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夫诡爱

更新时间:2020-01-12 00:25:12

阴夫诡爱

阴夫诡爱 南柯铭钥 著

已完结 丘灵井烁,陆君瑶

阴夫诡爱主角是丘灵井烁,陆君瑶,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恐怖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半夜被鬼吃干抹净不说。还上了鬼的花轿,却得知被卖了结阴亲,没有害怕鬼老公不说,相反我却对他一见钟情。“记住,从你上花轿的那一刻起,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更别想离开我,否则你会死。”

精彩章节试读:

抓着詹子林的手落了个空,他似乎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慌乱的喊着詹子林,一个劲的想要抓住身边的东西,此时我已经顾不上脸和身子了,嘴里断断续续的叫着詹子林。

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我咬紧了牙拼命的,想要抓住救命稻草,身后传来阴冷的笑声,似乎是在嘲笑我一般,由于他向后拉的速度很快,以至于我身上,被磨的没了知觉。

我嘴里刚发出詹字,剩下的还没有说完,抓着我脚踝的手,向上一提使我整个人,倒挂在了空中,“救命~”

此时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我的双手染满了血水,脑袋一时充血,眼前泛起了模糊,我的身体已经麻木了,感受不到一点疼痛,那双手托着我,来到了悬崖边。

他似乎很兴奋,笑的声音更加的猖狂,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喉咙里艰难的发出:“救我~”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可能是因为,脑袋长时间充血的原因,耳边模糊传来,草丛窸窣的声音,我强忍着睁开眼,抓着我脚腕的手一颤,抓的是更加的紧。

隐隐约约,似乎看见了末央,随后我的意识散漫,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疼痛迫使我睁开了眼。

詹子林兴奋的喊了句:“醒了,你终于醒了。”

我想要说话,可张口却发不出声音,詹子林安慰我,让我别说话,过会就会好了,而我身上穿着詹子林的衣服,他却光着上身。

他将我扶靠在一边,一遍一遍的对我说:“没事了,没事了~”

我的脑袋很沉,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我害怕极了,蜷缩在詹子林的怀里,詹子林轻拍着我的背,安慰着我。

我的肚子上,腿上全都是伤,可以算的上是遍体凌伤,缓了一会嗓,用虚弱的声音问詹子林,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我更想知道,他有没有看见末央。

詹子林告诉我,我被拖走的时候,他被几个鬼物缠住了,摆脱掉了鬼物,就沿着我被拖的痕迹,一路找寻,结果跟到了一半,地面上突然没了痕迹,他也是发现了血迹,沿着血迹跟过来的,看到我的时候已经晕了。

詹子林皱着眉头,一副难以开口的表情:“只不过…抓你的鬼,不是别人,正是你的前男友。”

“什么?”我可能是太激动了,牵扯到了伤口,原本已经不流血了,被我这么一弄,又开始流血了,詹子林被我吓到了,不再提及下文,我让他一次性说完,詹子林继续说道:“他看见我跑过来,松手将你丢下了悬崖,我冲了过去没能抓住你,我以为我们会死,可能是上帝眷顾我们,我们被卡在了半山腰的树上,也就是这个石洞外面的那颗树。”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像炸开了锅一样,詹子林说徐阳是鬼,难道徐阳也死了?可他为什么要来害我,“井烁呢?”

詹子林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现在只能等了。”

=============================分隔线=============================

“你为什么就是不愿娶我?”女人阴冷的声音,回荡在树林之中,眸中闪过丝丝怒意,她深爱着他,却也恨透了他。

井烁双手环抱在*前,看着她像个疯狗一般,他其实并不讨厌她,只是她现在做的这些,让他觉得有些过分,“把刘婆子放了,何必要牵扯到一个外人?”

