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壁纸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喋血敦煌

更新时间:2020-02-14 14:05:08

喋血敦煌

喋血敦煌 白学究 著

已完结 王守福,方兰 异能悬疑灵异短篇

主角王守福,方兰喋血敦煌精彩的故事内容主要讲述了:民国十六年,敦煌莫高窟发生一起震惊世界的文物盗窃案,引发黑白两道多路人马纷争聚斗,一时间,中外高官显贵,草莽英雄,时而合纵时而连横,斗智斗勇,无所不用其极,上演了一幕幕络绎连环精彩纷呈的血斗大戏,留下了一道永远抹不去的历史遗憾和伤痛!

精彩章节试读:

谢明辉离开莫高窟,来到敦煌城,已是中午时分。他沿着行人稀少的偏僻小巷,三绕两拐,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找见了艾尔可等人。 两人一见面,没有说上几句话,艾尔可就厉声问道:“上次说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谢头领?” 谢明辉心中清楚,这艾尔可在苏联人的支持下,想建立一个依附于苏联的东突厥斯坦国,可是,行动失败后,被新疆督军杨增新张榜通缉,无奈,只好潜入敦煌,暂时藏身。 上次两人见面时,艾尔可提出,要谢明辉设法弄到一批莫高窟文物,送给苏联人,以便进一步讨得苏联人欢心,出兵帮助自己打败杨增新,成立东突厥斯坦国。 作为交换条件,艾尔可亲口答应,向三危山提供一批先进的苏联枪支弹药,用来交换这批莫高窟的文物。 同时,艾尔可还保证,等事成之后,帮助谢明辉取代杨四郎,成为三危山的大头领。 此刻,见艾尔可神色严厉,谢明辉心中一震,急忙说:“莫高窟的老道士已经答应了,请国主耐心等待几天。” 自预谋建立东突厥斯坦国的那一天起,艾尔可就将自己封为“国主”,并且颁布诏令,任命许多追随者为军长司令,逐一不等。 闻言,艾尔可脸上即刻浮现出一丝笑容,说:“只要拿到文物,你需要的那批武器,就会被运来敦煌,由谢头领支配。” 谢明辉点点头,感激地连声说:“多谢国主,谢某一定不负重托。” “好好好。”艾尔可放声大笑起来,说,“我最喜欢谢头领这样的人,也愿意和你交朋友。” 少顷,艾尔可又说:“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谢头领帮忙。” 谢明辉暗想,这家伙真是不知满足,但表面上依旧笑嘻嘻的。但当他听完艾尔可的话之后,竟愣住了。 原来,艾尔可想借助三危山的力量,让谢明辉出头,将敦煌警察局抓获的那几个小头目解救出来。 那天晚上,恰好艾尔可出去办事,留下来的几个小头目,被刘云峰带人一锅全端掉了。 经过杨增新的铁血镇压,他手下的人员死的死,跑的跑,再加上这几个心腹骨干被抓,艾尔可更显得势单力薄。 少许,谢明辉为难地说:“我只是三危山的二头领,说话不灵。要想调动山寨兄弟,还得杨四郎点头。” 艾尔可冷笑数声,恨恨地说:“我和杨四郎打了十几年交道,这个人极不讲义气,很不好合作,不够朋友。” 谢明辉知道艾尔可极度怨恨杨四郎的原因,心中只是轻轻一笑,没有说话。 前年,艾尔可在新疆起兵闹独立,想联合杨四郎,共同出兵,从东西两面夹击杨增新的部队,但杨四郎以路途太远为由,婉言拒绝了艾尔可的请求。 去年,艾尔可又派人来三危山,封杨四郎为东路军总司令,还送来数目不少的大洋,杨四郎笑眯眯地接受了任职令,也笑眯眯地收下了大洋,但就是不出兵。 今年,艾尔可起事失败,被杨增新派人追杀,潜入敦煌地界,想投奔三危山避难,但杨四郎担心请神容易送神难,只派谢明辉出面安抚,自己则躲在三危山不露头。 这里面的原因,谢明辉一清二楚,但眼下两面都不敢得罪,只好夹在中间和稀泥。等有朝一日,自己做了三危山的大头领,再和艾尔可紧密合作。 