”

说完她就将一个圆鼓鼓的荷包放在桌上,荷包被里面的金珠撑得凹凸不平。

蒙小溅沉默不语,老鸨却不在意的再次开口道:

“一个是拿钱听话,一个是被绑送去,哪个更好你应该明白。”

说完她就起身出了房门。

等门外大汉将房门关上后,老鸨带来的四个女子才纷纷看向桌上的一百金珠钱袋眼露垂涎。

蒙小溅将四人眼里的贪恋尽收眼底,一条计划从心而起。

伸手将钱袋抓入怀中,然后故作矜持道:

“各位姐姐说吧,我定会努力学习的。”

说完暗自使劲将脸蛋憋的红了红。

四个女子先收回了眼馋的目光,接着名为春柳的率先开口了:

“姑娘想听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

说完她故意伸出一只手微微动了动手指。

这手势蒙小溅那里会看不出来,不就是眼馋自己的金珠要坐地起价吗。

可是这个钱还必须得花,不仅如此还要大花特花。

脸上表现出十分不情愿的从钱袋里取出一颗金珠,然后犹豫了半天才递到春柳手中。

看着春柳握走的金珠蒙小溅心头是真的在滴血,眼睛里流露出的不舍此时也是货真价实的。

此刻那还用装,到手的钱还没捂热就向她人流去,能舍得才怪呢。

收了钱春柳就利索多了,她一**坐在仅剩的两个圆凳中的一个,开口就滔滔道来:

“白莲姑娘啊,你这次是走大运了,你知道你这金珠从何而来的不?”

蒙小溅摇头道:

“不知道。”

春柳听了一拍桌子再道:

“不知道就对了,这金珠可是朱公子给的,他不愿强迫你所以才用金钱动摇你,要不然鸨娘会这么好心对你,她可是嗜钱如命的主。”

春柳如此做派其他三人怎会甘心,冬雪声音有些清高的提醒道:

“春柳姐姐,这事儿要让鸨娘知道,不知道你会不会……”

“不会不会,妹妹也坐,说起朱公子妹妹也没少伺候呢,还是你来给白莲花妹妹说说吧。”冬雪的话被春柳半路给打劫了。

冬雪听言骄气的扬了扬下巴才坐向仅剩的另一张圆凳。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重生
  2. 穿越
  3. 武侠
  4. 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