“哈哈哈……”女人看着井烁的眸子里,透露出一股哀怨,“刘婆子?哦对了,我会让她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杀了她的孙女。”

井烁皱着浓眉,看着狂笑中的女人,一掌掐住了她的脖子,紧紧的扣着,“你敢动她一下试试!”,他的声音有着极其的穿透力。

女人突然吼道:“她不过是个下jian胚子。”眼泪像断了线似得流着,井烁松开了她的脖子,女人紧紧的抱着井烁,“我只是不想失去你而已。”

井烁此刻的心情,谁也理解不了,一个是受人之托而娶,一个是有着婚约,而他却未娶,井烁任由女人抱着他,在他的唇上索吻,下一秒井烁冷冷的推开了她,而他的无名指动了几下。

井烁的眉头紧锁,抬眼看着女人,握紧了拳头,低吼了一句:“你骗我!”井烁转头就要走,女人见状立马抱住了他:“我不是存心要骗你的,我说过我只要你。”

井烁推开了女人,走出阵法之中,独留她一人,女人眯着眸子,扇了徐阳一巴掌,骂了句:“废物!”

=============================分隔线=============================

“丘灵,你好多了没?”詹子林细心的照顾着我,用身上仅剩的两张湿巾纸,替我擦拭着伤口,我咬着牙忍着疼痛,淡淡的“嗯”了一声。

“也不知道,他收没收到你的讯号。”詹子林话音刚落,就传来上面井烁听的叫喊声:“丘灵~~”

詹子林激动的站了起来,“来了来了,真是管用。”说完,让我在这等着,他出去给井烁回声。

我心里一阵欣喜,原本跟詹子林,做好了听天由命的准备,就在詹子林帮我擦手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井烁告诫我的话,立马动了动无名指,还好井烁赶来了。

我和詹子林,先后被井烁带了上去,而井烁则抱着我,我因为体力不支,加上身上的伤,再一次的晕了过去。

“醒了?”

我盯着眼前的人,他的俊颜已经让我无法自拔,只是我有些畏怯,我害怕在和他相处下去,我不知道,下一次我将面临的,会是怎样的事情。

我侧过脸,不在继续看他,“我阿婆有消息吗?”

井烁帮我理了理被子,开口道:“等你伤好了再说。”

我闭上了眼,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是我太过懦弱,还是我本就懦弱,我不明白阿婆,为什么要将我嫁给井烁,还立下什么一年之约,我现在只想找到阿婆,跟井烁撇清关系。

井烁每天晚上,都会帮我抹药膏,而他每次帮我抹药膏,我都会拿被子蒙住头,不让他看到我脸红的样子,毕竟光着身子,而井烁每次都会,故意的挑逗我一番。

说来也奇怪,他帮我抹了药膏,不到半个月,就已经痊愈了,没有一丁点的伤疤。

詹子林在厨房做饭,坐在锅灶前烧火,因为阿婆不会用煤气,一直用的都是自己家架的烧草锅,詹子林看见我出来,对我笑了笑,让我坐着等会,饭菜马上就好了。

我走到詹子林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起来,我来烧火他去炒菜做饭,詹子林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你会吗?”

我指了指这个地方,白了他一眼,:“这是我家,你说我会不会?”詹子林挠了挠头,起身让给了我,笑着说:“也对,我忘了这是你家。”

我去~住了这么多天,他居然忘了,他是住的我家,我已经对他无语,自顾自的烧着火。

饭菜都好了,也不见井烁人影,我不禁好奇问道:“井烁呢?”詹子林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回了我一句:“他已经走了。”

“走了?”

“嗯!赶快吃吧,我们下午也出发了。”

我一听他说出发,大概猜到了,应该是去找我阿婆的,赶紧问詹子林,要去的地方是哪里,詹子林告诉我在邬山。

邬山我没有去过,但离我家并不算远,开车的话顶多一个多小时,吃完饭收拾了一下东西,詹子林将八卦镜递给了我,我还以为丢了呢,对他说了句谢谢。

詹子林开车带我去邬山,一路上我都很兴奋,却因为无聊,迷迷糊糊睡着了,我睁眼的时候,应该已经到了。

前面有个石碑,上面写着“邬山村”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