最后,谢明辉安慰道:“国主,眼下警察局四处抓人,风声很紧,不敢冒然行动。等风头一过,再行动不迟。” 艾尔可也非常清楚敦煌目前的形势,见谢明辉面露难色,只好点点头,不再提营救手下心腹的事情。 黄昏时分,谢明辉告别艾尔可等人,来到大街上,怀着重重心事,毫无目标地任意走动。 五年前春天的一个下午,谢明辉和李廷禄秦兆阳等几个江湖朋友,坐在敦煌城楼拐角处闲聊。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在他们身上,非常暖和。 几个人说东道西,各说自己所谓的英雄事迹,不时哈哈大笑。忽然,李廷禄惊奇地说:“快看,来了一个不长胡须的清朝太监。” 谢明辉随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蓝色丝绸棉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紧紧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向这边走来。 敦煌是一个小地方,谢明辉长这么大,只听说北京紫禁城里有许多太监,但至今还没有亲眼见过。 太监留着大辫子,辫稍系着红头绳,走起路来,一晃一摇的。他身后尾随了不少人,嘻嘻哈哈地议论说笑。 太监神色凝重,目不斜视,似乎对这些现象司空见惯,丝毫不理会人们惊奇的目光和指点议论,只顾走自己的路。 李廷禄紧盯着擦身而去的太监,既羡慕又嫉妒地说:“从北京城来的人物,就是和咱们这些人不一样。” 秦兆阳冷笑一声,说:“太监没有卵子,和你有卵子的人当然不一样。” 顿时,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放声大笑起来,声音里充满着浓重的幸灾乐祸的快乐,发泄似地肆无忌惮地飘散在温暖的阳光里。 少许,李廷禄紧盯着太监的背影,略有思索地说:“这太监是从皇宫里出来的,吃香的喝辣的,肯定有钱。” “李猴子说了一句人话。”秦兆阳也紧紧看着渐渐远去的太监,说:“他娘的,这没有卵子的太监,整天服侍在皇帝身边,怎能没有钱?” 李廷禄颇为遗憾地说:“太监有钱,与我有球何干?我们又得不到,钱还不是他一个人的?” 谢明辉一直静静地听着,暗想,如今大清朝的皇帝倒台了,天下是民国的,皇宫里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又去了哪儿? 蓦地,脑海中电光石火般地闪现出一个念头,这太监肯定是从紫禁城出来的,又领着一个小孩来敦煌,身上一定带着金子银子,何不乘机偷一些? 想到这儿,谢明辉将自己的想法,悄悄说给秦兆阳李廷禄等人,最后,坚定地说:“我们分头跟着太监,看他今晚住在哪家客栈,等两人睡熟以后,就动手,捞一笔金银珠宝。” 整日为银子发愁的李廷禄等人,见老天爷送来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发财机会,怎能不高兴呢?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急忙点头答应。 午夜时分,谢明辉等人沿着墙根,来到客栈。秦兆阳留在门口望风,其余的翻进客栈,将太监睡觉的那间屋子紧紧围住,而后,李廷禄撬开门锁,潜入室内。 这太监就是安文良安公公,身负重托,不远千里,风尘仆仆,从北京来到敦煌,准备将“大阿哥”溥儁的骨肉年仅七岁的毓敏,交付王守福养育。 庚子变乱之后,为了平息洋人的怒气,也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慈禧太后将端郡王父子作为替罪羊,发配新疆,永远监禁。 但是,端郡王载漪并没有去新疆,而是带领全家神不觉鬼不知地去了内蒙古阿拉善旗,投奔溥儁的外祖父“多王”札萨克郡王多罗特色楞。 载漪溥儁父子改道内蒙古,公然违反圣旨,欺骗朝廷,理应受到严厉追究。后来,慈禧虽然知晓了这件事,却没有追究处置。 不久,慈禧又派曾经服侍过“大阿哥”溥儁的太监安公公悄悄来到内蒙古,赏赐端郡王父子八盆娇艳妖娆的牡丹,每只花盆里面都埋了一块沉重的金锞子。 安公公知道,慈禧太后之所以不追究犯有“抗旨欺君”之罪的载漪父子,还赏赐名花重金,除了其怀有浓重的“念旧”之情外,这里面,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姻事。 因为端郡王已经过世的大福晋静芳,是慈禧的娘家亲侄女,后来,慈禧根据蒙满一家的联姻传统,又出面做主,将内蒙古阿拉善旗“多王”的女儿嫁于载漪作继福晋,生了“大阿哥”溥儁。 1912年腊月,清廷宣布退位之后,生性高傲不想长久寄人篱下的端郡王离开内蒙古,带领全家重新返回北京,想了此残生,但是,时间不长,又无端地滋生出许多祸患。 如今,当年的端郡王载漪已经垂垂老矣,“大阿哥”溥儁也因病不能远行,只好将唯一的骨肉毓敏,托付给安公公,护送其到远离京师的王守福处,以便避离极有可能随时危及全家性命的祸患。 今天下午,安公公领着小王爷毓敏,从兰州来到敦煌,见天色已晚,就住进一家极其普通的小客栈,而后,又飞鸽传书,通知王守福明天来客栈见面。 睡到午夜时分,安公公突然感觉到屋内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凭着多年的宫廷江湖经验,他立即做出了准确的判断,有贼人潜入房间了。 随即,他又暗自推测,贼人是想偷盗金银钱财,还是想杀害他和毓敏。如果是前者,只要惊跑贼人就够了,而如果是后者,为了完成“大阿哥”的重托,他必须以命相搏。 借着惨淡朦胧的月光,躺在土炕上的安公公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地在屋内到处翻动,似乎在寻找财物。 自离开北京西行以来,每晚临睡时,出于谨慎的性格和自我保护的习惯,安公公都会将装着银元的小包袱,放在毓敏和自己中间,而后,紧紧搂着他们入睡。 李廷禄轻手轻脚地寻找了一会儿,没有发现想要的财物,略一思索,就慢慢地走近土炕,想从熟睡的太监身上搜寻。 就在李廷禄靠近土炕的那一刻,安公公误以为贼人要杀害自己和毓敏,便陡然跃起,凌空飞踢一脚,重重地踢在贼人前%。 李廷禄根本没有料到,方才还睡得非常香甜的太监,怎会冷不丁地高高跃起,一脚将自己重重地踢翻在地上呢? 在倒地的那一刻,李廷禄大喊大叫起来:“弟兄们,快进来救我,太监打死我了。” 听见这凄厉的叫喊声,站在门外的谢明辉等人被吓了一跳,急忙破门而入,准备解救李廷禄。 此刻,安公公将包袱挎在肩头,拉起睡得迷迷糊糊的毓敏,极其干净利落地打翻两个扑上来的贼人,冲出客栈,拼命地向莫高窟方向跑去。 站在客栈门口望风的秦兆阳,见一大一小两条黑影窜出客栈,紧接着,又见谢明辉李廷禄等人喊叫着急追出来,也顾不上思索,拔脚就紧紧追了上去。 春天午夜时分的敦煌,冷风刺面,沙土飞扬,一弯残月悬空,处处弥漫着阴暗荒凉恐怖的腐朽气息。 野外荒郊,一棵棵粗壮纷披参差不齐的胡杨树,在寒风中呼啸摇曳,发出低沉威严的吼叫,如同一只只隐身蹲伏的猛兽,张口欲搏,吞噬天地。 安公公紧紧拉着毓敏,迎着扑面而来的寒风,借着朦胧的月色,深一脚浅一脚地极力奔向远方的莫高窟。 身后,谢明辉李廷禄等人叫喊着,紧紧追来。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来自北京紫禁城的太监,随身携带着大批金银财宝,岂能轻易放过? 来到一处长满芨芨草的荒滩,安公公觉得头重脚轻眼冒金花,实在跑不动了,便站定身形,紧紧搂着毓敏,四下里仔细查看。 蓦地,眼睛一亮,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草丛密布的深坑,急忙走过去,见是一口很浅的枯井,便俯身对毓敏说:“小王爷,你先躲在这口井里,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你千万不要出声。” 年仅七岁的毓敏早已累得挺不起腰身,紧紧抱住安公公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我知道,我不会哭的。” 安公公从身上摸出一张白纸,放在**上,飞快地写了几个字,而后,将纸条塞进毓敏的口袋,叮嘱道:“天亮之后,你就大声喊叫,会有人救你的,把这张纸条交给来人,切记切记。” 说完,安公公将毓敏小心翼翼地放进枯井里,而后,对着东方,泪流满面,喃喃自语道:“王爷,大阿哥,我安文良只能做到这一点,让你们失望了。” 这时,远处传来贼人的叫喊声,顺着寒风,非常清晰地飘进安公公的耳朵。他看了枯井中的毓敏最后一眼,就立刻转身向前跑去。 但是,此刻的他已经身心俱疲,累到了极点。刚刚跑出不远,谢明辉等人就追赶到了。安公公不甘心俯首就擒,拼尽全身的力气,和他们扭打在一起。 可是,就在谢明辉等人将安公公打倒在地,准备夺走他紧紧护在身下的小包袱时,一条黑影从天而降,三下五除二,将他们打跑,扶起已经昏死过去的安公公,迎着刺骨的寒风,走向深邃幽暗的荒滩深处。 谢明辉等人见打不过黑影,急忙四下里逃散,站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黑影将太监救走而无能为力。 此刻,踏着夕阳的余晖,谢明辉茫然地走在熟悉的如同自家院落的敦煌街头,时而东瞧瞧时而西望望,艾尔可的话语在他耳边不时隆隆作响。 后来,因为卷入一桩性质极其恶劣的抢劫杀人案,二愣子等同伙被警方抓获判刑,而谢明辉则只身逃脱,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入伙三危山。 时间不长,凭借长期混迹于江湖积累的察言观色本领以及善于投机钻营的能耐,逐步得到大头领杨四郎的赏识,被视为心腹。 今年夏天,在和另一伙土匪争夺地盘的生死搏杀中,谢明辉不顾个人安危,替山寨出头露面,为最终取得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事后,杨四郎论功行赏,毫不手软地枪毙了临阵脱逃的原山寨二头领,让谢明辉坐上第二把交椅。 随着地位的提升,谢明辉贪婪的目光又紧紧盯在三危山那把至高无上的头号交椅上。 只有除掉杨四郎,才能坐上头号交椅,于是,借着为山寨办事的机会,谢明辉勾结上了新近才窜入敦煌的“东突”组织大头目艾尔可,企图借助他的势力,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最高理想。 谢明辉边走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中,信步来到党河边,望着浑浊的激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暗想,何时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党河发源于素有“冰川”之称的祁连山,挟冰雪风雷,披荆斩棘,一路滚滚东来,穿城而过,千百年来,养育了敦煌这片沙漠绿洲。 一只黑颈鹤“呀呀”叫着,从胡杨林中飞出来,不惧冷风凛冽,在河面上空悠然舞翔,时高时低,上下翻飞,身姿轻盈曼妙,惹得无数人观看点赞。 就在谢明辉独自站在河岸边的一棵胡杨树下,聚精会神看着黑颈鹤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双臂被人紧紧抓住,心中一惊,急忙扭头细看。 两条陌生汉子一左一右地紧紧扭住他的双臂,面带嘲讽的笑容,用凌厉的目光紧紧注视着神情略微慌乱的谢明辉。 还未等他问话,一个汉子冷笑一声,说“二头领,终于找到你了。” “你们是什么人?”谢明辉极力扭动身体,试图挣脱他们的控制。片刻,他就感到两个汉子的力气太大了,不得不放弃徒劳无谓的反抗。 一个汉子附在他的耳边,用低沉凌厉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二头领,不要再反抗了,乖乖跟我们走一趟。” 坐进河岸边的小汽车里,谢明辉还在紧张地思索,这两个陌生的汉子到底是哪条道上的人,为什么要在光天化日下公然劫持他? 小汽车一路疾驰,不长时间,就来到一座隐秘的小院子里。一个汉子将谢明辉推下车,押进屋内,见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人时,神态颇为恭敬地说:“老板,人来了。” 老板挥挥手,等汉子轻轻退出屋子后,这才看着脸色苍白的谢明辉,微微一笑,轻声说:“谢头领,我需要你的帮助,而你又很狡猾,只好用这种不友好的方式,将你请到这里。” 谢明辉紧紧注视着眼前这个被称为“老板”的人,从口音中,已经判断出了他的来路,但又不敢说出来。 数十年丰富的江湖经验告诉他,此人用劫持的这种极端办法,将自己悄悄弄到这里,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听他如此一说,谢明辉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瞬间放了下来。自己不仅没有生命危险,而且,说不定,还会从中得到好处。 老板见谢明辉渐渐恢复了神色,亲切地说:“谢头领,不用紧张,坐下慢慢说话。” 谢明辉神态自如地坐在椅子上,紧紧注视着老板,脑海里极速盘算着,这个人有什么事非得需要自己帮忙? 老板笑眯眯地看着谢明辉,片刻,才慢悠悠地说:“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急需要一批莫高窟的文物,请谢头领帮忙。” 尽管言辞客气,但谢明辉透过对方肃穆的神色以及丝毫不容商量的语气,顿时感到有一团寒光腾腾的杀气,瞬间紧紧笼罩住全身,不由得后背阵阵发凉,渗出一层冷汗。 又是一个索取莫高窟文物的人。谢明辉暗想,这几天,自己所遇到的都是索要莫高窟文物的人,艾尔可想用这些文物讨得苏联人的欢心,达到建立东突厥斯坦国的目的,可这个人想干什么? 老板见谢明辉神情有点紧张,笑着安慰道:“不用急,谢头领。根据你的江湖手段,肯定能够弄到文物的。否则,我也不会找你的。” 谢明辉暗自惊叫一声,原来,此人已经将自己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怪不得使用这种“霸王硬上弓”的招式,表面上是心平气和的与自己商量,可实际上就是硬生生逼着自己去做。 老板轻轻拍了拍手,一个汉子低眉顺眼地走进来,将两根金条放在谢明辉面前,而后,又蹑手蹑脚地退出去。 谢明辉看了一眼老板,又紧盯着黄灿灿的金条,瞬间放射出一股贪婪的目光。数十年漂泊流浪江湖的经历,使他深深懂得金钱对于人的重要性。 见此情景,老板依旧笑眯眯地说:“谢头领,这两根金条是我送给你办事用的,待事成之后,还有重赏。” 此刻,谢明辉脑中只有金钱,起初的恐惧感早已消散得干干净净荡然无存。沉思片刻,他轻声问道:“老板,你什么时候要货?要哪个朝代的文物?” 老板哈哈一笑,不急不慢地说:“越快越好,但是,要保证数量和质量,不能以次充好滥竽充数。” 接下来,两人又商谈了许多具体的问题,等到谢明辉坐着小汽车回到三危山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猜你喜欢

  1. 异能
  2. 悬疑
  3. 灵异
  4. 短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